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第181章 调整计划

时间:2018-03-09作者:孙致远

    两天之后,就在我准备出去透透气的时候,宛如却突然神色匆匆的从外面回来了,回来之后,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急迫的催促着我再一次回到那间小暗室里面躲避,不要出声。

    看她的这副神情,我就已经猜到了,一定是那两位神巫又来了。

    这两位神巫就是这样,每隔几天就会来看一看宛如的生活,又像是监视她,同时也是看一看宛如有没有犯错,如果犯错的话,必定是一番打骂和羞辱。

    但是现在,我必须再一次躲到木板下面的小屋里面,不能够发出任何的声音,俗话说的好,小不忍则乱大谋。

    果不其然,在我刚刚躲避,还没有多长时间的时候,我的头顶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那几个女人似乎对宛如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过了没多长时间,我便听到了宛如的哭声,当然了宛如这一次的哭声特别的大。

    宛如之所以会突然这样痛哭,也是一种策略,那就是当女孩子哭的这么惨的时候,同样作为女人两个神巫,就算心里再怎么变态,也不可能再对她拳打脚踢。

    这也是宛如挨了这么多次打,总结出来的一套经验,这套经验也是一种血淋淋的成长,站在下面的我听起来也是感觉到心里特别的难受,尤其是本身就不太擅长应付女孩子,女孩子一哭更是让我有些手足无措,甚至想要冲上去帮助宛如。

    但我知道,宛如做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我,如果我现在出去的话,真的就是前功尽弃了,而且还会让她受到牵连!

    站在下面的我,已经下意识的将拳头都攥得紧紧的,但是始终都在忍耐着,同时在心里面已经开始规划着未来该如何进行,

    大约过了,又有十几分钟,上面的声音才逐渐停歇,我知道是那两位神巫已经走了,但是这个时候宛如依旧没有将我放出去。

    她需要确认,那两位生物不会再回来了才能够再次让我出去。

    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因为没有任何的计时工具,所以时间显得格外的漫长。

    就这样过了不知有多长时间,我的头顶开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当木板拿开的那一霎那,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宛如有些哭红的眼睛,这小丫头的泪水尚未擦干,但是还是先将我拉了上去,我在一看屋里发现整个房间内都一片狼藉,尤其是我们吃饭的锅都已经被砸破了!

    当看到房间里的这幅样子后,我感觉自己的心都颤抖了一下,那种颤抖是愤怒和绝望,同时又深深的心疼着面前的这个小丫头。

    更令我感到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我发现宛如的脸颊不光是红肿了,她身上也有明显被人用鞭子抽打的痕迹。

    当时我就不乐意了,直接拉去了宛如的胳膊,将她的袖子往上一拉,这才发现,整条胳膊都已经被抽的不成样子。

    但是宛如似乎怕我去找那几个老女人算账,所以赶紧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回去,同时将袖子拉了下来,然后便转身去收拾屋里的东西了。

    看着宛如的这副神情,我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追问下去,但是现在锅都已经坏了,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否则等剩下的食物吃完就要饿肚子了。

    原本我和宛如都商量好了,这两天多准备一些食物,已经被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问题,情况已经变得特别复杂了。

    等收拾得差不多之后,我看着面前的宛如,语气轻柔,非常认真的对她问道:“宛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些人会突然对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一开始的时候,宛如的眼神还在闪躲,似乎并不愿意回答。

    但过了一会儿,在我的不停追问下,她还是慢慢叹了口气,回答道:“这些天我一直在外面去找大米给你吃,让你能够尽快恢复身体,这些事情被族里面的人发现了,所以两位神巫便过来斥责我,说我偷东西。

    可是那些稻谷明明都是她们不要的……”

    言及此处,宛如的表情,又是一阵酸楚,很明显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看的我心里也是特别的难受。

    更重要的是,宛如之所以会受委屈,全部都是因为我,所以这让我更加有些浑身不自在。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宛如,我当下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年轻气盛的孩子了,不会为了一点小事就丧失理智。

    等宛如哭过了之后,差不多也已经下午了,我们决定休息今天一个晚上,等到明天,天刚放亮的时候就带着宛如离开这里,这也是事到如今,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按理来说,宛如是应该回到族里面去的,因为锅都已经破了,她必须回去乞求族里面人的原谅,但回去之后恐怕又是会遭到一番羞辱。

    一想起这件事情来,我就觉得一阵心疼,所以也不能在准备食物了,就这样将就着出去吧,能走到哪里算哪里,只要能够从这个山谷里面出去,接下来的路就会好走很多,在外面怎么样也能够找到一些吃的更重要的事,我可以联系大使馆。

    只要能够接到一部电话,我就能够打到国内去。

    让国内的慧姐和曲艳芸都给我邮寄一些东西,甚至可以让她们直接过来接我。

    “小鹤哥……”

    就在我盘算着,在路上能够发生的所有意外时,耳畔却传来宛如的叫声。

    之所以宛如会直接称呼我为小鹤哥,是因为我把自己真实的名字告诉了她。

    这么做虽然是有风险,但是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我可以断定,宛如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否则她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我直接死于非命,甚至可以不救我就万事大吉。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人家宛如问我名字到时候再不说真话,那就太不是人了。

    而且我把自己真实的名字告诉给宛如,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反正她又没去过中国,而且现在我的真实身份也不怕别人知道了,毕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