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九十章 拒之门外

时间:2017-11-06作者:良人

    君霏羽看着眼前的叶云,眼底满是满意之色。

    有这样一个会算账的高手,以后她想经营店铺,也算是有了一个得力助手。

    她想要的,不止是眼前的店,而是垄断整个东岭的商业链,如果能延伸到其他国家,就更好不过了。

    虽说士农工商,商处于最低等,但只要有钱,这些都不是问题。

    甚至,可以动摇一个国家的根基。

    “好,除了装修店铺,你可还懂经营其他行业?”

    君霏羽问道。

    叶云恭敬回道:“其他的,略懂一二。”

    见他这谦虚的模样,君霏羽眼里闪过赞赏。

    不错,懂得自谦,彬彬有礼,是个能成大事的人。

    既然敢说略懂一二,估计也是深知其中行情。

    君霏羽刚要开口,赤焰突然重重的咳了两声,三人的目光向他看去。

    赤焰清了下嗓子,然后对着君霏羽挤了挤眼睛,一脸的怪异。

    君霏羽眉头微皱,清冷出声:“有事就说。”

    赤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x,最终没有说话。

    君霏羽撇了他一眼,转头看向x,刚要开口,赤焰又重重的咳了两下。

    这下凌霜忍不住了,她眼睛一瞪,怒声道:

    “喂,我说你,你总咳嗽个什么劲儿,嗓子不舒服就出去,别打扰小姐说话,看你那样就是装的。”

    凌霜毫不留情的拆穿赤焰。

    赤焰老脸一红,哼声道:

    “我是在提醒小姐,不要和其他男人走的太近,主人离开之前特意嘱咐过我,任何靠近君小姐的人,杀无赦!”

    这可是独孤月冥亲口下的命令。

    要不是害怕他杀了叶云,君小姐会撵他走,生主子的气,他早就动手了。

    一个黄花大闺女,一直盯着男子看,也不嫌害臊。

    赤焰真心为他家老大觉得不值。

    君霏羽无心理会他,对独孤月冥下达这样的命令,简直哭笑不得。

    这男人,走了还得留个眼线在她身边看着她,当真是霸道。

    见君霏羽不说话,凌霜瞪了赤焰一眼,不客气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小姐还不能跟男人说话了?你这是什么霸王条款!还有你说的主子,跟我家小姐又有什么关系,真是多管闲事。”

    赤焰被堵的一脸猪肝色,他继续哼道:

    “反正主人说杀就是杀,主人的命令必须执行,你要是再.哎哎哎,你干什么,疼!”

    赤焰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凌霜揪着耳朵,拎了出去。

    “快闭嘴吧,你都打扰小姐了。”

    耳根终于清静一些,君霏羽眼底出现无奈的笑意,看着叶云出声道:

    “别理会他们,说正事,如果我要开餐馆和酒肆,或者其他类型店铺,你可能经营,管理所有账本?”

    叶云自信一笑,“小姐,经营我可能不擅长,但管理账本这事,绝对没问题。从我出生起,便有过人的算账天赋,经手的账,一分都不会差。只要您信任我,便不会叫您失望。”

    君霏羽就喜欢这种有能力自信的人,她微微一笑,站起身道:

    “好,过几日我再来找你,这店铺的东西,就给六长老送回去吧,我们不抢他的生意。”

    带着凌霜和赤焰回了国公府,刚到门口,便被侍卫通知,君严叫她去书房一趟。

    让二人先回霏卿院,君霏羽去见了君严。

    君严正一身朝服,在奋笔疾书的写着什么,等他落笔,看向正坐在椅子上无聊的摆弄着手指玩的君霏羽,一脸不悦。

    让她坐了么?

    简直目无尊长!

    心里虽然不满,但面上也没有露出来,毕竟他现在还要靠这个女儿。

    “霏羽啊,最近在忙什么?”

    君严走到君霏羽旁边坐下,一副慈爱的模样。

    君霏羽面露笑意,乖巧的回道:

    “在院里呆着,或者出去逛逛。”

    一看君严这样,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

    果然,下一秒君严就叹息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责备之意:

    “我听下人说,你当着公主和司马小姐的面,把灵云给扔出府去了?不是我说你这孩子,做事从来都欠缺思考,不会估计家人的颜面。你和灵云私下怎么闹我都不管,这当着外人的面,就不太好吧?”

    君霏羽垂下眼帘,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君灵云带人在我院子里闹事在先,我才把她扔出去的。我不也是为了估计国公府的面子嘛,你说她当着公主和司马茹的面,就跟我吵来吵去的,还要动手打人,这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么!”

    君严脸一寒,“当真如此?”

    灵云可是跟他哭诉,是君霏羽不分青红皂白把她扔出来的。

    而且他回府的时候,刚好看到灵云在门口被人拦着,哭的好不凄惨。

    本来他是无意管这事,但府外聚集了一些人,一直在指指点点的,这传出去了,不明摆着戳他脊梁骨么!

    君霏羽抬眸看向君严,脸上带着明显的不高兴,“这是不相信我?”

    君严连忙摇摇头,“爹当然相信你了,就是怕你的处理方式不够得当,怕是灵云这丫头,跟我说了谎话吧!”

    君严内心一阵憋闷。

    如若不是君灵云一直苦诉,指责君霏羽,他也不会说这些,当时的情形,确实容易让人相信。

    心里不禁对君灵云,更加厌恶几分。

    君霏羽‘呵’了一声,“您不是说要把君灵云送到乡下老家吗?为何还不送走,反倒让她来找我的麻烦,还让您误会,莫非您在骗我不成?”

    这君严今天不找她,她还把这事给忘了呢。

    趁着这机会,彻底把君灵云这个垃圾弄走,她可没功夫陪她玩那些幼稚的把戏。

    君严点点头,“等下我就让人给她收拾东西,明天就让她离开。对了,”

    说到这,君严目光紧盯着君霏羽,“我听说,太子来过几次,连门都没进来,你就让人把他赶出去了?”

    这简直太放肆了!

    哪有给太子闭门羹的!

    君霏羽眸光闪了闪,原来今天的重点,是为了这件事。

    她淡然道:

    “我没有赶他,而是请他离开。毕竟我和太子还没有完婚,他总往府上跑,对女儿声誉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