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八十五章 对峙

时间:2017-11-06作者:良人

    君霏羽眼底隐隐露出笑意,独孤月冥的这个举动,倒是取悦了她。

    她刚才踹向完颜祁天,其实也是想试试他的玄法,到底练到了何种地步,只可惜,被他躲了去,还安然无恙的坐稳。

    但是独孤月冥轻轻一动,便将他踹远几米,这男人,还真是厉害的很。

    独孤月冥见到君霏羽的笑意,看向君霏羽的眼底,仿佛要柔出水里,苏苏麻麻的。

    君霏羽不自然的咳了下,很快别过眼。

    完颜祁天也心惊不少。

    他在天山修炼十年,已在玄阶的顶峰,本以为回到东岭,没人是他的对手。

    甚至在四国,能与他匹敌的估计也是屈指可数。

    没想到,刚回来就让他碰到了一个劲敌,这男人,果真如传言一般,武功出神入化,滴水不漏。

    他收起眼底的复杂,脸上再次挂上痞痞的笑意,脚一动,人和椅子又往桌前飞去。

    只可惜,到半路就被弹了回去。

    他脸色随即变的难看起来,“冥王这是何意?”

    独孤月冥看也未看他,随口回道:

    “我娘子不喜你离她太近,你要么坐在那里,要么出去。”

    这毫不留情的逐客令,让完颜祁天异色的瞳孔,颜色更加深沉。

    一个异国的王爷,竟然敢在本国对他不敬!

    完颜祁天紧紧攥起拳头,强忍着想要动手的冲动,他目光突然看向君霏羽,阴沉的开了口:

    “君霏羽,别忘了你是东岭人!”

    整个东岭,将来都是他的地盘,这女人脑子坏了,竟然联合外人跟他做对?

    君霏羽轻轻的眨了下眼睛,唇角微微勾了下,轻飘飘的说道:

    “那又如何?”

    难道因为她是东岭人,就该对他俯首称臣?

    她可是21世纪的现代女性,在她看来,这整个大陆就是21世纪的z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既然都是大陆人,就没必要分什么国界,她在哪都一样。

    在她心里,只有那些外国佬,才是异族。

    完颜祁天没想到君霏羽会回答的这么干脆,他异色瞳孔紧盯着她,说不出的深沉和复杂。

    而君霏羽就淡然的坐在那里,任由他打量。

    独孤月冥不悦的看了完颜祁天一眼,身子一动,坐在了君霏羽右侧,刚好挡住了完颜祁天的视线。

    “娘子,我送你回家可好?”

    他笑眯眯的说着,末了,还对君霏羽抛了个媚眼。

    不过可能第一次抛,弄的眼睛跟抽筋一样,看起来异常诡异。

    君霏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刚想说你正常点,大门砰的一声,又被人推开了。

    司马茹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屋内突然出现的两个男人,张大嘴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她一会儿看向独孤月冥,一会儿看向完颜祁天。

    眼里瞬间溢满激动。

    这可是两个超级超级美男啊!

    而且还是不同类型的美男!

    “霏”

    她刚要开口叫出声,独孤月冥冷硬的声音突然响起:

    “闭嘴,关门。”

    再看他的脸,哪还有刚才看着君霏羽时的柔情和讨好,此刻正一脸寒意,毫无感情的看着司马茹。

    司马茹被吓的小脸瞬间一白,似是条件反射一般,猛的回头将门关上。

    君霏羽瞪了独孤月冥一眼,出声道:

    “过来坐。”

    司马茹胆怯的看了独孤月冥一眼,吞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朝酒桌走去。

    越往前走,她越觉得冷的厉害,脚也似迈不动步一般。

    她知道这是高手放出来的威压,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一脸冰冷的独孤月冥。

    她身子突然一转,像茶桌的位置走去,不自然的呵呵笑了两声,

    “那个.我坐这里就好。”

    她可不想去碰硬钉子。

    结果刚在茶桌坐下,她就发现另外一束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偷偷的转头,刚好看见完颜祁天的异色瞳孔,正毫无波澜的盯着她,司马茹吓的,差点就尖叫出声,连忙将头扭向另一边。

    身子颤抖的厉害,半天没敢说话,求救似的看向君霏羽。

    能不能走啊,她不想在这里。

    虽说她是将军的女儿,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这两个男人,实在是过于危险了。

    她害怕啊。

    “我们回家吧。”

    君霏羽站起身,她也懒得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这两个男人的出现,完完全全的影响了她的心情。

    司马茹见君霏羽起身,眼底一喜,刚要动,被独孤月冥冷冷的撇了一眼,当即吓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敢动。

    就在这时,完颜祁天突然站起身,走到司马茹面前,脸上挂着一抹特有的邪笑:

    “茹妹妹,我送你回家,刚好想去和司马叔叔叙叙旧。”

    君霏羽刚要开口,独孤月冥一手搭上她的肩,面色柔和道:

    “她有人送了,就不要管了,我送你回去。”

    话落,一手拦住君霏羽的肩,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最后落在国公府附近的一处湖边。

    月色正好,月光在湖水里,倒影出粼波微影,看起来异常美丽。

    只可惜,君霏羽此时无心欣赏。

    她一把打掉独孤月冥放在她肩上的手,厉声道:

    “你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把司马茹和完颜祁天放在一起,有多危险?”

    独孤月冥却丝毫不在意,他看着被打掉的手,有些失落,闷闷的说道:

    “你担心什么,完颜祁天又不会对她下手。”

    “你怎么知道就不会?他连亲兄弟都能下的了手,何况一个.”

    说到这,君霏羽突然停住,恼怒的瞪了一眼独孤月冥。

    只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她这脑子似乎就有点不灵光。

    完颜祁天现在正需要司马将军的支持,必然不会对司马茹下手,她有点关心则乱了。

    以往的冷静,在遇到独孤月冥,似乎就会失效很多。

    独孤月冥知道她想明白了,温柔一笑,那好看的俊颜在月光的照耀下,越发惊为天人。

    一袭白衣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微弱光晕,看起来仿佛天人降临一般,美的那么不真实。

    君霏羽不禁有些看待了。

    独孤月冥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扶上君霏羽的脸颊,柔声说道:

    “羽儿,我永远不会做出让你为难的事,相信我。我明天就要离开东岭了,离开之前,我想再看看你的真容,可以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