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八十四章 势力划分

时间:2017-11-06作者:良人

    独孤月冥在她旁边坐下,俊逸的脸上挂满讨好的笑意:

    “我就是想解释给你听。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呢,刚才的男人,你认识?”

    君霏羽摇摇头,“不认识,他叫完颜祁天,东岭四皇子。”

    说完,她看向独孤月冥。

    直觉告诉她,独孤月冥一定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原来是他,早就有所耳闻。”

    独孤月冥淡然的倒了杯酒,放在鼻尖闻了下,又放回桌面上,继续说道:

    “他出生时便有红和金黄双色异瞳,传闻是灾星转世。7岁的时候,差点将完颜浩掐死,被东陵皇送到天山修炼,到今年,差不多十年了。这个时候回来,怕是要掀起一波风浪。”

    君霏羽认同的点点头,“确实如你所说,胖皇帝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完颜钰完颜浩对皇位又蠢蠢欲动,这时完颜祁天回来,怕也是奔着皇位回来的。不过他毫无根基,拿什么跟其他两个人斗?”

    在外十年,杳无音讯,又没有娘家势利,简直没有任何胜算。

    独孤月冥摇了下头,“你错了,他不仅有根基,而且还很雄厚。”

    “什么意思?”

    这下轮到君霏羽不明白了。

    朝中势力错杂繁乱,权利的重心,无外乎就几家。

    以国公府君家为首的,自然站在完颜浩这边,还有皇后的娘家,开国功臣唐家,那更是权势滔天,连皇上都要忌惮三分。

    再往下,就是拥护完颜钰的。

    完颜钰的母妃以前当朝丞相的掌上明珠,只可惜,红颜薄命,不然完颜钰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么惨。

    而丞相门生遍地,也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又与六部交好。

    唐家一倒,肯定都会站在完颜钰这边,可惜都是文臣。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文臣地位,还是相对低下的。

    再另外的势力,就是专属皇上,比较中立的一面。

    比如将军府的司马一家,手握兵权,统领京城禁军,边界30万铁骑,50万战士。

    掌管大理寺的刑部尚书,闵氏一族,枢密院长老,庞家,都是绝对效忠于皇上的势力。

    这些人平时都很低调,如遇其余两派争夺,必然保持中立。

    再剩下的,就是一些小官和无用的官职,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独孤月冥看到君霏羽眼中的不解,微微一笑,将手臂拄在桌上,手掌拖着下巴,一眨不眨的看着君霏羽,温柔道:

    “我要是告诉你,怎么感谢为夫?”

    说完,还用手指在俊脸上,轻敲了两下。

    君霏羽白了他一眼,无耻!

    “爱说不说。”

    她低下头,把玩着纤细的手指,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独孤月冥内心又是一阵哀嚎。

    多少女人想要跟他一亲芳泽,恨不得跪在他脚下求他怜爱,都见不到他一面。

    就这个君霏羽,总是一副很嫌弃他的样子。

    偏偏自己,又无可奈何!

    唉,谁叫自己就看上了这个女人呢,也只能认了。

    “这个完颜祁天,可是完颜靖最看重的儿子。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把他送到天山?说是惩罚,其实是变相的保护。天生异瞳的人,虽然是灾星转世,但还有另一个说法,可以改变天下。”

    “完颜靖的野心不小,他完不成的东西,就要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完颜浩目光短浅,胸无大志,如果不是靠他母后,他什么都不是。完颜钰心思狭隘,为人阴狠,没有容纳天下的气势,也不合适。”

    “只有这个完颜祁天,从小便异于常人,智力超群,远远胜过这两个皇子,又是个练武奇才。除非完颜靖脑子坏了,才会把他杀掉。你知道完颜祁天的师父,是谁吗?”

    说到这,独孤月冥又卖弄了个官司,对着君霏羽调皮的眨眨眼。

    君霏羽配合的问了句:

    “是谁啊?”

    独孤月冥温暖一笑,

    “他师父,就东岭第一学院的校长,也就是所谓的大长老。而这位大长老,只有在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上才会出现,其余时间全部呆在天山修炼。完颜祁天跟着他,学到的,可不只一丁半点。”

    听他这么说完,君霏羽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那你的意思是说,完颜祁天背后的势力,就是归属于完颜靖这一方的,将军府,枢密院,大理寺,外加,第一学院!”

    独孤月冥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没错!”

    “想不到堂堂冥王,国公府嫡小姐,竟然夜会青楼,嚼人舌根,真是让本王开了眼界。”

    大门突然被推开,完颜祁天一脸邪气的走了进来。

    他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坏笑,砰的一声关上门,几步落座在君霏羽和独孤月冥中间。

    伸手拿过独孤月冥刚到满的酒杯,一饮而尽。

    抬头的异色瞳孔内,满是戏谑。

    君霏羽面色一冷,暗自警惕起来,不动声色的看着完颜祁天。

    倒是独孤月冥,动也未动,依旧一副慵懒的惬意模样,只是本来看向君霏羽的目光,转到了完颜祁天身上。

    “明明是正大光明的说,何来背后嚼舌,倒是你突然闯进来,怕是有些不妥吧?”

    他虽然面含笑意,但笑意始终未达眼底。

    完颜祁天要做什么他不管,但如果涉及到君霏羽,那就跟他有关了。

    “既然都不妥,那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到底是完颜祁天退后一步。

    他异色的瞳孔看向君霏羽,右唇一勾,“皇嫂,我们又见面了。”

    这个又字,说的是白天在岳阳楼,还是在这之前,君霏羽并不清楚。

    但她还是冷着脸回道:

    “我不是你皇嫂,注意你的措辞。”

    她跟完颜浩那个废物,可没有一点关系。

    完颜祁天嗤笑一声,“我怎么忘了,你跟我二哥确实没关系,毕竟还没结婚嘛,所以半夜才可以和.”

    “闭上你的嘴!”

    君霏羽眸子一寒,一脚踹向完颜祁天臀下的椅子,打断他的话。

    完颜祁天随意一动,臀连着椅子,稳稳的落到另一侧。

    脸色未变,邪笑道:

    “脾气这么大,冥王受的了么?”

    “本王,自然受得住!”

    独孤月冥随口搭了句,白袍下的腿微微一动,完颜祁天连带着椅子快速向后飞去,直至窗底,才稳住。

    他脸色微变,异色的瞳孔,复杂的看向独孤月冥。

    独孤月冥则看向君霏羽,一脸温柔:

    “这点小事,怎劳娘子出手,以后想要教训谁,跟为夫说就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