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六十三章 后生可畏

时间:2018-06-21作者:良人

    话音刚落,君霏羽脸上的表情就有些怪异。莫名升起来的一股拐骗单纯孩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甩了甩头,她把心底这股怪异的感觉压了下去,嘴角含笑的看着唐叶阳,耐心极好的等着他思考。

    见唐叶阳虽然双眼好似黏在了这灵器和丹药上一般,却只是单纯的赞叹和惊讶,丝毫没有贪婪,君霏羽对于他的印象更加好了几分。

    唐叶阳并没有愣神太久就收回了目光,他的视线再落到君霏羽脸上时,除了原本因为一些君霏羽不知道也不愿意想的原因而存在的慈爱目光之外,又多了几分郑重和赞赏。

    云空大陆以强者为尊,唐叶阳亦不例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君霏羽拥有的这些上好灵器还有丹药其实也是一种实力。

    在此之前让唐叶阳对君霏羽另眼相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自己宠爱的义孙亲口承认要相伴一生的人。

    但到了此时,独孤冥月的原因倒没有那么重要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这天下已经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悠悠一叹,唐叶阳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感慨来,他收回黏在灵器上的视线,转而看向一侧的君霏羽,真诚道:“雾隐门确实有一秘宝,却没有外界传闻的那般神秘,自然也抵不上五把上品灵器以及十瓶完美品阶丹药。”

    君霏羽眼眸黯了黯,虽然唐叶阳没有直说,但是在君霏羽听来就是他已经拒绝了她的提议。

    君子不夺人所好,若是寻常宝物,亦或者君霏羽此时还有第二个办法,她也不会强求,然而现在并没有第二条路,为了能够让凌霜重新修炼,君霏羽也只有继续想办法劝说了唐叶阳。

    张了张口,她正欲再说,却听唐叶阳话锋一转,道:“你既然唤我一声唐爷爷,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占你一个晚辈的便宜。”

    君霏羽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唐叶阳,眼里难得带上了一抹属于双八您年纪的少女该有的惊讶之色。

    许是唐叶阳心中本来就对君霏羽有好感,又或许是君霏羽从头到尾的表现都太过老成,此时虽然她作男装打扮,但是看到她这少女之态尽显的模样,唐叶阳眼里的慈爱之色浓郁了几分,他在君霏羽疑惑的视线中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秘宝只是被世人的神秘化了才会显得厉害,实际上却只是鸡肋罢了,你若是真想要,一把上品灵器加两瓶完美品阶丹药即可,其余的你都收回去吧。”

    顿了顿,他想到君霏羽虽然行事沉稳,且天资奇高,小小年纪便已经到了玄阶,但是毕竟年幼,涉世不深,担心她会向外人暴露自己身怀重宝,又连忙叮嘱了一句:“这些宝贝你今日拿出来便也算了,人心难测,以后切忌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手里怀揣着宝贝。”

    双拳难敌四手,一件地阶上品灵器便能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他无法想象要是被别人知道君霏羽手里天阶的宝贝都是一大堆,会引来外面之人如何的觊觎。

    有时候,身怀重宝不是一种荣耀,反而是一种拖累。

    一心一意担心着君霏羽会把自己真实的底牌泄露出去的唐叶阳俨然已经忘记了在几分钟之前他还深感君霏羽做事周到稳重,毕竟在坦白之前会心思缜密的设下一道屏障,这番行为还真不是一般同龄人能够想的起来的。

    君霏羽对于唐叶阳发自真心的关怀很是受用,虽然她心里知道唐叶阳的叮嘱对于她而言并没有什么作用,却也不是不知好歹,拂了对方心意的人。

    “多谢唐爷爷关心,晚辈记住了。”

    轻笑着点答应了唐叶阳的建议,君霏羽素手一挥,那原本漂浮在空中的长剑还有瓷瓶便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了唐叶阳先前情不自禁的看了几眼的一柄砖红色剑芒的长剑,以及两瓶丹药。

    “嘿嘿,那唐爷爷就不客气了。”

    唐叶阳也是个人精,加上他确实很是喜欢那柄长剑,此时君霏羽投来一个颜色,他嘿嘿一笑,当下毫不客气的就把东西给收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居然也是手一挥,那剩下的三样东西便也消失不见了。

    君霏羽眼眸闪了闪,视线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唐叶阳右手上的古朴的黑玉扳指,便又默默收回了目光。如果她没有猜到的话,唐叶阳手上的应该也是一个芥子空间,只是不知道比之她手上的如何。

    心里好奇,君霏羽却没有生出抢夺的心思,其一是她本身也有一个,而且她与手镯空间中的器灵团子关系深厚,绝不是一个芥子空间便能取代的。

    其二就是她现在身处雾隐门,说的好听点她是雾隐门的座上宾,受到了雾隐门门主唐叶阳的热情招待,但是说的难听点,她只是个上门求宝的陌生女人,更有甚者,唐叶阳愿意见她还很有可能是看在独孤冥月的面子上。

    她倒是可以做了坏事之后一走了之,可是独孤冥月呢,好心好意的帮忙,结果却害的疼爱自己爷爷的惨被抢劫,别说独孤冥月,就连君霏羽也对这等中山狼腻歪的厉害,这种夺宝心思压根就没有升起来过。

    双方各自收回了灵器和丹药,这场在君霏羽看来原本应该是一场拉锯战的交易谈判完成的莫名顺利,一直到四人坐回了位置上,饮尽了一盏茶却没有下人来换茶的时候,君霏羽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还没有把设的屏障给撤掉,面色顿时有些讪讪。

    “咳咳,记忆有点不太好。”

    轻咳一声缓解了一点尴尬,君霏羽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手上动作却是不慢,洁白修长的双手合十结出一道玄妙的印再往脚下打去,这道屏障就消失了,客厅里的景色浮现在眼前。

    “哈哈,后生可畏啊,霏羽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造诣,前途无量啊。”

    大笑一声,唐叶阳满是赞叹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