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六十章 行事可疑

时间:2018-03-26作者:良人

    “这三人行事可疑,先把他们抓起来,等候门主发落。”

    沉声对自己的同伴说着,‘唰’的一下,五柄泛着青色光芒或橙色光芒的长剑出现在手上。

    “现在交代身份还来得及,否则等下到了门主那里,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

    没有立马动手,小伙子似有不忍,又提醒了一句,倒是让君霏羽高看了他一眼。

    叹了口气,君霏羽上前一步打算解释一番,耳朵灵敏的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她顿了顿,解释的话语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静静看向小伙子身后的方向。

    “青涯,别冲动,当心得罪了贵客。”

    来人人未到声先至,有些焦急的声音响起,缓和了君霏羽他们紧张对峙的状态,很快就就有着一身绸缎的中年男子焦急出现在了君霏羽八人的视线中。

    他先是紧张的打量了一番小伙子,也就是青涯为首的五人,见他们虽然都已经处于战斗状态,却并没有哪里受伤,这才心下松了口气,随即看向神色平静的君霏羽。

    一旁的风神色又变得激动起来,显然这位中年男子他是认识的,并且对此人还非常尊敬。

    大脑飞速旋转,君霏羽很快就从风的神色中判断出了这些信息,心知来人是雾隐门的内层人员,君霏羽抿了抿唇,等着对方先开口,她刚刚可是听得分明,这人说他们是贵客。

    小小年纪,如此沉得住气,难怪会让那位青睐有加。

    君霏羽打量中年男子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她,眼里闪过一抹赞赏的光芒,他面上却是对君霏羽拱了拱手,恭谨的道:“君小姐,两位公子,门主已经恭候三位多时了,请随老朽来。”

    君霏羽三人还没有说什么,青涯五人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什么,他们是贵客?”那怎么还鬼鬼祟祟的?

    在中年男子警告的目光下,青涯后面的一句话默默咽回了肚子里,没敢再多说。

    “多谢李伯、李总管了。”

    被青涯的大嗓门喊了一同,风倒是回过神来了,他对李宴拱了拱手,态度很是恭谨。

    风的反应很快,他在意识到自己叫错了称呼的时候就立马改过来了,但是李宴是谁,能够成为一个超大门派的总管,并且在门内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茬。

    此时听到风喊漏了嘴的称呼,他眼眸不禁眯了起来,对于君霏羽在那人心目中的地位重新做了评估。毕竟雾隐门里把他称作李伯的人不少,但是像这个男人这般约莫三十的年纪的人唤他李伯的,却只有十多年前的那批暗卫,因为他就是训练那帮暗卫的人。

    他训练的那批暗卫个个都是天资极好的人才,是以只要通过了训练的大都留在了门内效力,只有天分最好并且最刻苦的那个被门主送给了当时处境艰难的冥王。

    能够知晓进雾隐门的方法,又换他为李伯,其身份可想而知,而独孤冥月的贴身暗卫却跟在君霏羽身边,李宴不得不多想。

    君霏羽被李宴的眼神看的心里有些不悦,那种感觉就好像她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此时正在被人质疑其质量一般,让她浑身难受,脸色也变的有些难看。

    但好在李宴很快就收回了这道视线,他对君霏羽摆了个请的姿势:“三位里面请。”

    说完之后,他就一马当先走了进去,君霏羽三人立马跟在了后面,倒是青涯五人看着君霏羽三人的背影面面相觑,随后满是疑惑的跟了上去。

    出乎君霏羽的意料,她本来以为雾隐门作为近几年才真正发迹起来的门派,必然是那种财大气粗的,充满着一股暴发户的气息,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跨入了大门,首先应如君霏羽眼帘的,是一个大道场,与大门之外供人观赏的道场不同,大门内的道场周遭放着两排兵器,中间还有人正在比武,而它的周遭亦是围满了看戏的弟子。

    再往近看,便是一条通向两侧的平坦大道。

    李宴带着君霏羽三人向右侧的路走着,一边走着他一边回头对君霏羽介绍:“这是门内的年轻人比试的地方,不过是小辈之间的打闹罢了,让君小姐还有两位公子见笑了。”

    话虽是这么说着,君霏羽却眼尖的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几分骄傲,显然他对于门内弟子的表现很是满意。

    笑了笑,君霏羽配合着说道:“先生自谦了,贵派弟子团结友善,招式之间带着几分浩然正气,且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青尊者,天资很是不错。”

    李宴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显然君霏羽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说话间,四人已经转过一处回廊,相较于先前开阔的环境,此时视线就要狭窄了许多,葱葱郁郁的树木林立,且种类多样,因着树荫蔽日,眼前的光线也暗了许多。

    “毕竟是在山上,当初建立山门的时候,这片树林没有别完全砍掉。”

    转头对君霏羽笑了笑,李宴补充一句,君霏羽点了点头,眼里带着一抹赞赏。

    作为一个现代人,植树造林四个字君霏羽还是很重视的,想想现代多少人因为滥砍滥发而导致环境恶劣的,雾隐门能够在门派内留下一片树林,这已经极为难得了。

    不过君霏羽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清楚的看到李宴在行走间每一步都很有规律,显然这里是又是布有阵法的。

    虽然知道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来为自己谋福利是人之常情,但是想到自己刚才还对雾隐门很是赞赏,再得知他们留下树林的真实意图,君霏羽只觉得心里腻歪的慌,原本的好印象也淡化了一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