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五十九章 好大的胆子

时间:2018-03-26作者:良人

    “夫人,此时约莫已经寅时三刻,你且委屈一下,待到卯时,这阵法会有一炷香的开启的时间,届时我们再进去即可。”

    风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才对君霏羽说着,打断了她的怀疑。

    君霏羽压下了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对风点了点头,见一旁的公孙夜冷着脸在驱赶身边的虫子,她又拿出的一袋驱赶蛇虫的药粉来洒在三人周围,随即盘腿坐在地上,静静的打量起这座护山大阵。

    之前粗粗一瞥,君霏羽只是感慨于其主人的大手笔,被这阵法流露出来的气息所震慑,此时冷静下来之后君霏羽再细看这阵法,内心已经彻底被此人在阵法一道的造诣所折服。

    这护山大阵是以杀、困、幻三阵的为基础进行演变,  共有九九八十一道小阵法,每个阵法都可以独立存在,却又可以融为一体,彼此之间环环相接,毫无破绽可寻,让人完全无法下手。

    知晓其中的厉害之处,君霏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她不禁想起自己之前居然动过硬闯的雾隐门的念头,此时脸上不禁有些发热,一种坐井观天的感觉油然而生。

    好在此时公孙夜两人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她身上,倒是没有人察觉到她情绪的不对劲。

    一炷香说长不长,在君霏羽震惊于阵法的时候,阵法已经在悄然发生改变,原本完美无缺的阵法渐渐露出一条仅供一人宽的缝隙来供人行走。

    君霏羽眼眸闪了闪,心中猜测着便是那人留下的阵法通道了,这个念头才在脑海中闪过,风激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开了,夫人,通道开了,我们可以进去了。”

    因为激动,风的眼里满是激动,脸上的肌肉更是不停的颤动,显示着主人此时并不平静的心情。

    风能的别激动吗,从他记事起他就在雾隐门里了,虽然每天都有繁重的训练任务,可是这丝毫没有消退他对雾隐门的喜爱之情,哪怕是后来听了唐叶阳的话跟在独孤冥月身边,在他心底深处依旧有着雾隐门的一席之地。

    加之独孤冥月和雾隐门关系亲厚,尤其是这两年唐叶阳的年纪越发的大了,独孤冥月一年总要抽出一点时间去雾隐门待几天,看看这个从小视他如己出的老人,自然风对于雾隐门的感情就更加深厚了。

    想想距离自己上次跟着王爷来雾隐门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而此时雾隐门离自己仅是山脚与山腰的路程,风脚下的步伐不自觉的又加快了两分。

    紧跟在他身后君霏羽和公孙夜不禁对视了一眼,对于俨然化身成了归乡的游子的风这般激动的心情很是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三人脚下速度却是不慢,走了约莫三十米的距离,君霏羽只觉得自己就像是穿过了什么屏障,周身萦绕的浓厚的灵力瞬间褪去,眼前明亮的景色亦是一变,不复方才的明亮,取而代之的是黎明到来之前的那种昏暗的天色。

    这个认知让君霏羽心下一凛,后背浸出了一身的冷汗。

    所以说,刚刚她其实一直在阵法当中,而此时才是彻底出了阵法?

    念头才从脑海里升起,君霏羽求证似的转头看去,却见他们方才走过的路已经看不到了,包括那道原本裂开了的缝隙也已经消失不见。

    额头上不禁滑下一滴冷汗,她终于明白了为何那位阵法高人敢留下这条通道,而风敢直接告诉她护山大阵的秘密了,不是因为信任她,而是笃定不请自来之人即使知道阵法的通道,也无法对雾隐门造成什么影响,顶多就是雾隐门再增点杀业罢了。

    若是别人知道雾隐门的打算,恐怕只会一笑而过,可是君霏羽却不敢小觑,她对阵法一道颇有了解,自然对这护法大阵的威力了解的更加深刻。

    看了眼径自走在前方,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的风,君霏羽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眼里有些阴沉,却没有开口唤住风询问什么,只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继续跟着他一起走着。

    事已至此,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她也已经没有了丝毫退路,倒不如放手一搏,万一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三人都是玄阶高手,全力赶路之下,寻常人要走半个时辰的路她们两炷香就走完了,甚至呼吸都没有乱一下,显然爬这么高的山对于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

    “来者何人?”

    在三人才登上半山腰,立马就传来一道厉喝之身,细碎而快速的脚步声传来,很快就有五个穿着统一衣服的年轻男子围了上来,把他们三人围在了中间。

    “你们是谁?”

    先前问话的男子又询问了一遍,他的目光落在公孙夜脸上,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无波,他转而看向依旧站在前方的风,微微皱眉,  眼里带着警惕。

    “我……”

    张了张嘴,风突然想起来他没有什么立场开口。这些年他虽然每年都会跟着主人回雾隐门一次,但是他是暗卫,平时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人前,门内知道他的存在的也只有门主一人,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

    风若是不开口还好,他这说话说到一半,欲言又止的模样落在那几个人认为他们有问题的年轻人眼里,越发的让人怀疑了。

    狐疑的打量了三人一番,依旧是先前问话的那人沉声说道:“你什么?你们究竟是谁?是怎么到这里的?要是不老实交代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