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五十七章 顾虑

时间:2018-03-26作者:良人

    君霏羽眼里带着一抹沉思,她的青葱玉指轻轻敲打着桌子,迟迟没有开口,心头却有些沉重。

    独孤冥月素来强势,她也习惯了这般强势的独孤冥月,却忘了他再怎么厉害也是个人。

    心头忽的就有些难受,君霏羽不适的蹙了蹙眉,余光瞥到神色面现焦急之色的公孙夜,她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笑容,安抚的话语脱口而出:“我没事。”

    随即她又把目光看向风:“你维护的唐门主是应该的。”

    眼见风流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君霏羽神色未变,又开口说道:“只是这雾隐门所在的位置,我也需要你告知。”

    意料之中的,风沉默了下来,君霏羽知道他的顾虑,是以没有要等着他开口的意思,而是主动开口打消了风的顾虑:“我去雾隐门只是为了寻找可以帮助凌霜的方法罢了,无心与人结怨。”

    言尽于此,君霏羽并不打算再多说,只是多费口舌罢了,若是风还是不愿意告诉她,她也不会勉强,左右她也不是只能依靠风,大不了多耗费些时日。

    恰巧此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公孙夜看了一眼仍在纠结的风,沉声开口:“进来。”

    掌柜带着两个小厮进门来,他原本是看君霏羽三人气度不凡,存着结交的心思进来,结果进了门才发现这哪里是三尊大佛,分明就是三尊煞神。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勉强,若非不能拔腿就跑,掌柜压根就不想再在这间包厢里待下去。

    指挥着两个小厮快速把菜端上桌,掌柜的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的离开,那速度,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胆小鬼。”

    无语的看着已经紧闭上的大门,公孙夜原本因为风的不识趣而阴沉的心情倒是因为掌柜这堪比活宝的行为的退散了不少,不禁嗤了一声。

    “你好意思说,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瞪了别人一眼。”瞥了一眼满是不屑的公孙夜,君霏羽轻斥道,嘴角却带着一抹笑意。

    公孙夜不喜欢她这样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他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子,而她是个包容的大人。

    他不想做她眼里的孩子,他很快就要十四岁了,个子比她还要高大半个脑袋,若是在民间,他这个年纪都可以娶妻生子了,他还想再被她当成孩子了,他也不想当她的弟弟。

    下意识的抿紧了薄唇,公孙夜一瞬不瞬的看着君霏羽渐渐不自然的笑脸,那句‘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把我当成一个男人’的话在嘴边转了个弯,又被他生生吞回了肚子里。

    “谁让他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低下头,公孙夜声音淡淡的说着,那双被眼睫毛遮挡住的眼眸里一片悲凉。

    都说情之一字,最是磨人,从前他总是不甚理解为什么父皇对母妃那么好,母妃却总是夜里偷偷为了另外一个男人黯然神伤,直到此时此刻,自己爱而不得的时候,他才有所明白。

    心痛的难以呼吸,就连这原本软糯可口的白米饭吃在嘴里也是如鲠在喉,吃的他索然无味,恨不能现在就离开,偏偏他又不舍得浪费这种可以和姐姐相处的时间。

    把公孙夜的表情看在眼里,君霏羽无声的叹了口气,有心想要让公孙夜死心,自诩聪明的她此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只能当做不知。

    三人各怀心事,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风收了筷子,古井无波的脸上此时一脸纠结。

    君霏羽瞥了他一眼,就知道风其实已经动摇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顾及,她倒是不介意再推波助澜一把,让风彻底下定决心。

    “凡事皆有定数,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若是唐门主愿意赠我宝物,自然是皆大欢喜,他若是不赠,我也不会强求,而且,我给你的印象当真是那种锱铢必较的小人?”

    风下意识的摇头,夫人巾帼不让须眉,虽是女儿之身,可无论是实力还是胸襟其实寻常男子完全比不上她,而且这一路走来,夫人甚至还主动帮助过几窝虽然落草为寇,却没有做什么坏事,且事出有因的土匪强盗。

    就凭夫人这般行为,也断然和锱铢必较四字完全没有关系,更遑论小人之说了。

    君霏羽的一席话让风茅塞顿开,困扰了他一顿饭的问题也迎刃而解,就连许久没有进步的修为此时也隐隐有进步的迹象,这让风看向君霏羽的眼眸越发耀眼,他当下毫不犹豫的点头:“还请夫人今晚子夜随我一起出去,待到明日天亮,我们再进雾隐门。”

    难道现在不能进?为何要等到晚上?

    君霏羽心里有些疑惑,但是看风的表情也不像是有什么阴谋的样子,君霏羽又歇下了还想再问的心思。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是风真的有异心的话,以你的实力难道你还怕他不成?君霏羽啊君霏羽,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胆小了。

    心中对自己唾弃不已,君霏羽面上却是扬起了一抹笑容,对着风点了点头:“好。”

    “奔波了这么多天,想来都有些劳累了,现在去休息一下,修整一番吧。”

    对着两人说了一番,君霏羽自行离开了包厢去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两个男人坐在原位,在她离开的瞬间就立马变了脸色。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不要以为你是那个男人派来的,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阴狠的对风说着,公孙夜声音里满是警告,微眯的凤眸里此时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杀意。他见风脸上带着不悦,打算反驳他,又嗤笑一声,继续道:“你以为你在路上偷偷给你家主子送信的时候我姐姐不知道?只是懒得拆穿你罢了,你今天要是敢让姐姐失望,明年今日必定会是你的忌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