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五十五章 精打细算

时间:2018-03-23作者:良人

    原本以为守卫兵听到自己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小辈,会露出轻蔑之色,毕竟周遭那些原本对她很是痴迷的女子眼里的神色就淡了许多,更别提那些看好戏的大汉了,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嘲讽。

    结果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这守卫兵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宽慰人的话语来,她不禁高看了这人几分,唇角勾起了一抹真实的笑意:“你很不错。”

    君霏羽不是什么热情之人,此时尽管她是真心实意的夸赞,但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却带着一股子倨傲,周遭的人眼里顿时变成了看好戏,坐等那守卫兵翻脸,谁曾想事情再一次让他们险些惊掉了下巴。

    在他们眼里一向高冷的守卫兵居然露出了害羞之色,显然是因为君霏羽的夸奖让他不好意思了,他挠了挠后脑勺,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和别的城池一样,进城都是要排队的,之前君霏羽姐弟两排队到就用了不少的时间,此时再和守卫兵一番交谈,时间就差不多过了一炷香,风已经处理好了马儿回来了。

    守卫兵对君霏羽的印象很是不错,此时见风动作自然而然的站在君霏羽后面,就知道他们是一路的,当下不为难,大手一挥直接让三人进了城。

    这几个月君霏羽去过的城镇也不算少了,奢侈如南月,大气如北余,再不济中水镇也是透着繁华,但这些城池都少不了循规蹈矩的感觉在里面。

    如今看这雾隐城,街上人来人往,或许是来往皆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原因,街道上人异常的多,其中大部分更是女子。

    街道两旁的建筑多是酒楼,此时二楼窗户大开,公子或者是小姐便站在窗口遥遥相望,若是双方中意对方,甚至会直接飞身而出,从窗口飞向对方的包间,再一诉衷肠。

    亲眼见到一个姑娘飞到情郎的屋子里,君霏羽不禁暗暗咋舌,这雾隐城果然是江湖人的天堂,民风开放的她这个现代人也自叹弗如。

    “卖金尾参咯,卖金尾参,仅此一株,卖完即止,先到先得。”

    清朗的吆喝声打断了君霏羽的感慨,她看着那虽然身形佝偻,却中气十足的白胡子老头,眼里闪过一抹异色。

    脚下步伐一顿,随即她便转身向着那卖金尾参的摊位走去。

    近雾隐门取东西这种事需要徐徐图之,反正她已经到了雾隐城了,便没有那么着急,反倒是这金尾参是个好东西啊,她空间里天材地宝栽了好几顷地,什么类型都有,甚至如今还有年份的区别,可唯独这金尾参她还是第一次见。

    “我等下回。”

    对不解的跟上来的公孙夜还有风打了个招呼,君霏羽便径自向那老头子走去。

    “前辈,不知你金尾参怎么卖?”

    恭谨的对着老头作揖,君霏羽笑眯眯的询问着,眼里一闪而过一抹精光。

    “姑娘心里不是有数吗?”

    瞥了一眼君霏羽,老头子悠哉游哉的说着,倒是让君霏羽吃了一惊。

    她化妆的本事自己清楚,虽说比不上现代那些相当于整容的美妆博主的能力,可是画个男儿装扮却是轻轻松松的,如今却被这老头一眼看穿,甚至还直接道出了她心里的想法,这让君霏羽心中惊讶的同时还难得有几分尴尬。

    讪讪一笑,君霏羽倒也不推诿,直接说出了自己预估的价格:“三千两黄金。”

    也就是三万两白银,若是在寻常店里,这样的价格已经可以买到一株上好灵草了。

    心知君霏羽这个价格还算中规中矩,老头子斜睨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抹了然的笑意,“小丫头,太贪心了可不好。”

    君霏羽不置可否的笑笑:“这可不是贪心,而是精打细算。”

    可不嘛,把价钱压到最低,偏偏又是能让人接受的价格。

    老头子被君霏羽的话噎了噎,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他要出来见识见识君霏羽时,某个人给他的忠告:“认真你就输了。”

    当时他还觉得是那人大题小做,现在看来分明就是过犹不及,顿时心中就念叨起了那人不把话给说清楚,让他轻‘敌’了。

    他转念一想,这个小姑娘是被那人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不由冷哼一声,不自觉的就把火气撒到了君霏羽身上。

    她没什么地方得罪他吧?难道是她砍价太狠了,对方生气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老头未免也忒小气了些。

    君霏羽思忖着,要不她还是把价格提高一点?虽然这种妥协的行为让自己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想到自己的空间里从此又会多出一种天材地宝,君霏羽又觉得妥协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了。

    踌躇着打算开口,却不想对方在她开口之前先说话了:“钱给我,东西就给你。”

    要钱就好,总比连钱都起不到作用要好。

    心下松了口气,君霏羽毫不犹豫的点头,当下就从兜里掏出一大叠银两,递给了老头子。

    “这是三万两银子,东西给我吧。”

    君霏羽右手笔直的平摊着,笑得一脸灿烂,看的老头子越发心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讨债都表现的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给你。”

    嘟着嘴将那株金尾参放在金小贝手中,老头子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给你了,你可以走了。”

    恰好公孙夜和风此时已经走到了君霏羽身后,听到老头子像赶瘟疫一般迫不及待的让君霏羽离开后,公孙夜不满的怒视着老头子,也因此他们并没有发现风在看到老头子时惊讶的神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