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五十章 阁下好手段

时间:2018-03-21作者:良人

    听到赤焰的话,七长老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浑不在意的道:“人家是去寻找他姐姐去了,能有什么事?”顶多就是可能迷路罢了,不过他看那小娃娃玄力高强,想来也不会真出什么事。

    想到这儿七长老不禁有些嫉妒,也不知道那君严是走了什么好运,居然生出了君霏羽和小夜这对妖孽姐弟两来。

    前者就不用说了,无论是阵法还是丹药都极其富有天赋,最关键的还是年仅十五岁便已经迈入了玄尊者的行列,当初他也是惊艳于她各方面的天赋,才会坚决要收她为徒,甚至为此还和老六像个小孩子似的争抢。

    而后者,虽然已经见识过了自家宝贝徒弟修炼速度,但是当他得知公孙夜年仅十三岁,也成为了一名玄尊者时,他当时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的。

    这年头玄尊者已经不值钱了吗?想想他当初为了成为一名玄尊者,俨然已经练武成痴,甚至因此而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外面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未曾踏过那个门槛成为一名玄尊者,就算跨过了,也是如同他这般舍弃了许多东西,可君家这对姐弟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再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神色懵懂却却也是玄阶高手的赤焰,七长老心中悠悠一叹。

    当真是后生可畏,他就算不服老也不行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君霏羽在与七长老四人分开之后就直奔南方而去,因为雾隐门就在北余南边的雾隐城,一门成一城,由此可见雾隐门之强悍。

    中水镇距离雾隐城大约十天路程,还是在她全力赶路的情况下,考虑到第一学院的异动,君霏羽不敢耽搁,一路上马儿跑的飞快,短短两天的时间,她和风两人一人换了两匹新的马儿。

    心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恰巧两人路过了一片森林,里面有大量的魔兽生存,君霏羽心念一动,便决定先去森林里走上一遭,最好能寻到两匹高阶魔兽飞马,那接下来他们就不用担心坐骑的问题了。

    风也猜到了君霏羽的打算,顿时他看向君霏羽的目光里不由带上了一抹赞赏,只是他性子使然,情绪并没有表露出来,反倒给人一种不爱搭理人的感觉。

    君霏羽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马当先向森林走去。

    相较于魔兽森林和原始森林,这片无名森林的面积小的可怜,估摸着和瑶岳差不多大,而且里面的魔兽虽多,等级却不高。君霏羽在里面逛了大半天,高阶魔兽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却找到了两只骞马。

    骞马生性胆小,天分不高,撑破天了也才三阶而已,便再无上升的可能性,而且没有任何攻击力,所以这种生物虽多,却并没有人对它们看的上眼。

    以往君霏羽自然是不稀罕这种魔兽的,可是眼下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君霏羽也只能选择将就一下。

    不过这两匹骞马倒是给了她惊喜,性子使然这两匹马很容易久驯服了,而且它们耐心十足,速度较之君霏羽先前骑的两匹马更是丝毫不让。

    两人出了森林就打算继续赶路,只是……君霏羽蹙了蹙眉,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她的直觉告诉她附近有人,还是一个高手。

    “小心。”

    低声对跟在她身后的风说道,君霏羽继续若无其事的向着自己既定的方向走路,精神力却已经催动起来。

    风没有君霏羽的玄力,但是身为暗卫的直觉告诉他,他被人盯上了,并且来者不善,因着那道视线里带着好不掩饰的敌意。

    敌人在暗,君霏羽心下警惕,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而是与之前无异的继续向前走着。

    入夜时分,君霏羽与风并没有特意寻找城镇,而是随意找了个比较空旷的平地修整一番,同时也是为了,引出那个跟了他们大半天的人。

    “风,去打点野味和还有柴火来。”

    看了一眼寸步不离跟在她身边,生怕那人会出来伤害她的风,君霏羽朗声对风说着,眼里带着一抹不容拒绝,内心却很是无奈,风这样寸步不离,对方怎么可能会出来?

    那人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跟在他们身后都跟了大半天了,若是平时她倒是不介意陪对方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时间紧迫,没有这个闲情功夫陪人浪费时间。

    看着君霏羽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风虽然心里并不愿意把她一个人留下来,却不得不遵从命令。

    乖乖的点了点头,风身影一闪,借着夜幕的遮掩,很快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感受到风的气息确实是远去了,而不是把身形隐藏起来,君霏羽面色稍霁,她拿了水囊向着水源的方向而去。

    话分两头,风听从君霏羽的话离开,却并没有走太远,加上身为暗卫,独孤冥月交给他们的却并不只是杀人的本领,还有各种环境下生存的本领,此时黑夜于他这种常年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并不是阻碍,反而让他如鱼入水一般,很轻易就抓到了两只兔子。

    风心下一喜,连忙上前要把两只兔子抓起来,这样他才能尽早回去保护好夫人。

    就在他准备弯腰的时候,心底突然升起的一股危险之感。

    这种感觉来的快速,没有犹豫,风当机立断,直接飞身后退,躲开了这险之又险的一击。

    凭借过人的视力,风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方才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一人深的大坑,那两只还未捡起来的兔子遭到波及,被直接轰成了碎末,肉沫混着鲜血侵染着那个大坑,显得越发的触目惊心,同时也明确表达了对方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风眼里闪过一抹杀意,他与对方无冤无仇,对方却下这般杀手,未免有些欺负人了。

    心里这般想着,风冷笑一声,嗤笑道:“阁下好手段。”

    “多谢夸奖。”

    带着几分阴冷,又透着几分熟悉的声音一出口,风就不由的一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