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一十三章 她在回忆谁?

时间:2018-03-04作者:良人

    这大概是君霏羽穿越至今睡得最好的一觉了,这让她心情大好,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君霏羽这才叫凌霜进来。

    凌霜气色不错,显然这一夜她也睡得十分舒坦,凌霜动作麻利的替君霏羽梳妆,笑意盈盈的与她分享着自己刚刚从柳绿那得来的八卦。

    “小姐,我听柳绿说,今儿个坊间炸了锅了呢。”

    “发生什么事了?”君霏羽对于这些八卦其实兴致不太高,只是凌霜喜欢听,还喜欢分享,原本有些羞涩的她在说到这些八卦的时候才会变得十分活泼,君霏羽发现了这一点,便由着她去了。

    相较于这些八卦,其实君霏羽更好奇柳绿是怎么知道那些八卦的,她们主仆两虽说初来乍到,但柳绿这对姐妹并没有比她早来多久,王府里全是一些大老爷们儿,这小姑娘怎么会听到这么多东西的?

    这个疑问盘亘在君霏羽心头,她忍不住就问了出来,凌霜一时语塞,最后还是桃红过来解得惑。

    “王爷之前有嘱托,让我们姐妹要时刻关注府内府外的一起动静,一旦小姐想听,就说与小姐知道,免得小姐闷着。”

    说到这,桃红的眼里不禁有几分艳羡,外界都说王爷冷心薄情,可她在王府受训这几天却看得出来,王爷只是把自己的感情都给了自己爱着的人罢了。

    桃红眼里的羡慕并没有逃过君霏羽的眼睛,却并没有在意,她脑海里现在的被一个画面给填满了,那就是独孤冥月一脸纠结的支持两个小姑娘打探八卦的模样,想来是十分有趣的。

    真可惜啊,她居然错过了那个画面。

    心中暗暗惋惜,君霏羽面上却没有可惜的样子,反而是笑眯眯让凌霜继续说下去。

    “今儿个早上集市还未开的时候,昱亲王带着宴二公子去了大街,当众打了三十大板子。”

    昨天那个什么破王府的嫡少爷当众的羞辱她家小姐,虽然说小姐并没有吃亏,但是凌霜心里还是憋着一股气,今天早上听到柳绿说凤宴被当众打板子,心里狠狠舒了口气,就算没有亲眼看到那副场景她也乐呵了半天。

    相较于凌霜的的爽快,君霏羽的关注点又是不同:“三十大板?我记得昨天不是说二十大板吗?”

    听到君霏羽的话,凌霜贼贼一笑,幸灾乐祸的说道:“昨天王爷说了惩罚之后,昱亲王不满,带着那个凤宴连夜进宫找圣上求情去了,结果好巧不巧的,王爷也在那,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就变成了三十板子了。”

    说到这的时候,凌霜脸上透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这个昱亲王真的是她见过的最蠢的人了,好歹也是一国亲王,居然还斗不过晚辈。

    凌霜说的起劲,手上动作却十分麻利,一个八卦聊完,镜子里也出现了君霏羽俏生生的容颜。

    君霏羽这次离开东岭,接公孙夜回去是一个打算,另外一个则是她要把发展势力的事提上日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她之前的基础已经十分坚实,那么如今,便是锋芒毕现的时候了,而她并不打算让这些势力和东岭皇族牵扯上。

    以防被人认出来,她这回并没有用在东岭的那张脸,而是用了自己与自己原本样貌有几分相似的脸,独孤冥月给她准备的都是女装,君霏羽今天就没有再刻意把脸画出阳刚的,而是多了几分女儿家的柔婉,此时看着镜子里肤色白皙,眼睑轻阖,颦笑间透着几分哀愁的人儿,君霏羽不由失了神。

    这张脸,还真让她无奈,怎的看起来这般柔弱?

    显然君霏羽的审美和普通女子的审美观念不同,她颇为嫌弃的容颜落在两人眼里竟是惊为天人,看着她的脸惊叹连连。

    见两人的样子,君霏羽便打消了要把脸给擦干净重新画一个妆容的想法,左右这不是她原本的样子,而她本人也不是这般柔弱。

    君霏羽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此时再梳洗完毕,就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等她出了屋子,就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独孤冥月。

    “你怎么来了?”

    听到声音,独孤冥月转过身子,看到一袭青衣,因为轻愁的容颜而淡化了自身凌厉气势的君霏羽,他眼里闪过一抹惊艳,痴痴的看了君霏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等娘子一起去用午膳。”

    说话间独孤冥月已经走到了君霏羽面前,他微微弯腰,视线和君霏羽齐平,柔声道:“娘子今天真好看。”

    君霏羽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热,她今天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夸赞她,不管是替她梳妆的凌霜,又或者是忙碌的桃红柳绿两姐妹,她们都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艳,对她夸赞个不停。

    当时她却没什么感觉,甚至对于三人的夸赞还有些无奈,可是现在听到独孤冥月的话,她只觉得自己心都有些紧张,甚至刚刚看到独孤冥月的时候,她还下意识的回想了一番,自己的妆容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女为知己者容?君霏羽心中疑惑,前世她满心满眼的都是任务,即使那时爱那个人爱得死去活来,却也没有如今这般诡异的心情。

    独孤冥月原本看到君霏羽面露羞涩,心中还十分开心,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她眼里带着茫然,以及几分回忆。

    回忆?她在回忆谁?独孤冥月心中好奇的要命,却不敢问出来,毕竟他最开始看中她的,不就是她周身弥漫着的哀伤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