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一十一章 考虑好了吗?

时间:2018-03-04作者:良人

    “娘子,这是你最爱吃的。”

    “姐姐,这是你最爱吃的。”

    独孤冥月和公孙夜不约而同的看上了摆放在中间的软炸鸡,知道君霏羽喜欢吃鸡腿,一人夹了一只鸡腿放在了君霏羽碗里,本想讨君霏羽的欢心,结果却是和情敌撞了话语,两人皆是一愣,随即不满的瞪着对方。

    “你们自己吃,要吃什么我自己夹。”

    看着把鸡腿举在半空中,谁也不愿意后退一步的两人,君霏羽停下了筷子,颇有些头疼的开口。

    独孤冥月和公孙夜神情恹恹的点了点头,乖乖把鸡腿收了回去,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君霏羽满意的点头,这才重新低头吃了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这顿午饭并不是这么容易就平静下来的,独孤冥月和公孙夜两人本来就相互看对方不顺眼,尤其是在君霏羽面前,两人就更加急于表现自己,偏偏总是好巧不巧的,就和对方的筷子撞到了一起。

    开始是偶然,后来就变成了必然了,要么是独孤冥月看出了公孙夜意图,在他收筷子之前把菜抢了过去,要么就是公孙夜不满独孤冥月刚刚占了上风,所以对方伸筷子的时候立马把筷子当武器使似的敲了上去。

    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餐桌变成了两人战场,君霏羽开始还会出声阻止两人,独孤冥月和公孙夜自是连连答应,转眼就又打了起来。久而久之君霏羽就直接把两人给无视了,反正他们闹得再欢腾,也不会动真格,那她去管那么多做什么。

    自顾自的吃完,君霏羽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这才看向又打起来了的两人,淡声道:“我住哪儿?”

    “娘子,你这么快就吃饱了?”他还没怎么吃呢。

    独孤冥月委屈巴巴的看着君霏羽,想要君霏羽再多吃一点,这回他绝对不会和公孙夜一般计较以至于错失和娘子用膳的机会了。

    公孙夜也是忙不迭的点头,想要君霏羽再陪他吃一点。

    对此,君霏羽嗤笑一声,坚决不对两人心软。

    “好吧,我带你去,娘子,你猜猜你住在哪儿?”

    耷拉着肩膀,独孤冥月遗憾的妥协,旋即想起了什么,他又跃跃欲试的看着君霏羽,兴奋的问着。

    君霏羽嘴角抽了抽,她又没有来过冥王府,哪里知道她住在哪儿,独孤冥月莫不是又抽风了?

    腹诽归腹诽,君霏羽看着独孤冥月期待的神色,缓缓摇了摇头。

    对方越发来劲了,颇有些倨傲的扬了扬下巴,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来:“霏卿院。”

    成功看到君霏羽脸上流露出来的惊讶,独孤冥月邀功似的道:“我怕娘子来了会不习惯,所以就让人把我隔壁的院子收拾出来并且取名霏卿院让娘子住了,而且还有惊喜哦。”

    想到等下君霏羽看到霏卿院时惊喜的样子,独孤冥月不免有些心急,迫不及待的想要君霏羽看到院子里场景。

    “赤焰,伺候夜公子用餐,本王去去就来。”

    对君霏羽说完,独孤冥月又转头看向放下了筷子的公孙夜,一本正经的对赤焰吩咐着,这才小心翼翼的牵着君霏羽的手往前走。

    这一回独孤冥月并没有用玄力禁锢君霏羽,所以心情颇有些忐忑,紧张的手都在颤抖。

    低头瞥了一眼牢牢握住自己的手,君霏羽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没有做出把他的手甩出去的事,两人并肩离开了屋子,自然也没有看到身后公孙夜微暗的眼眸。

    霏卿院距离前厅不远,独孤冥月带着她向目的地走去,沿途看到府里的景致也会耐心向君霏羽介绍着,不知不觉的脚下步伐就慢了下来。

    “娘子,这撷君阁是我居住的院子,就在霏卿院旁边,你要是想我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书房就在撷君阁旁边,你可以随意出入。”

    指了指不远处那看似无人,实则暗卫密布的院子,独孤冥月轻声说着,眼里带着期待,显然是想带君霏羽去他的院子里逛逛。

    君霏羽暗暗翻了个白眼,配合着向撷君阁走去,在外围转了一圈,她这才无奈的说道:“冥王,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独孤冥月摇了摇头,眼神示意众人退了下去,然后执起君霏羽的手,试探性的开口:“娘子,你还记得我离开东岭之前我们的约定吗?”

    君霏羽一愣,心下有些慌乱,约定她当然记得,只是她没有想到独孤冥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你还记得对不对,那娘子你考虑好了吗?”当时他们说的是,她来了就告诉他,他们还能不能和好。

    君霏羽抿紧了红唇没有作答,她现在有点乱,她无法否认,这段时间她并没有仔细思考过,转道去上京也好,还是快马加鞭来瑶岳也好,说是为了小夜,其实里面有没有独孤冥月的因素,她自己都说不清。

    直到现在,他充满希冀的询问她,有没有考虑好,她才恍然,是有他的原因的,她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便去了上京,分别久了,她太想念他,便又亏待自己,不停的赶路。

    一路风尘一路念,等到真的见到他了,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今更是心乱如麻。

    独孤冥月久久不等君霏羽开口,一颗喜悦的心渐渐沉寂下去,他放开了君霏羽的手,微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苦涩一笑,低落道:“是我心急了,娘子,你慢慢想,我可以一直等着,只要……”只要结果不是没有结果就好。

    他没有说出来,她却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出来了,她只觉得这个眼神像是锤子一般砸在她的胸口,钝钝的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