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零九章 是个姑娘就好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公孙夜嘴角抽了抽,到底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只是走到了君霏羽另一边,犹豫着伸手去拉君霏羽的衣袖,见对方没有不满的神色,这才得意的瞥了一眼独孤冥月,柔声道:“姐姐,我们进去吧。”

    君霏羽的注意力都放在和独孤冥月较劲上面,听到公孙夜的话,她点了点头,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小动作,是以冥王府的人就看到了这样一幕:三个气质各异,却都是天人之姿的男子并排而走,两个样貌更甚一筹的公子一人牵着中间人的手,一人拽着中间人的衣袖,无端就生出几分三人象征的风流之韵。

    管家福伯听到自家王爷又回来的消息,赶紧跑出来迎接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顿时如遭雷击的站在原地,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独孤冥月和君霏羽的十指相扣的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坊间的传闻。

    云空大陆以武为尊,无论男女身体身体和心智都比较早熟,是以女子十三四岁就已结婚生子,再不济也已经订好亲事,男子虽然没有那么早,但似独孤冥月这般双十年华,哪怕没有成亲,也会有一两个红颜知己。

    可自家王爷倒好,多年孑然一身也就罢了,身边却连个女子都没有,久而久之就有了些风言风语,什么冥王有断袖之癖啊,又或者冥王在战场上受伤伤到了那个地方,男性的尊严让他对女人怨恨,所以避而远之。

    这些传言福伯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王爷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家王爷出尘绝世,天人之姿,哪里是区区凡间女子配的上,就连深受宠爱,天赋不错的凤菁,也性子刁蛮而被福伯嫌弃,可是现在,他却宁愿自家王爷娶了凤菁,好歹对方是个女人。

    福伯还在风中凌乱,尚不知道独孤冥月已经把注意力从君霏羽身上挪到了他身上了。

    “福伯,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微微蹙眉,独孤冥月上前担忧的询问着,浩瀚的精神力化作绵绵细雨,小心翼翼地进入福伯体内检查着他的身体。

    君霏羽蓦地转头看向独孤冥月,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两世为人,这让君霏羽的精神力量比常人高出太多,加上在原始森林中偶然得到的那本修炼精神力的古籍,她如今更是修为大进,毫不夸张的说,放眼整个云空大陆,精神力比君霏羽强大绝不超过一掌之数,可就在刚刚,她却感受到了独孤冥月精神力的强大,浩瀚如海,让她有种无法抵挡的恐惧。

    这是一种威压,绝对力量的威压!

    独孤冥月的能力究竟有多强?君霏羽眼里闪过一抹复杂,她清楚的知道,若非独孤冥月关心则乱,恐怕她完全察觉不到独孤冥月的精神力,然而就算如此,也只是须臾之间的泄露罢了。

    眼睑低垂,君霏羽收敛了思绪,面上看不出分毫的不妥。

    独孤冥月则是松了一口气,清冷的眸子在看到福伯的时候多了几分真诚:“福伯身子很康健,看来有好好吃我留给你的药材。”

    君霏羽挑了挑眉,她没记错的话,即使面对昱亲王独孤冥月也是以一种‘天上地下劳资最大’的狂傲姿态,并且自称本王的,可是面对这位福伯,他却自动自发的把自己定义成了一位晚辈,看来福伯在独孤冥月心中的地位不低啊。

    福伯对于独孤冥月的用心很是感动,他欣慰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才把目光看向君霏羽,疑惑的问道:“这位公子是……”

    独孤冥月脸上罕见的染上了一抹羞意,他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君霏羽,这才说道:“福伯,我们先进去吧,有什么事到了府里再详谈。”

    外面人多眼杂的,他还真怕一个不小心哪里就出了乱子了。

    福伯忙不迭的点头,歉意的对君霏羽笑了笑,这才在前面带路,这倒让君霏羽对福伯升起了不少的好感。

    进了冥王府,君霏羽才感觉又是不一样。外界有许多独孤冥月的传言,什么实力强劲,四国第一天才,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等等,但是在君霏羽面前的独孤冥月却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扮的了妖孽卖的起萌,总是不经意间就会让君霏羽忘记那些关于他的传言。

    直到此时,进入了以深沉为主调,府内无一不透露出威严和大气的建筑,君霏羽才有些相信外界的传言了。

    冥王府严格说来,规模并不算大,四进的院子,内带一个花园,福伯在前面带路,君霏羽三人并肩而行,绕过曲折回廊,约莫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前厅。

    不需要独孤冥月多说,福伯就已经让人去准备茶水了,他则是恭谨的站在独孤冥月身边。

    “福伯,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夜公子的姐姐,君姑娘。”

    独孤冥月想到很简单,福伯把他从小带到大,那么他有了心爱的女人,自然想要告诉福伯,能够得到对方的支持最好,若是不能……抱歉,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可能。

    福伯难掩惊讶的看向君霏羽,他原本以为这是个翩翩少年郎,结果却被自家王爷告知是个女子,他倒是不会怀疑独孤冥月,只是他着实看不出来这是位姑娘啊。

    不过仔细看看,这位公子虽然看起来是男儿身,但眉宇间却少了几分冷硬,多了女儿家的柔婉,不仔细看的话只会以为她是男生女相,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的不对劲。

    看透了这些小细节,福伯心下大定,是姑娘就好,天知道他刚刚以为自家王爷是断袖时有多难过,既然不是的话那自然皆大欢喜,更何况这位姑娘样貌不俗,虽说不如自家王爷,但也是上等姿色,更何况他看她落落大方,举手抬足都透着几分大气,正是适合自家王爷不过。

    福伯看君霏羽完全就是公公看儿媳妇,越看越是满意,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