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零八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你上来做什么?”

    上了马车,君霏羽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倚靠着就打算闭目养神。没办法,上京到瑶岳的距离太遥远了,她却愣是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完全称得上是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刚才又因为纵马一事耗费了些许心神,此时冷不丁的坐在舒适的马车里,袅袅熏香和独孤冥月身上的气息相似,让她不自觉的放松了心神,睡意纷至沓来。

    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见车帘的一角被掀开,独孤冥月灿烂的俊颜出现在眼前,瞬间就驱散了君霏羽的睡意,她正襟危坐,秀眉微蹙警惕的询问着。

    独孤冥月眼里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旋即又咧嘴一笑,就像是没有看到她警觉的视线一般,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君霏羽旁边,理所当然道:“府衙到王府还有一段时间,我当然要待在马车里啊,不然堂堂冥王放着马车不坐,却要走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他说的一本正经,饶是君霏羽也找不出反对的话来,她淡淡道:“既然如此,那马车便让给冥王了。”一边说着她已经作势要起身下车。

    独孤冥月脸色微变,他一把拉住君霏羽的手,不悦的道:“你是我冥王府的贵客,若是让你走大街,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冥王府待客不周?”说完他又是嘻嘻一笑:“既然你我都不应该下去,那我们两个就待在车上,孤男寡女、小别胜新婚…….”

    他越说越离谱,君霏羽虽说已经习惯了他不着调的作态,可眼下旁边还有一个被他说得恨不得能够隐身的凌霜在,她还真有点不习惯,是以在独孤冥月以为君霏羽害羞了,想要化口头为实际行动的时候,对方却倏地冷了脸,直接把他给推开了。

    “既然如此,王爷还是老老实实坐着吧。”

    说完她抬手一挥,几点银光从她手上流泻而出,落在了她与独孤冥月之间,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屏障,阻止独孤冥月再靠近她并以此动手动脚,看的独孤冥月无奈又愤懑,偏偏心里又为君霏羽突如其来的一招雀跃不已。

    瞧瞧他家娘子多厉害,不仅人长得绝世倾城,而且还十分聪明,阵法什么的信手拈来, 唉,他怎么就这么机智,慧眼识珠了呢?

    独孤冥月内心戏颇足的叹了口气,又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道屏障,强忍着要把它给拆了的冲动,老老实实的坐在位子上,目光却是落在君霏羽的脸上,眼里三分爱恋,三分思念,三分兴奋还有一分委屈。

    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角,君霏羽闭上眼睛,在马车的摇摇晃晃中睡了过去,再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冥王府门口。

    “姐姐!”

    车外传来少年惊喜激动的声音,让君霏羽清醒过来,她愣了愣,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瞬间一张清冷的脸上溢满了笑容,她连忙解开了屏障下了马车,那急切的样子落在独孤冥月的眼里,颇不是个滋味儿,他微微眯眼,狭长的丹凤眼里闪过一抹冷意,转瞬即逝,旋即也下了车,看到的就是君霏羽和公孙夜面面相视的场景,顿时气得肝疼肺也疼。

    她今天怎么这样对待他,哼。

    “小夜,你……”

    细细把公孙夜上下打量一番,她又是欣慰又是心疼,既有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又有儿大十八变的怅然若失。

    几个月不见,当日那瘦削的甚至看起来很是羸弱的白净少年如今壮实了许多,身量抽高了,现在就算是和独孤冥月并肩而站,也差不了太多。他晒黑了,原本白的堪比女子的肌肤现在晒成了阳刚的小麦色,眉宇间褪去了青涩,多了坚毅和稳重,若非他的样貌没有改变太多,君霏羽险些就要认不出来。

    原本她想要说‘小夜,你长大了’,可是话到嘴边舌头就像是打了结一般,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只剩下了相顾无言。

    君霏羽不说公孙夜也知道她要说什么,但他也不想说话,他只想静静的看着她,即使这不是他看到的那副样貌,但是只要是她,在他眼中都是最美的。

    “咳咳…….”单手握拳抵在唇间,独孤冥月轻咳两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视,心里却被君霏羽和公孙夜之间的情谊弄的颇不是个滋味儿,就算娘子把公孙夜当做弟弟又如何,对方可没有把她当做姐姐。

    想想他丢下公孙夜还有寒冰快马加鞭,愣是提前了半个时辰赶到府衙为她解困,生怕她受了委屈,结果却连个温柔一点的眼神都没有得到。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原本独孤冥月觉得君霏羽能够来北余他就很是满足,现在看到了君霏羽对公孙夜的重视之后,他心中就不免多了几分委屈,甚至有些极端的想着,如果公孙夜消失了,是不是娘子就会把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了?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罢了,独孤冥月清楚的知道,他要是真的对公孙夜做了什么,娘子绝对会让他好看,所以有些事他想想就好了,甚至在敏锐的娘子面前,他这样的念头都不能泄露出去。

    抿了抿唇,独孤冥月按捺下心中阴暗的思想,动作干净利落的跳下了马车踱步走到君霏羽面前执起她的手,亲昵而自然的道:“娘子舟车劳顿,有什么事我们先进府再说吧。”

    “也好!”咬牙启齿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君霏羽心里快要骂娘了,真是,每次都禁锢她的玄力让她没办法挣脱,这样的招数独孤冥月就不嫌腻吗?

    君霏腹诽连连,面上却是笑得灿烂无比,落在公孙夜眼里,他眸子暗了暗,嘴里泛起了又苦又涩的味道,面上却是强撑起一抹笑容,轻声道:“那我们先进去吧。”

    这么久才让自己找到了一点存在感,独孤冥月心情大好,连带着看公孙夜也顺眼了许多,当下他慈祥的笑了笑,大方的赞赏道:“还是小夜乖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