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零六章 焦急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赤焰大人,这万万使不得啊。”

    忍不住开口,昱亲王这回说话态度要软和许多,丝毫没有先前的倨傲之态,甚至还带着几分焦急,就连凤宴也没有横眉竖眼的,没办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里,昱亲王也不是个看不清楚形势的。

    只是让昱亲王对君霏羽这个无名小卒低头也是不可能的,他顶多就是对赤焰放低了姿态,同时心里还在不停的安慰自己:这是冥王的人,这是冥王的人。

    君霏羽又不是不知道昱亲王的小九九,无非就是因为她初来乍到,并不知晓北余的规矩,所以就想先安抚赤焰,那么只要赤焰不开口她就无法对凤宴做什么了。

    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品茗着,君霏羽权当没有看到赤焰投递过来的询问眼神,亦不去看昱亲王对赤焰希冀的眼神。

    君霏羽不开口,赤焰自然不敢答话,他紧绷着脸,一本正经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唬人的样子。

    昱亲王父子松了口气,还以为赤焰这是听进去了他们的祷告,耐着性子又默默无言的喝了两盏茶,两人就迫不及待的起身打算离开:“天色已经不早,既然今日无法商量出结果来,那本王便先将孽子带回府了。”

    回去他就去宫里找皇兄讨一封免责的圣旨来,届时就算是独孤冥月回来了也于事无补。思及此,昱亲王又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凤宴一眼,都是这个不成器的小子,有胆闯祸却每胆开口,若非府衙里的人找上门来了这臭小子还不打算说不来。

    要是这个臭小子及时说出来了,他早就把人带进宫了,哪里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连累的他一块儿来受气。

    “公子,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眼见两人快要走出屋子,赤焰忍不住低声询问着,心里则是在思考今儿个夫人为什么脾气这般好,难道她是觉得昱亲王身份太高了,所以不想给自家王爷惹麻烦?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正确,赤焰心中又是欣慰又是心酸,王爷临走之前把迎接夫人进府的重担交给他了,结果他去错了城门口,累的夫人在街上被人羞辱,现在又要受着委屈。

    不由得,赤焰看向君霏羽的目光里就带上了同情,他张了张嘴,想要让那个君霏羽不必顾忌昱亲王,他家王爷比那个昱亲王厉害多了,结果还没来得及张口,对方就十分嫌弃的拉开了和他的距离,同时皮笑肉不笑的道:“赤焰,你给我收起你那老鸨看到摇钱树一般的眼神。”

    赤焰:!!!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他好歹也是冥王身边最得力的暗卫,虽说如今由暗转明了,可是身份也不差啊,青楼老鸨是个什么鬼,给他提鞋都不配。

    嘴角抽了又抽,赤焰深呼吸几口气,想问自己正名,却见方才还故作嫌弃的君霏羽倏地收敛了脸上的表情,低声道:“好戏开锣了。”

    什么好戏开罗?赤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已经走到外面昱亲王有些惊恐的声音:“冥、冥王,你怎么回来了?”

    他记得没错的话,皇兄给独孤冥月安排的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完的,最起码在春猎开始之前,他都要待在军营里训练精兵,这中间可是有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呢,偏偏冥王早上离开的,这才申时就回来了,难不成,他是为了纵马一事?

    念头一闪,昱亲王眼里闪过一抹寒芒,打算来个先发制人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本王听皇兄说起,冥王今天早上出发去京郊挑选精兵,并且进行训练,怎得现在就回来了?”

    说话间,昱亲王对凤宴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躲到自己身后来,别让冥王捉到了把柄,而他则是冷笑着看向独孤冥月。

    对于昱亲王的质问,独孤冥月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扬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转瞬即逝,昱亲王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就听到独孤冥月淡淡开口:“本王听闻有人当街纵马,险伤人命,忧心不已,故赶回查看,只是听昱亲王话里的意思,似乎在斥责本王不该太过关心百姓社稷?”

    昱亲王面色一变,他自然听的出独孤冥月话里的意思,他责怪独孤冥月违抗圣令回京是一回事,可是独孤冥月却转换概念变成了他责怪对方关心百姓,这若是传出去了,怕是他就犯了众怒了。

    暗道独孤冥月太过阴险,昱亲王冷下脸来,皮笑肉不笑开口:“都说冥王玄法高强,乃当世第一高手,可如今看来,似乎众人都忽视了冥王的口才。”

    赤焰在屋子里听得心头怒火直冒,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教训昱亲王一顿,真是的,什么人啊,居然敢对他家王爷不敬。

    只是这也只能想想罢了,昱亲王身份摆在那,哪里是他可以轻易教训的,更何况……赤焰的目光落在仍在自顾自喝茶的君霏羽身上,他现在可是‘戴罪’之身,若想等下少受点惩罚,他还是乖乖的跟在夫人身后,自家王爷就是看在夫人的份上,也不会对他太严苛的。

    君霏羽虽然看似在喝茶,其实注意力却关注着周遭,自然赤焰的小眼神也被她看的一清二楚,眼里划过一抹笑意,不打算逗弄赤焰太过,她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起身想外走去:“走吧,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她这句话就像是特赦一般,赤焰先是一愣,旋即惊喜的点头,跟在君霏羽的身后出了屋子,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独孤冥月回怼昱亲王的话:“昱亲王廖赞,昱亲王若是有天分,想来也是不差的。”

    这不就是在间接说昱亲王太蠢了?

    君霏羽眼里的笑意渐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独孤冥月的伶牙俐齿,却不知道独孤冥月这是为了替她出口恶气会浪费口舌和昱亲王争吵的。

    话音落下,独孤冥月抬起头,与将将走到门口的君霏羽四目相对,那一刻星光璀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