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零五章 一命抵一命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昱亲王怎么说也是上一辈争斗后能够存活下来,并且活的颇为滋润的人,眼力见岂是贾大人这等小兵小卒可以比的,此时只是看了一眼赤焰所站的位置,心里对君霏羽就充满了忌惮。

    冥王能力卓越,除了他的皇兄,对待任何人都是不假辞色的,连带着他那帮忠心耿耿的侍卫也是眼高于顶。昱亲王从见到赤焰开始,就从来没有见过他对除了独孤冥月之外的人臣服,可是现在他却心甘情愿的站在这人身后充当保护的姿态,这让昱亲王不敢轻视君霏羽。

    毕竟如今举国上下,谁不知道赤焰是冥王的贴身侍卫,很多时候他态度就代表了冥王的态度,如今赤焰这般维护这位少年,这不就说明冥王对此人很是在意?

    事关独孤冥月,昱亲王也不敢真的招惹太过,一时间地牢里倒是沉寂了下来。

    贾大人左看看,又看看,眼珠子骨碌一转,觉得自己刷好感的机会到了,便斟酌开口:“昱王爷,宴二公子,赤焰大人,这位公子,地牢阴暗潮湿,不如我们先上去再说?”

    成功吸引了几人的注意,贾大人赶紧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容来,结果却是不尽人意,因为他不仅没有让几人对他印象改观,反而还被瞪了好几眼,末了昱亲王又道:“还不带路。”

    这地牢里面又脏又臭的,简直辣眼睛,可怜他这身新作的衣裳,回去就要扔了。

    想到这他又狠狠瞪了扮鸵鸟的凤宴一眼,臭小子,净会惹是生非,连带着他老子也要跟着一起受罪。

    凤宴早就已经习惯自己每次做错事后都要被自家父王埋怨了,反正到了最后颠颠的给他收拾餐具的不还是老头子,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一行人离开了地牢去了府衙,贾大人连忙让人去把衙内最好的茶叶泡来招待几人,君霏羽则是笑眯眯的开口,继续先前没有说完的话题:“今日之事闹得不小,贾大人认为呢?”

    贾大人身子一颤,下意识的看向昱亲王,对方懒得搭理他,直接偏过脑袋,给他看自己的后脑勺,他心中苦笑不已,一时间捉摸不透君霏羽的想法,便照着自己赶去时看到的场景说道:“街上一片凌乱,百姓受惊不少。”

    凌霜在一旁不满的补充:“如果不是我家公子赶到的及时,还有一三岁幼童会惨死马下。”

    贾大人神色一变,他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副场景,只是看到了这位公子控制住了失控的马,所以才会想着把对方抓来当替罪羊好了,可是如果这位公子真的救了一条人命,他却颠倒是非……

    他额头上冷汗涔涔,心中不由得庆幸赤焰及时出现,让他没有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

    君霏羽瞥了一眼昱亲王父子的神色,又继续开口:“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时宴二公子是亲眼看到了在下救人的场景的。”

    “看到又如何,是你自不量力,偏要招惹的本公子不痛快的,莫说本公子只是抽了你的马儿一鞭子,就是本公子抽的是你,你也只有忍着的份。”

    凤宴毕竟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加上从小被父母宠着,刚刚府上来人时,他本来都不打算搭理,最后是听到对方说了冥王的名头他才不得不来,路上被自家父王骂了一顿,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只是因为对冥王的恐惧他才压抑着。

    此时确定了冥王只是个噱头,凤宴自然不会忍耐,他嗤笑一声,就要开口,只觉得脑袋仿佛被针扎一般一阵刺痛,转瞬即逝,旋即就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孽子,你还不快住口。”

    昱亲王看了一眼脸色‘唰’的冷下来的赤焰,连忙呵斥凤宴,心中却不已为意,自家儿子天之骄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若非牵涉到了冥王,他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

    赤焰默默在心中给昱亲王父子记上了一笔,只等自家主子回来便高上一状,君霏羽却是不怒反笑,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宴二公子大概是知道,又或者装作不知道,我那发狂的马儿之所以会失控,就是因为它身上的伤口处有折磨的人痛不欲生的毒药,而这伤,是宴二公子造成的。”

    言外之意就是凤宴就是造成这场动乱的始作俑者,再结合方才凌霜所说的,君霏羽还救了人,这一切都已经说明,错在凤宴。

    昱亲王冷眸闪烁,一瞬不瞬的看着浅笑的君霏羽,心中思考着解决掉她的可能性,不过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为了一个无名小卒和冥王结仇太不划算了。

    凤宴则还在震惊自己刚刚为什么会不受控制的说出这番话来,至于君霏羽后面说的话他完全没有听清楚。

    恰好这个时候下人已经把茶泡好了,贾大人连忙招呼大家喝茶,也算是缓和了一下气氛。

    “这位公子意欲何为?”

    喝了两口,润了润嗓子,昱亲王冷着一张脸开口。

    “赤焰,北余对于骑马上街有什么责罚?”

    君霏羽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昱亲王的话,而是转头询问赤焰。

    赤焰看了一眼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的昱亲王父子,心中只觉得解气,当下立马说道:“视情况而定,若是轻的话,禁足半年,赔偿一千两黄金,另外那匹马充公。”

    不等君霏羽继续发问,赤焰又开口说道:“情节严重的,例如闹出人命的,就要一命抵一命了。”

    在显贵人家看来,百姓都是一些贱民,他们自然不愿意用自己那高贵的命去抵别人的命,所以大家都不敢去触犯这条规矩。

    君霏羽理解的点点头,却让昱亲王父子的心都悬了起来,虽然这是硬性规定,但不代表对方不能随口胡说啊,毕竟确实差点就要闹出人命来了,若是君霏羽把这算在情节严重里面,他们也无话可说,想到这,昱亲王父子越发不淡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