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零四章 抬举在下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君霏羽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她既不回答赤焰的话,也没有阻止赤焰在那发狠,只是余光关注着欲哭无泪的贾大人,一直等他自己脑补一大堆东西出来后,才继续开口:“贾大人,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会把那人带来一块儿审问,然后给出一个说法?”

    不得不说赤焰今天做事很有灵性,就从他进入地牢后,每次都配合君霏羽配合的天衣无缝的行为,就让君霏羽心中对他赞赏有加,此时更是毫不吝啬的给了赤焰一个‘小伙子干的漂亮’的眼神,看的赤焰又是羞涩又是得意,他以前可是经常被夫人说成‘呆子’呢,终于让夫人认可自己了。

    心里嘚瑟不已,赤焰表演起来就越发的卖力了,一张俊脸绷的紧紧的,加上他身材高大,此时倒是颇有几分唬人的气势,还真把胆小的贾大人给吓得脸色煞白,当下头脑一热,就连忙承认了。

    “卑职说,卑职什么说,那位少爷是昱亲王的嫡次子,凤宴凤公子。”

    君霏羽早就猜到了少年身份不低,是以此时听到贾大人的话后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倒是赤焰微微蹙眉,并非他害怕凤宴,而是这昱亲王是北余皇的亲生弟弟,辈分高,本身也是个混不吝,尤其护短,自家主子这个时候还在京郊,单凭他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动得了凤宴啊。

    不过…….赤焰目光落在君霏羽脸上,又觉得若是夫人一定要讨一个说法的话,他便把人抓来罢了,大不了再写封信给王爷,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让自家主子速速回京,他则把人先扣下再说,反正昱亲王再怎么犯浑也不敢真的招惹冥王府,只是那个时候皇上就有些难办了。

    这些念头在脑海里飞速闪过,很快赤焰就下定了决心,坚决贯彻君霏羽的一切要求,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君霏羽确实不打算白白放过凤宴,既然此时贾大人已经把凤宴的身份说出来了,君霏羽索性说道:“那就劳烦贾大人把这位凤公子一块儿带来了,是非曲直,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贾大人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连连点头,招来一个官兵让人家去昱亲王府召人了。不过这位贾大人也是个人精,他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君霏羽,就不敢再同时得罪了昱亲王,所以让人传话的时候,他又在官兵耳边低语了两句,大意就是这件事冥王已经知道了,不打算善了,他也是被逼无奈之类。

    他自认为自己这番话说的极其小心,却压根不知道在他面前有一个玄阶的高手,还有一个是实力已经突破了玄阶的君霏羽,两人还真没有一个善茬,他说的那几句话一字不落的被两人听得清楚,性子冲动的赤焰打算站出来把贾大人胖揍一顿,却被君霏羽制止了。

    至于理由,看着蠢猪不知自蠢,还在洋洋自得作死很是有趣算不算理由?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了。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君霏羽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手,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有些自恋了,炼丹是个好活计,瞧瞧她如今如葱如玉的手就可以知晓一二。

    想到左右都是等,君霏羽索性放空思绪,在脑海里演练着那些炼丹的步骤,等她练完两张单方,外面就有声音传来了。

    “呸,这是什么破地方,我儿身份高贵,岂能随意出入这种地方,你家大人是谁?本王定要罢了他的官!”

    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清晰传进地牢,贾大人听到昱亲王要罢自己的官,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心里叫苦不迭。

    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要是他知道事情会到如今这个地步,打死他他都不会出现在街上,然后现在两边都是吃力不讨好。

    赤焰对于昱亲王仗势欺人的作态很是不屑,却也只是嗤笑一声,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毕竟在众人眼里他是冥王府的人,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冥王的态度,他表态要替夫人撑腰是一回事,主动出言挑衅昱亲王又是另外一回事,无论如何他是不会给自家王爷留下让人诟病的机会的。

    君霏羽对于赤焰的表现有些惊讶,毕竟在她的心目中,赤焰性子火爆,反射弧度有点长已经是根深蒂固的形象,冷不丁的见识到他聪慧的一面,对于君霏羽而言还真的挺震撼的。

    骂骂咧咧中,昱亲王父子已经到了君霏羽等人面前,昱亲王身材高大,年逾四十的他外表看起来也才三十出头,皇族血脉让他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倨傲,此似看着坐在凳子上面色恬淡的君霏羽,他不满的哼了哼,鼻孔对着君霏羽,十分傲慢的问道:“你就是街上与我儿发生冲突,最后导致马儿发狂了的人?”

    昱亲王这话一出,地牢里的空气就有些凝滞了,君霏羽眼眸微眯,倒是她看走了眼,还以为昱亲王是个有勇无谋的,结果人家却是大智若愚,瞧瞧他这三言两语就把大半过错都推到了她身上行为,谁还再敢说昱亲王愚蠢?

    不过君霏羽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对方一来就先泼了她一盆脏水,她能忍吗?答案不言而喻。

    君霏羽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以退为进道:“王爷廖赞,在下不过一介平民,何德何能与贵府公子闹矛盾,王爷还是不要抬举在下了。”

    这话一出,别说昱亲王和凤宴,就连赤焰,也是惊呆了,他发誓,在今天之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家主母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什么叫做‘何德何能’?什么又叫做‘抬举’?她这般自我菲薄的话语一说出口,就算昱亲王还想把她说成是胆大包天,胆敢冒犯王府公子的刁民,也不得不考虑要把自己的儿子给‘自降身价’了。

    昱亲王噎了噎,面面色阴沉的看着君霏羽,眼里异彩闪烁,良久才冷哼一声,把视线转到了赤焰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