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零二章 阴晴不定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事关君霏羽,独孤冥月本就不太好的脾气越发阴晴不定,此时他话一说出口,立马就有人去把他的马给牵了过来,独孤冥月也不耽搁,直接翻身上马,想着军营外赶去。

    走到校练场时,他看了一眼被阳光晒得脸色黝黑,眉宇间带着几分坚毅的绝美少年,抿了抿唇,勒住了缰绳,淡淡对寒冰道:“把夜公子一块带上。”

    虽然他很无奈,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次她会来北余,完全就是因为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既然她人已经到了,那他就不需要再阻止他们姐弟两见面从而惹来她的不快了。

    寒冰素来奉独孤冥月的话为圣旨,此时听到他的话后,身子就如一道离弦之箭立马飞了出去,很快他就出现在了公孙夜面前。

    “你来做什么?”

    公孙夜的身子经过团子的改造之后,进步飞快,在与君霏羽分离的这短短几个月里,他的玄力就已经到了玄阶初级,加上在黑市的那几年,他的警惕性很是强大,就算修为和寒冰隔了两小级,但是在寒冰到来的时候他还是察觉到了。

    但他也认出了寒冰正是跟在独孤冥月的暗卫,这才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冷声发问。

    寒冰冰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赞赏,面上冷冷道:“夫人来了,带你回京。”

    夫人?公孙夜一愣,旋即欣喜的看着寒冰,道:“你是说,姐姐来了吗?”因为高兴,他甚至都没有去生气寒冰对君霏羽的称呼。

    寒冰点了点头,他只觉得自己身边一阵风拂过,眼前哪里还有公孙夜的身影。

    抿了抿唇,寒冰对于公孙夜这激动欣喜的样子有些警惕,但想想自家主子那浑不在意的神态,又把这股警惕按捺下去。

    就算对夫人有什么不纯的心思又如何,寒冰相信最终夺得芳心的一定是自家主子。

    独孤冥月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三个玄阶高手一路疾驰向皇城奔去,而赤焰此时也是焦急不已。

    “赤焰大人,不知何事,要劳您大驾?”

    中年男子得到手下禀告,说冥王的贴身侍卫赤焰来了,他心里‘咯噔’一下,暗暗忖度这是街上纵马的事情惊动了赤焰,心下不禁庆幸自己抓了个替罪羊,面上却是笑眯眯的上前迎接,佯装不知对方的来意。

    赤焰本就是爽直的性子,加上主母来上京他非但没有迎接到对方,还让人钻了空子把主母给带到牢里了,他心情就越发的烦躁了。

    他已经可以看到自家主子得知消息愤怒回京的场景,心中叫苦不迭,面对笑得谄媚罪魁祸首,他能有好脾气才怪了,直接询问道:“听说你们把今天在街上拦马的公子抓来了?”

    拦马?中年男子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有闹明白赤焰这话里怎么好像有点偏袒君霏羽。

    自己急的火上眉毛,对方却还在发呆,赤焰不悦的皱了皱眉,落在中年男子眼里,就被自动自发的理解成了他对当街‘纵马’的君霏羽很是不满,心下不禁松了口气,他就说嘛,一个今天才进京的籍籍无名的小子,怎么可能认识赤焰大人这等厉害人物。

    思及此,他颇有些邀功的意味说道:“回大人的话,下官已经把纵马的刁民带到牢里候着了,审讯过后就可以定罪。”

    中年男子又在心里想着,毕竟这街上不得骑马的规矩是冥王立的,赤焰大人身为冥王的贴身侍卫,大驾光临肯定是因为这人挑战到了冥王的威严。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为了能够讨好赤焰,中年男子说起君霏羽时语气里就刻意带上几分鄙薄,话里话外也是极尽侮辱之词,他说的欢畅,心中甚至想着今天过后自己就能加官进爵了,以至于没有发现赤焰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什么叫‘刁民’?什么有叫‘不知好歹’?赤焰听得心头的怒火在噌噌上涌,在听到中年男子暗示性的询问‘要不要下官审讯过程中做点什么’的时候,他忍无可忍,直接寒声道:“不必了,还请贾大人告诉在下,我府的贵客被大人关到哪里了吧?”

    也不知道是气的狠了,还是故意的,赤焰在说到‘我府的贵客’几个字的时候,还特意咬重了读音。

    贾大人在听完赤焰的话语后就化作了一尊石像般,笑出了褶皱的脸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怪异的厉害,大脑更是无法思考。

    他觉得他今天脑子有点不灵光,‘我府的贵客’是什么意思?拆开来读他都认识,可是合在一起,尤其是从赤焰大人口中说出来之后,贾大人就有点懵圈了。

    赤焰不悦的蹙眉,垂在身侧的手攥了又松,松了又攥,他深呼吸几口气才克制住心头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说道:“怎么,贾大人没有听明白我的话?你若是再耽搁下去,怕是冥王回来你就要哭了。”

    听到独孤冥月的名号,贾大人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不敢多耽搁,苍白着脸,连忙对赤焰说道:“大、大人请,下官、下官这就带您去。”

    因为惊恐,贾大人这句话说得磕磕巴巴的,说了好半天才说完,心中却是惴惴不安,他忽然想到,他在来迎接赤焰大人之前,还吩咐了牢里的狱卒一定要对那位公子严刑逼供,让对方承认街上纵马一事皆是他一人所为,和别的人无关。

    但愿,狱卒现在还没有动手吧,贾大人只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以至于他没有看到自己面前的门槛,直接一脚绊在上面,摔了个四脚朝天。

    若是平时赤焰肯定会发出毫不怜悯的笑声,可是现在,他却只是看了两眼,直接伸手一吸,把人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拎着对方的衣领,寒声道:“你说,我带着你去。”

    贾大人哪里敢反抗,连忙指着一个方向,然后就感觉自己凌空而起,朝着地牢的方向疾飞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