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三百章 黑气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所有人都低估了这群受尽侮辱的百姓的威力,他们在京兆府门口守了三天,期间不是没有官兵来赶人或者抓人,但这并没有镇压到那些百姓,反而更加激发了他们不满,事情发展后面,百姓的加入越来越多,并且逐渐不受官府控制,没办法,最后京兆府只能出来道歉,并且把那名公子哥找了出来重新审判。

    有围府的经历在前,京兆府这回不敢徇私,直接判了对方秋后问斩,这才平息众怒,也正是那件惨案,打仗归来的冥王甚至顾不上休息,连夜写下了这条规定,并且还当众处置了的一个不服从规定的世家子弟,以儆效尤之后才让众人接受。

    少年很怕独孤冥月,即使他的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是每每看到独孤冥月那双深邃看不清情绪的眼眸时,他都有种泰山压顶的压迫感,所以他就算在外面为所欲为惯了,却始终不敢的去触犯独孤冥月的禁忌。

    这次他之所以骑马逛街,一来是因为和自己的那帮狐朋狗友打赌打输了,他愿赌服输,二来则是独孤冥月昨天下午去郊区训练军队了,暂时不会回来,所以他才大着胆子当街骑马,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骑马上街,就遇到了一个容颜极佳的‘乡下人’,他顽劣的性子一上来,上下嘴巴一张一合,挑衅的话语就脱口而出了。

    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贱民罢了,谁曾想这个贱民居然反唇相讥骂他是狗,他能忍吗?他当然不能忍,堂堂昱亲王府的嫡次子,岂能容忍别人随意践踏。

    于是他怒火攻心,下意识的就直接一鞭子甩了出去,现在倒好,这一鞭子甩出了篓子。

    少年一边策马追赶那前面撒了欢的马儿,心里却悔恨不迭,他要是知道最终会闹出这么一件事来,那他绝对不会对那个贱民挥鞭子,却丝毫没有为自己莫名其妙羞辱人而感到歉疚。

    “二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那匹疯马跑的太快了。”

    看着前面横冲直撞的马车,一中年长者着急的询问少年,心里在打退堂鼓。

    那匹马跑的太快了,二公子有四条腿的骑着,可是他们却是两条腿的人,他们追着那匹马跑了好几条街道,现在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少年哪里会不知道自己的手下的潜台词,若是可以他也不愿意遭这份罪,只是没有办法,他必须要在事态扩大之前控制好形势,不然他纵马上街的事情事小,故意和冥王作对的名头事大。

    “不能放弃,一定要把那匹马给我找回来。”

    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前方,少年一字一顿的说道,眼里带着坚定。

    倒还有点可取之处,君霏羽挑了挑眉,旋即又眉头紧锁,沉声让凌霜和车夫等自己一下,下一秒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没过多久她就出现在了另外一条街道山。

    因为这匹发疯的战马,此时原本繁华的街上一片狼藉,就像是刚刚经历过大扫荡一般,各家各户都是关进了房屋窗户,闭门不出。

    如果只是这样,君霏羽也没有来的必要,真正让她赶来的,是那坐在街道中央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三岁小女孩儿。

    “娘亲,哇哇,娘亲……”

    小姑娘哭两声叫一句,带着哭腔的奶音里面充满了惊慌和无措,远处发疯了马儿正踢踏着步伐疾驰而来,时不时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声,从声音里就能够感受到它此时经受的折磨。

    君霏羽精神强大,她看的分明,那刚刚被少年抽到的地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马儿的伤口,上面散发着并不明显的黑气,让君霏羽看了一眼就知晓,马儿这是中了毒,一种能把人折磨的痛不欲生,却又不会被毒死的阴狠至极的毒,顿时君霏羽对那少年才升起的一点好感就消散殆尽,甚至还带着几分杀意。

    她可不会忘记,这鞭子本来是要抽在她的身上的。

    不过君霏羽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她找少年算账的好时候,所以一瞬间的不愉之后君霏羽就又恢复如常,这个时候马儿已经离小女孩只有三米的距离了。

    这个距离听起来远,可是对于日行几百里的马儿来说还真不够看的,它呼哧而来,眼看抬起的双蹄就要狠狠踩在小女孩儿身上,那些躲藏好了的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不忍心看着好好的一个女娃娃就这么丧命在马儿脚下。

    然而,他们注定失望了。

    “乖,不怕,你已经安全了。”

    紧紧的把小女孩抱在怀里,君霏羽声音轻柔的安抚着,眉宇间是前所未有的耐心。

    君霏羽依旧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那温柔的声音却暴露了她真正的思绪,小女娃敏感的感受到她的善意,原本僵直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埋在君霏羽怀里呜咽哭了起来。

    听到怀里抽搭的声音,君霏羽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没办法,让她杀人放火她都可以眉头不带皱的完成,可是安抚人,尤其是安抚一个才三岁大的小娃娃,君霏羽表示鸭梨山大,却并没有推开小女孩。

    小家伙刚刚被吓得不停,在君霏羽怀里哭了小半个时辰,哭得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君霏羽才无奈打断了小女孩的哭声。

    “不许哭了,虽然你是个小姑娘,但也不能哭个不停。”

    这是君霏羽对小姑娘说的第二句话,小姑娘还挺聪明,尽管纯洁善良的眼睛里还带着惊魂不定的恐慌,却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她才点头,后面被君霏羽控制住行动狂躁不已的马儿就打了一个响鼻,吓了小姑娘一大跳。

    “乖,没事,不怕,哥哥已经把这头坏马抓住了,所以它伤害不到你了。”

    小姑娘将信将疑的点头,仍旧不敢看马儿。

    君霏羽前所未有的好耐心,一直柔声安抚着小姑娘,一直到小姑娘的既然找了过来,对她一番感恩戴德之后一家三口就离开了,君霏羽这才把注意力看向躲在角落里的少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