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九十一章 兄弟情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想来公孙峰最是喜欢。

    君霏羽心中冷笑连连,面上却还是正色说出了她临时改动了一点的最终计划:“三天后三皇子将会在宫门口对贤妃以及二位皇子行刑,众大臣都会前往观刑,在这段时间里陛下要好好调养龙体,早日恢复健康,至于诸位大臣的事,还要劳烦陛下修书一封,草民交与他们观看,以证真实。”

    南月皇还能说什么,所有的几乎甚至之后的事情走向君霏羽已经安排好了,而且还相当完美,所以就算心中对君霏羽警惕异常,南月皇还是把目光转向了一旁明显懵逼了的易子休:“子休,去取笔墨。”

    易子休连忙点头,忙不迭的起身要去书房,走了没两步他又停顿下来,犹豫的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两人,面色为难。

    要是他走了之后,两人突然打起来怎么办?刚才的敌意又不是他的幻觉。

    君霏羽又不是第一次被易子休怀疑了,她心情早就无波无澜的,甚至唇角还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落在易子休的眼里,让他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但最终又生生按捺住了,直到南月皇点头,他才快步离开。

    公孙泽的书房其实就设在他卧室的旁边,易子休很快就拿了笔墨去而复返。

    易子休磨好了墨,又以背为桌让南月皇写信。毕竟刚苏醒,南月皇身子骨差的厉害,一封寥寥几十字的信,他却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厉害,他却一直咬牙坚持着,一直到书信晾干递给了君霏羽,他这才重新回到床上躺着。

    有了南月皇的亲笔书信,那些原本还持怀疑态度的忠臣全都打消了疑虑,对于公孙峰的行为皆为不耻,同时表示一切都听从南月皇的吩咐。

    宫外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隐秘,团子的伪装也很成功,从未让公孙峰起疑心,唯一难受的,大概就是天牢里的贤妃母子三人了。

    公孙峰对公孙泽恨之入骨,这三天里天天都要到天牢里探望公孙泽一番,每次他出去再回来的时候身上必定是鲜血淋漓,伤痕累累的,看的贤妃心疼不已,素来清冷的她也开始以泪洗面。

    公孙烈虽然没有被公孙峰特别‘照顾’,可是情况却并未比公孙泽好多少,归根结底还是一盏醉的后遗症,虽然贤妃即使让他服下了百解丹,奈何这药药性霸道,从毒发到解毒这短暂的几息时间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伤,加上他这些年荒淫无度,身子亏空的厉害,如今在天牢之中每天都会发作一次,全身有如万蚁啃噬一般,疼痛的厉害,偏偏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连续三天的折磨,对贤妃母子三人而言,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更是心灵上的,若非公孙泽一直笃定君霏羽会把他们救出去,恐怕三人早就已经崩溃了。

    “起来起来,你们三个快点吃完这顿饭,等会儿好上路。”

    恶声恶气的声音传进耳中,孙泽缓缓睁开眼,心中说不清是解脱还是松了口气的看着那难得有几块肉的饭菜,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笑:这是,最后一顿饭了吗?

    “是母妃对不起你们两个,下辈子不要再入帝王家。”

    苍白着脸,贤妃歉疚的对公孙泽兄弟两说着,旋即她抬手正了正发髻,又把褶皱了的衣服整理整齐,挺直了脊背端起地上的饭,一口一口,优雅而从容的吃着。

    若非此时她身后的背景是脏乱的监牢,看这姿态,狱卒险些以为他是在后宫。

    公孙烈原本想哭得,他还没活够,虽然他每天都在因为父皇宠爱皇兄多一些而各种怄气,还以饮酒作乐为人生趣事,但就算是这样不求上进的人生,他也舍不得就这样舍弃。

    可是当他看着自己的母妃,自己的兄长双双端起饭碗吃着,举手投足间尽显皇族仪态,他就什么示弱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堂堂一国的皇子,就算是死,也绝对不弯腰,不低头!

    脑海里浮现出母后对自己说的话,公孙烈抿紧了嘴唇,他抬手擦掉脸上的眼泪,踉跄着走到贤妃和公孙泽中间坐下,然后端起了最后一个碗优雅的吃着。

    受到公孙峰指示,要往死里整贤妃母子三人的狱卒默了默,发现自己完全动手的理由,最后只能冷哼一声,便离开了牢房,一直等到贤妃母子三人吃完,他才再次出现,这次狱卒手里多了的东西,是戴在囚犯脖子上的木枷。

    “拿来,怎么说也是兄弟一场,本宫要亲自给他们戴上。”

    就在狱卒准备给三人戴上的时候,公孙峰突然出现在了天牢之中,他冷笑着看着即使神色疲倦,浑身却依旧散发着清冷气息的公孙泽,心中烦躁莫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