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九十章 一无所有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咳咳咳……”

    南月皇的身子本就虚弱至极,加上情绪波动太大,此时怒火攻心,不禁一口老血袭上喉头,咳嗽个不停。

    易子休连忙上前轻轻拍打着南月皇,同时不忘安抚南月皇的心情:“陛下,您当以龙体为重,五皇子虽然现在身陷天牢,但性命无虞。”

    南月皇点了点头,只以为公孙峰虽然行事狠辣,但到底还是顾念着血肉亲情,所以才没有下毒手。

    易子休生怕好不容易醒来的南月皇再气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此时见南月皇渐渐平静下来了,心中不禁松了口气,君霏羽倒是看出了南月皇的想法,嗤笑一声,也没有说什么。

    南月皇早就注意到了一旁站着的君霏羽,余光瞥到她眼里的不屑,心中顿生不悦,面上却是故作疑惑的询问他身边的易子休:“这是?”

    易子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还没介绍君霏羽,连忙说道:“陛下,这是羽霏公子,五皇子回京的路上遭遇刺杀,幸得他出手相救才转危为安,这次也是因为羽公子孤身犯险,才将您救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时介绍君霏羽的时候,易子休下意识的替君霏羽说好话。

    南月皇对于易子休还是很信任的,听到对方是自己父子二人的救命恩人,他心里的那点芥蒂才消散殆尽,只是……

    “泽儿为什么会遭遇刺杀?朕身在宫中,为何是险地?”

    一连两个问题,问的易子休哑口无言,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皇上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中毒了,又或者说,是他下意识的想要遗忘这件事,毕竟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暗算至此,高傲的帝王是不会想要承认自己的败笔的。

    君霏羽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易子休这对君臣或纠结或愤怒的样子,唇角缓缓的、缓缓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易子休会因为担心南月皇的身体而选择隐瞒,但她不会!

    “五皇子为何遇刺,草民不甚清楚,不过陛下的身体,草民还是知道的,陛下中了一种名为‘幻梦’的毒,顾名思义中毒者会沉浸在梦境中,经历一个又一个梦境,直到身体消亡的那一天。”

    略带深意的看着南月皇苍白的脸,君霏羽又补充道:“不过身中此毒着,即使在梦里,也能够知晓外界的动静,只是醒不过来罢了。”

    她冒充南月皇的这短短两天时间里,公孙峰每天都要来报道一次,不停的炫耀自己如今如何得势,她就不信真正的南月皇没有经历这些。

    南月皇原本浑浊的眼眸中瞬间杀意弥漫,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君霏羽略带讥诮的面容,心中权衡着杀了这个年轻人的利弊。

    正如易子休猜测的那般,南月皇醒来不久,就想起来了自己会落到现在的地步是公孙峰暗算所致,但是身为一个骄傲的帝王,他接受不了自己的亲儿子会为了皇位而暗害自己,即使他清楚的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公孙峰这样做并不算特例,却依旧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败笔。

    在场三个人,一个是南月皇的臣子,一个是草民,无论哪一个南月皇都不愿意让他们见证自己的失败,偏偏这一切却被君霏羽挑明开来,南月皇心中的不悦可想而知。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冷凝起来,君霏羽依旧唇角含笑,南月皇则是面色冷然,双方就像两头彼此对峙的猛兽,谁也不愿意退让分毫。

    山雨欲来风满楼,易子休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看向笑得邪肆的君霏羽,心头一跳,只觉得脸还是那张脸,可是气度却完全换了个人,只是现在不是他纠结这些的时候,他看看君霏羽,又看看南月皇,心里急的要命。

    好友深陷牢狱,敌人作威作福,偏偏眼下最重要的两个人却在对峙,这让他如何不急?但他最怕的,还是南月皇恼羞成怒,要用羽霏的命方能平息,又或者羽霏胆大包天,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本领在他反应不及的时候伤害到南月皇。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哪种结果,都会让他们的现状雪上加霜。

    就在易子休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安抚两人的时候,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人却忽然相视一笑,南月皇在易子休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羽公子胆识过人,当真是少年英杰。”

    君霏羽回以谦虚一笑:“哪里哪里,陛下才是慧眼识珠。”

    南月皇不禁被噎了一下,他从未见过这般自我吹捧之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