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八十三章 贤妃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君霏羽躺在床上,精神力外放,把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除了夸赞两人演技高超之外,又觉得崔公公和公孙峰两人的关系不像是她想的那般牢不可破,反倒互相存着试探的心思。

    不过仅凭这小片刻的对话,君霏羽不敢随意下定论,只能耐心等着,看看中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猫腻。

    到了晚上的时候,就有宫人进来给‘南月皇’喂食了,君霏羽可不是陷入在梦境里的南月皇,虽然她有些受不了这种被人一勺一勺喂食的行为,而且两个宫女身上的胭脂水粉味道浓的让她作呕,但是看在这瘦肉粥还算可口的份上,她也就毫不客气的享用了。

    公孙峰的疑心病已经严重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帝寝之外三步一兵的站哨也就罢了,门口也站着两个士兵,这还不算,殿内时时刻刻都会有人把手,两个喂饭的宫女才走,就又有一个小太监来了,却不是白天那个,这也让君霏羽轻易不敢睡觉,生怕自己在梦中放松了戒备,露出了什么马脚。

    不过好在她如今精神力大涨,几天几夜不睡觉完全不是事,反倒趁着半夜众人精神困乏之际,她悄无声息的撒了一把无色无味的药让屋里的人呼呼大睡起来,她自己则闪身离开了帝寝,向着御书房走去。

    这还是她吃饭的时候,听到两个宫女闲聊得知的,公孙峰自从把南月皇毒倒,自己代掌政事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把办公的地方搬到了御书房,每天都在享受着皇帝该有的待遇,现在他就差皇帝的名头了,其他的还啥都做过了。

    恩,这里面还包括睡他老子的小老婆。

    坐在屋顶上,屋子里男女两人调笑嬉闹的声音清晰的传进君霏羽的耳朵,她不禁抽了抽嘴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都说天家乱,她以为最多就是兄弟残杀,没想到还附赠了个乱伦,这年头皇帝家里都这么重口味的吗?

    强忍着冷风吹,以及内心的凌乱,君霏羽听完公孙峰和那宫妃为爱鼓掌的声音,这才千呼万唤听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内容。

    “陛下,今儿个奴家去了贤妃的宫里。”

    啧啧,瞧着脸皮厚的,老子还在呢,就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的后妈称自己为‘陛下’了。君霏羽心中啧啧称奇,不过现在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吐槽,而是听到了一个更让她感兴趣的名字。

    贤妃?这不是公孙泽和公孙烈的母妃吗?君霏羽瞬间来了精神。

    “是吗?媛儿可把东西放到贤妃宫中了?”

    右手轻轻拂过女子光华的肩膀,激起女子的身躯一阵颤栗,公孙峰掩饰掉眼里的嫌恶,温柔的询问着。

    女子点了点头,抬手揽住公孙峰的脖颈,食指轻轻在公孙峰胸膛画着圈圈,婉柔的声音里带着几缕诱惑,又带着几许得意:“当然,这可是陛下让我做的呢。”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为了让公孙峰知道她还有用,女子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说出来。

    屋里又响起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君霏羽起身离开了御书房,脑海里一个个问题浮现。

    公孙峰让人在贤妃的宫里放了什么?他还有什么后招?她要如何提醒贤妃小心?

    短暂的相处,君霏羽却看出来了公孙峰这人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格,而且很是多疑残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现在他大权在握,却花心思对付一个后宫的女人,若是旁人君霏羽还不会在意,可是这个人是公孙泽的母妃,妃位仅次于皇后的贤妃,他对付贤妃肯定是冲着公孙泽去的,更甚者,他是冲着公孙泽与公孙烈兄弟两去的。

    心下一凛,君霏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了一下,她实在想不通公孙峰要如何做才能做到一石二鸟,又或是一石三鸟。

    怀着满腹的心事,君霏羽回了帝寝,以至于她没有看到站在原地的易子休,也正因此,差点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

    一如走时悄无声息,君霏羽回来时同样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她躺在床上,继续修炼。

    第二天一大早,公孙烈和公孙泽兄弟两人照常来到宫门,递出了自己的腰牌要求进宫,这一次,他们兄弟两进去了,却并不是去帝寝,而是带到了贤妃宫中。

    “母妃。”

    “母妃。”

    兄弟两不约而同的对贤妃躬身行礼。

    将近四十的贤妃看着自己两个年纪相仿,都已长成翩翩公子的儿子,眼里满是欣慰。

    “快来,母妃看看泽儿,几个月不见,泽儿又瘦了。”

    连忙对两兄弟招手,看着大儿子清冷的面容,贤妃擦了擦眼泪,又是欣喜又是心疼说道,大儿子还没有什么反应,小儿子就先不干了:“母妃偏心,明明我也瘦了,我也好久没有见到母妃了,可是母妃却还是先看五皇兄。”

    “是是是,母妃错了,烈儿怎么瘦了这么多了?看起来可真让人心疼,快,这儿有枣糕,烈儿多吃两块长长肉。”

    公孙烈才扬起的嘴角瞬间就耷拉下去,母妃是故意的对吧,明明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枣糕了。

    看着自家弟弟憋屈以及母亲得意的笑容,公孙泽原本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嘴角亦勾起了一抹笑容,他正准备抬手去拿糕点,余光瞥到角落中的一抹亮光,眼眸闪了闪,疑惑询问:“母妃,那里可是一把剑?”

    贤妃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微微点头,混不在意的道:“昨儿个媛嫔来找母妃,说是找到了一样宝贝,想要赠予母妃,谁曾想只是一把没什么用处的剑罢了,只是到底是她的一番心意,母妃便也收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