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有什么猫腻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羽兄可有对你说过什么?”

    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躺在床上,面若死灰的南月皇,公孙泽沉声问道,即使被人追杀也未曾有过情绪波动的脸上带着一抹冷意,眼底深处却溢满了心疼。

    心腹已经去叫郎中了,他才有时间询问易子休。

    易子休点头,从衣服中拿出君霏羽交给他的瓷瓶:“羽公子说陛下中毒了,这是剩下的一半解药,让您明天再喂给陛下。”

    公孙泽接过瓷瓶在仔细看了看,触手的是一片温润之感,显然这瓷瓶和普通的瓶子不一样,他心中微动,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入心间,暖暖的,又甜甜的,同时又很是愧疚。

    “你且回去继续守着吧,一旦有什么危险,第一时间救羽兄,我欠她的,太多了。”

    细细摩挲着小瓷瓶,公孙泽又吩咐道,这件事终究和羽姑娘无关,他不能讲她置于危险的境地。

    易子休向来以公孙泽马首是瞻,是以听到殿下的吩咐,他毫不犹豫的就点头同意,下一秒身影就离开了内室。

    他离开不久郎中就来了,此事不宜打草惊蛇,公孙泽自然不会让大夫发现躺在床上的人是父皇,这就比较考验对方的医术了。

    郎中医术不错,尤其擅长‘悬绳号脉’,此时他将红绳的一头递给公孙泽,让公孙泽系在病人的手腕上,他则闭着眼睛,三指搭在红绳另一端,静静感受着脉搏。

    公孙泽情不自禁的就屏住了呼吸,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郎中,心悬到了顶点,过了片刻,郎中才睁开眼眸,本就苍老的面容此时眉头紧锁,眼里带着一抹疑惑。

    “怪哉,病人明明已经服用解药,却不知为何还未醒来。”

    听到他的话语,公孙泽下意识的想到了易子休说的话,微微一愣,缓缓开口:“友人说病人中毒已久,身体亏空,故而只喂了半粒。”

    说这句话的时候公孙泽实际上还有些试探的意味,他再信任君霏羽,事关自己的父皇,他也还是心存怀疑。

    郎中却是深以为然的点头:“原来如此,殿下的友人当真是高人,且心细如发,如此也没有老朽什么事了,我且写一副补身子的药方,待病人醒来,殿下可给病人补补身子,只是毕竟亏损太重,休养一事还是要徐徐图之。”

    虚不受补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当下公孙泽自是答应,只是拿到药方之后,他还是歉意的对郎中说道:“先生开药,本宫本该心怀感激,奈何现在正是特殊状态,所以只能委屈先生暂时在王府歇息两日,等此间事了,本宫定然亲自赔礼道歉。”

    他这番话说的诚诚恳恳,郎中原本因为公孙泽出尔反尔的行为很是愤怒,此时见他确实无奈,又知对方身为皇子,不是自己一介郎中可以对付,便冷着脸随侍卫下去了。

    公孙泽则是无奈一笑,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做出这等小人行径,奈何时不待人啊。

    心中泛起无边苦涩,目光落在那面色苍白的南月皇脸上时,又化为了满腔愤怒。

    这是他的父皇啊,自小在他心目中高大伟岸、无所不能的父皇,会让他坐在肩上带着他四处玩耍的父皇,会慈爱的抚摸着他的脸,让他想要什么父皇,可是现在呢,他的两鬓不知何时染上了白霜,他挺拔的身躯不再,脸上的生机消失,只能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微弱,让他甚至怀疑亲人已逝了。

    公孙峰!这都是公孙峰心怀不轨害的!

    公孙泽从来没有一刻这般恨人,即使是在路上他几次遭到刺杀,险些丧命他也未曾对公孙峰有过杀心,因为在他看来,公孙峰想要皇位,故而想要除去他这个绊脚石无可厚非,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公孙峰不该这般对待父皇。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公孙峰!

    深深闭上眼眸,公孙泽敛去心里的杀意,再睁开时,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之态。

    小心翼翼的替南月皇掖好被子,公孙泽这才出了房间,让心腹看住门口,他则是按照同君霏羽商量的,暗暗探访那几家一心一意效忠皇上,因为被公孙峰拘禁在家的大臣。

    君霏羽运行玄力在身体内转了一个周天的时候,崔公公又来了,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还有公孙峰一起。

    “父皇醒了吗?”

    沉声询问着瞬间恢复了清醒的小太监,与公孙泽有着三分相似的面容布满了阴沉。

    小太监最是害怕喜怒不定的公孙峰,是以此时听到他的话,忙不迭回答,声音里还带着些许颤音:“回三皇子的话,陛下未曾醒过。”

    听到南月皇没有醒来,三皇子松了口气,周身弥漫的摄人气息消散了不少,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小太监里面就低垂着头离开了帝寝,瞬间屋内就只剩了三个人。

    公孙峰此人不仅阴狠,还很是多疑,即使小太监保证南月皇不曾醒来,他还是不放心的上前探看。

    感受着陌生的气息接近,君霏羽心中一凛,即使知道自己的伪装很是成功,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但是面上却看不出分毫不妥。

    公孙峰一双鹰眼把‘南月皇’从上到下都扫视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放下床帘,走到一旁肆无忌惮的和崔公公交谈。

    “听说老五今天又进宫了,你说,本宫要不要让他进来看一看父皇?”

    低头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公孙峰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让人听不出情绪的询问着。

    崔公公脑袋垂的更低了,低声道:“如今皇宫都在殿下的掌握之中,自然是殿下说了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