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七十二章 险中求稳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凌霜,你还记得路上公孙泽对我们说的话吗?”

    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君霏羽淡声问向一旁不明就里的凌霜,对方意料之中的迷茫。

    五皇子引自家小姐为知己,路上一改外界清冷的传言,反而话多的不得了,一路同行了七八天,五皇子一天说的话都有很多,她哪记得清楚?

    君霏羽却记得分明,“我记得公孙泽说过,他是一个半月之前动身回上京的。”与南月皇病危的时间相隔不超过两天,而且他说过,无论身处何方,他每每回京,都是提前这么长时间出发。

    不管这个规律别人知不知道,君霏羽笃定,公孙峰绝对清楚。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公孙峰属意皇位,南月皇却有心传位于公孙泽,那么公孙泽就是公孙峰的竞争者,他没有道理不去打听自己的对手的一切。

    当然,这个猜想并非君霏羽空穴来风,而是有实际根据的,那就是这一路上公孙峰不止一次的派人刺杀公孙泽。

    说完公孙泽,再说南月皇,公孙峰可以通过多年打探发现公孙泽回京的规律,那么南月皇呢?有东岭皇室的例子在前,君霏羽可不会觉得南月皇病危是自身的原因,她反倒更加偏向于公孙峰动手的可能。

    至于让公孙峰宁愿弑父也要动手的原因,君霏羽想到了一个原因,也是最为合理亦最为无理的原因,那就是南月皇深感自己身体不佳,决定册封太子了,太子人选自然是公孙泽,只是他还未颁布旨意,就被人出卖,让公孙峰知晓了其打算。

    背叛之人,君霏羽直觉就是那个传话的崔公公。

    自己心心念念的皇位最终还是属于竞争对手,对于心高气傲的公孙峰来说完全不能忍受,他计上心头,打算来个一不做二不休,伙同崔公公对南月皇下手,同时隐瞒消息,派人一路刺杀公孙泽,若是路上得手,他便可以唤醒南月皇,逼迫南月皇让位,毕竟一众兄弟里就只剩下他可担当大任了。

    当然,公孙峰还留了一手,那就是公孙泽命大,回到了上京,他也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同时令公孙泽投鼠忌器,不敢对他动手,这样也算留了个保命符。

    想通了这些,君霏羽不禁低低笑了起来,原本以为公孙峰只是个弑父杀弟的刽子手,没想到这个刽子手还有点脑子,没有直接杀了南月皇,反倒险中求稳,打算对公孙泽来个温水煮青蛙。

    若是真的按照他的计划来,恐怕公孙泽还真要被他给玩死,可惜啊可惜,谁让他刺杀谁不好,非要对小夜下手呢,这就注定了他失败的结局。

    轻笑着抚着自己光滑的下巴,君霏羽眼里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对手聪明点好啊,聪明点她下起手来才会越发的痛快,不用思考要不要可怜他智商不够用。

    至于她要怎么对付公孙峰,君霏羽觉得,她需要等公孙泽来找了她再决定计划的方向。

    前途一片光明,君霏羽心情大好,连带着对凌霜的耐心也增多了不少。

    “凌霜,还想继续逛夜市吗?本公子今儿个心情好,允许你随便玩。”

    凌霜受宠若惊,原本以为才出来吃了只叫花鸡就要回去,结果却听到君霏羽的话,当下她毫不犹豫的点头,激动的说道:“想,小……公子,我们逛到累了再回去吧。”

    君霏羽自然是大大方方的点头,不过考虑到公孙泽两兄弟,她并没有带着凌霜前往先前的街道,而是凭借精神力避开了兄弟两。

    好在上京的城市街道四通八达的,几条主街道几乎都是人满为患,无论哪条街道都是热闹非凡。

    凌霜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对于她而言只要可以逛个过瘾就行,具体是哪条街道着实没有太大关系,更何况她也没有看出来这其中的不同啊。

    许是这个夜市逛的一波三折,让凌霜越发珍惜这次逛街,接下来的时间她不再拘束自己,抛却了顾及她反倒玩的比较开,想玩什么想吃什么就直接去玩去买,左右身为君霏羽的贴身丫鬟,这几个月她存了一笔不菲的银钱,此时也没有什么囊中羞涩的忧虑,甚至她还给君霏羽买了两件礼物。

    不是什么贵重礼品,君霏羽也不缺那些东西,反而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一个是面具,一张半仙半鬼的面具,仙的那半张脸美轮美奂,让人忍不住着迷,鬼的那边主打黑色,咧开的嘴似乎要吃人一般,嘴角还有一抹鲜红,仿佛是人的鲜血。

    这张面具太过诡异,并没有人敢买,反倒是凌霜在看到它的一瞬间,莫名就想起了自家小姐,毫不犹豫的就给买了下来。

    之后她又在一个捏泥人的摊贩那看到了一组泥人雕塑,凌霜仔细一看,不禁乐了。

    只见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面铜镜,镜面有一条小蛇盘旋,她的脚边盘着一只黑色幼兽,与女人并肩而立的是一个男子,男子低头抚摸着怀里的白色狐狸。

    凌霜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君霏羽带着三小只以及团子的画面,心下对这组泥人雕塑喜欢的不得了,当下就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只是,买了之后凌霜才发现,她买的这两个东西太便宜了,合起来还没有五十文钱,小姐怕是瞧不上。

    君霏羽正拿着她在空间里酿造的桃花醉喝着,一回头就看到凌霜秀眉紧蹙,显然是在为什么事烦恼。

    眉梢微挑,君霏羽忽的凑到凌霜面前,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的双眸,朱唇轻启,淡淡酒香味喷洒在凌霜的脸上:“你在想什么?”

    凌霜被吓了一跳,好不容易稳定情绪,下意识的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了藏,避开君霏羽的目光讷讷说道:“没、没想什么?”

    “是吗……”拖长了声音,君霏羽在凌霜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把她身后的东西抢了过来,看清楚了之后,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