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七十一章 公孙烈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够了!”

    厉喝打断公孙烈的话,公孙泽惊慌的看着君霏羽,不确定她有没有听清楚公孙烈对他的称呼。

    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君霏羽几个小时前还在想着怎么不引起公孙泽的怀疑就把他的真实身份揭开,没想到突然跑出了个公孙烈,虽然过程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从结果看还是非常喜人的。

    此种情况下公孙泽的身份被揭开,依照他的性子,心下一定会因为隐瞒而对自己产生愧疚,以他为跳板会会公孙峰,简直不要太顺利。

    心下已经乐开了花,君霏羽面上却是摆出一副震惊的神色,难以置信的问道:“他叫你什么?”

    公孙泽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还是听到了。

    “羽兄,你听我解释……”

    “够了,孙兄,枉我全心全意对你,你却瞒我至此,是不是如果今天没有恰好碰到令弟,你还打算一直瞒着我?”

    痛心疾首的责问出声,君霏羽转身跑出了人群,凌霜赶紧傻愣愣跟上。

    “哈哈哈,原来那些言情女主哭着跑开的感觉是这样的舒畅,难怪她们都喜欢做这种事。”

    直到跑到僻静的地方,君霏羽才停了下来,脑海里浮现出方才公孙泽着急的样子,忍不住扬天大笑起来,笑够了才喃喃自语着。

    小姐莫不是真受了刺激吧?凌霜看着君霏羽忽而大笑,忽而呢喃的模样,心下惊疑不定,就差上前看看君霏羽是不是真的得了失心疯。

    没有去看凌霜的神色,君霏羽控制着精神力观察公孙泽,只见他紧绷着一张脸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率先离开了人群,公孙烈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媳妇跟在他的后面。

    走到僻静的地方,公孙泽才顿住脚步,转身严肃的看着公孙烈:“七弟,你行事越发的荒唐了。”

    南月皇室纷争不断,这些年他的那点亲情早被消耗殆尽,唯独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虽然行事跋扈,却总让他心软,他回京的第一天就是以这种情况相逢,让他如何能不生气?

    公孙烈察言观色,连忙笑眯眯的凑上前主动承认错误:“五皇兄,是七弟的不对,只当那位美人儿风华绝代,却不曾想竟是五皇兄的好友,七弟若是知晓,定当不会为难于他。”

    他不提君霏羽还好,一提公孙泽顿时气的肝疼肺也疼。他原本是想追上去解释的,可是自己弟弟的品行他太了解了,就是一个移动的惹事精,今天晚上他在羽霏姑娘这吃了亏,定要通过欺负别人平复心情的,他若是丢下七弟不管,恐怕要牵连无辜。

    但愿明天登门赔罪为时不晚吧……

    心下幽幽一叹,公孙泽冷哼一声,不想就这个话题深聊。想到自己今天下午见见父皇,结果别拒绝了的事,公孙泽心下难安,此时遇到久居上京的公孙烈,他就索性问了出来:“七弟,你可知道父皇身子骨如何?”

    公孙烈摇了摇头,面上浮起一抹嗤笑:“我在父皇眼里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皇子罢了,哪里有资格面见他老人家?就连龙体抱恙也只允许三皇兄一人出入帝寝罢了。”

    想起之前屡次被父皇诏进宫训斥,当着一众宫人的面动辄打骂,公孙烈心中的怨愤一阵阵上涌,说出来的话语透着浓浓的不忿。

    公孙泽面色一变,连忙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可疑人员,他才松了口气,旋即不赞同的低斥:“你疯了不成?上京多少双眼睛盯着等着抓小辫子,你还敢说这等大逆不道的话。”

    公孙烈又不是个真傻,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此时听到自家兄长训斥,他心下不免有些忐忑。

    见弟弟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公孙泽面色稍霁,又继续问道:“你方才说父皇不舒服?把你知道的具体情况告诉我。”

    父皇这些年身子骨渐走下坡路他是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每隔半年就回上京一次,就是怕他离开的太久,最后要抱憾终身。

    可是这次听到龙体抱恙他心里却升起了浓浓的不安,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而且,为什么独独留下了三皇兄侍疾?小夜母子三人出事之后父皇有多忌惮三皇兄他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想着把意在山水的自己推出来担当大任。

    现在却突然重视起了三皇兄,这明显与父皇之前的行为相悖。

    “看来这公孙峰还真是个丧心病狂的。”

    摸了摸下巴,君霏羽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随即收敛心神继续听着两人交谈。

    公孙烈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其中有猫腻,当下不敢隐瞒,把自己知晓的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大约一个半月之前,半夜里突然从宫里传出父皇病危的消息,我们一众兄弟还有大臣连忙赶去了皇宫,在外面等了大半夜,父皇身边崔公公说让三哥进去,没过多久三哥就出来了,告诉我们父皇并无大碍,便让我们都回去了。”

    说到这儿,公孙烈眉头拧的紧紧的,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五皇兄在父皇生病的前一天他和父皇大吵了一架,很有可能父皇就是被他气病的。

    不过,公孙烈见公孙泽并没有看他,而是在深思,就默默的把这个冲动按捺下去,又继续说道:“第二天中午,三哥召我们去皇宫,说东岭国太子册封典礼在即,为了不让我处于下风,严令我们要严守父皇病重的消息。”

    公孙泽点头,东岭册封太子,三国皆贺,若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传出父皇病重的消息,势必会引来其他三国的轻视,届时丢脸的还是南月。

    照理来说,这一切的安排都合乎情理,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妥?

    公孙泽毫无头绪,君霏羽却已经大概缕清楚了,难怪她说为何一个月前南月皇生病却没有传到其他三国,感情是封锁了消息。

    不过,这个命令究竟是南月皇的意思,还是公孙峰下达的,那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