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七十章 人财两收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男子也被凌霜的财富惊了一下,旋即越发坚定了要把君霏羽带回府内的决心,一个下人都有一件地阶的武器,当主人的还会差吗?

    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届时自己人财两收的场景,男子看向君霏羽的目光就像是饿了许久的狼突然看到了肉一般。

    不过很可惜,他不是狼,君霏羽更不是任人宰割的肉。

    收敛思绪,君霏羽看着化身成护崽的母鸡的凌霜,眼里划过一抹笑意,暂时歇下了动手的心思,打算把这个纨绔以及他的爪牙给凌霜练练手。

    凌霜似有所感,原本微弯的脊背瞬间挺得笔直,在男子欲要伸手拽她之时,手中青虹剑凌厉的向对方刺去。

    君霏羽前世是杀手,练得都是一击毙命的本事,凌霜可以说是被君霏羽手把手教导的,下手虽然比不上君霏羽狠辣,对付这帮乌合之众却是绰绰有余,此时她一剑刺出,目标直取对方胸口,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胸口险些被凌霜一剑刺穿。

    堪堪躲过了致命一击,男子惊魂未定的看着寒霜笼罩面容的凌霜,眼里杀意弥漫:“好,好,好,好样的。”

    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来六个字,他捂着胸膛处流着汩汩鲜血的伤口,由一个护卫搀扶着退到了一边,剩下的人则是一拥而上朝凌霜扑去。

    跟在男子身边耀武扬威惯了,他们太了解自家主子的性子,此时大庭广众之下被人伤了,还是个自己看中了要当脔宠的仆人,这对他而言不仅仅是自己性命受到威胁,更是面子问题,而他们也有着失职的罪责。

    若是今天他们能够拿下这对主仆,那还能戴罪立功,若是不能……想到主子的那些个残忍手段,护卫们心下胆寒,手上招式越发的凌厉,招招阴狠毒辣。

    凌霜前段时间刚刚进阶到青尊者,虽然玄力比这些人高了最少一个阶级,但是她的实战能力比不上这些护卫,此时对方发狠,她也只能狼狈防守,哪里还有攻击的余地。

    明显感觉到身体内的玄力流失飞快,凌霜心下不禁有些着急,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落败的。

    发现凌霜处境的可不只她一个人,男子见凌霜败势凸显,眼里闪过一抹狠辣,目光落向神色莫名,让人看不出喜怒的君霏羽身上,他脸上带上了一抹淫笑,说出的话也是一幅小人得志的姿态:“美人儿,你现在服软还来得及,小爷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能对你不计前嫌。”

    听到男子的话,君霏羽不禁失笑出声,这人是哪里来的自信,凌霜都能和他的一众护卫僵持半天,难道他觉得自己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

    心中不屑,君霏羽面上却分毫不显,反而还配合他演出:“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我现在停手,你会既往不咎吗?”

    男子心下一喜,当下毫不犹豫的点头:“这个自然,只要美人儿你乖乖的,小爷保你无忧。”

    “那我的仆人呢?”

    “他?不过一介奴才罢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伤害小爷,自然要把他剁碎了拿去喂狗方能平复我心头之恨。”

    啧,好大的口气,想动她的人,经过她的允许了吗?

    敛眉低首,君霏羽眼里杀意流转,正在思忖着是多陪这人玩一会儿还是现在就把他给解决了,精神力‘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向自己这方赶来,君霏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心下已然有了计较。

    愤怒的看着男子得意的嘴脸,君霏羽抿了抿唇,似乎有些怯懦,但旋即还是鼓起勇气说道:“不行,一路走来都是他在保护我,你不能伤害他。”

    说到这,君霏羽似乎已经鼓足了勇气,她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瞬间阴冷下来的脸,脸上透着几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味。

    “你是个什么东西,能被我家主子看上是你的福气,莫要不知好歹。”

    搀扶着男子护卫不乐意了,他站出来对着君霏羽厉喝一声,吓得君霏羽忍不住一阵瑟缩,男子这才抬手制止了护卫的言语,摆出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样对君霏羽说道:“你若是乖乖的,把爷伺候高兴了,也还可以考虑考虑。”

    自认为自己握住了君霏羽的把柄,男子说完这句话,就对君霏羽招了招手,让她过去。

    君霏羽没有动,因为她要等的人已经来了。

    “数月不见,七弟好大的威风。”

    清冷的男声响起,宛若天山雪莲般干净空灵的声音,即使人为至却已经让人在脑海里勾勒出了一副遗世独立的谪仙模样。

    一众看好戏的吃瓜群众眼里都透着惊艳,显然是被来人的声音吸引了,但还有例外存在。

    君霏羽就不说了,她周遭出现的优秀男子不少,虽说气质各不相同,嗓音也是各有千秋,这人的声音虽然好听,但并不是最为突出的,更何况,一路同行了好几天,她已经对此人的声音产生了免疫了。

    现在她更加关注的,反倒是与她相隔几步之遥的男子,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来人似乎唤这人为七弟,这么一来倒是能理解为何男子这般狂妄了。

    同君霏羽悠闲截然不同,男子听到来人的声音,本就苍白的面容瞬间变得煞白,君霏羽甚至眼尖的看到他眼里还未来得及隐藏的恐惧。

    啧,看来公孙泽的威信在他一众兄弟间还不低啊。

    心下感慨一句,君霏羽对已经收手站在她身后的凌霜投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又把目光投向一处。

    很快就有一位清冷绝尘的俊美男子出现在了君霏羽的眼帘,听着周遭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君霏羽莫名觉得有些喜感。

    公孙泽并没有看男子,而是径自走到君霏羽面前对她拱了拱手,歉意说道:“羽兄,愚弟顽劣,多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男子,也就是七皇子公孙烈听到公孙泽的话时,眼里的恐慌已经变成了惊讶,他忍不住插嘴:“五皇兄,这人是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