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仇家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商业互吹模式一直到肉汤炖好才结束。

    不得不说公孙泽的好运气,今儿个突然下起了大雨,众人在雨里前行了大半天才找到这座庙宇,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他们又化怒火为动力,沿途看到什么逮什么,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半天的时间抓了将近二十只兔子。

    君霏羽如今的精神力范围又扩大了不少,方才来庙宇之前,她感受到了打斗的迹象,而且里面有两股气息很是浓郁,君霏羽就猜测等下会有旧友过来,是以在众人准备兔肉下锅的时候,她让叶云从烤的里面多提了两只出来炖着,此时刚刚好给光孙泽三人吃。

    凌霜知道君霏羽其实并不太喜欢吃野味,在给她盛肉汤的时候蔬菜为主,又考虑到公孙泽受了伤,给他盛的大多数都是肉,剩下几人则是肉菜参半。

    她的这个行为很是体贴,但是对于大大咧咧的易子休等人而言,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君霏羽却很是满意。

    要是换做以前的凌霜,别说分配得当了,恐怕面对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男人她连多看一眼都不敢,就怕自己的行为会留人话柄从而给小姐带去灾难,现在的她不仅敢看,还敢观察,并且从中分析形式,以求达到最好的效果。

    笑眯眯的收回视线,君霏羽吹一会儿喝一口,仪态从容优雅,若非她身后的背景是破烂的寺庙,公孙泽都要以为自己是深处哪家豪门贵族,而他在欣赏府里的公子用餐了。

    “爽!”

    出神间,耳畔传来一声大喝,吓得公孙泽手一抖,手里才吃了两口的肉汤险些都泼了出去。

    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扔在自顾自喝汤的君霏羽,公孙泽垂下眼睑,他感受的分明,在汤要泼的一瞬间有一股力量强势的把他的手给扳了回来,才让肉汤幸免于难,可是似乎除了他,周遭并没有人察觉到这一点。

    别人没发觉公孙泽尚能理解,可是连子休都没有发现的话,公孙泽就不得不多想了。

    他和子休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他了解子休胜过了解自己,自然子休的实力他也清楚。,他原本以为二十三岁的子休能够成为一名玄尊者已经是大陆屈指可数的天才,可是今天,他开始觉得自己的认知有些浅薄。

    因为这个女扮男装的羽霏,显然也是一个玄尊者,甚至玄力品阶比子休还要高,不然如何解释方才发生的事?

    公孙泽心中思绪万千,原本还弥足珍贵肉汤此时吃起来也味同嚼蜡。

    “可是肉汤不合孙兄胃口?”

    君霏羽有些清冷的声音传进公孙泽耳中,他愣愣看着君霏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错愕只是须臾之间公孙泽就稳定了思绪,他敛眉垂首,浓密的眼睫毛遮挡了他眼底的思绪,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只能通过话语来判断:“肉汤很香,可以说是在下吃过的食物里味道最鲜美的了,只是在下心中装着事,倒是辜负了美味。”

    君霏羽不疑有他,只以为公孙泽又是想起了自己被同胞兄弟追着杀的事,对他投去同情的眼神,君霏羽不再多言,低头认真喝着碗里的浓汤。

    几碗热汤下肚,驱散了不少的寒气,又有篝火烘烤衣物,即使外面大雨未减分毫,众人心中的雾霾却消散了不少。

    一如君霏羽所料,这场大雨下了足足三天才放晴,公孙泽一行人也在破庙里待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公孙泽自我调养外加丹药辅助,伤势好了个七七八八。值得一提的是,两方人马因为这场大雨而颇有同病相怜的感觉,反倒相处出来感情。

    第三天,云雨退散,日出东方,久违的阳光又普照大地,而公孙泽,则是提出了辞行。

    “羽兄,这几日承蒙关照,泽铭记于心,然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便先行一步,若他日有缘再见,定当报答恩情。”

    “哪里,只是冒昧问一句,孙兄这是要去上京吗?”

    混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君霏羽说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公孙泽心中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

    “如此,那孙兄的辞别怕是派不上用场了,因为小弟我也是去上京的。”

    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君霏羽挤眉弄眼的对公孙泽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可是…….”

    公孙泽其实也不太舍得和君霏羽分开,于他而言君霏羽不仅仅是救命恩人,还是他的知己。

    千古知音最难觅,人生难得一知己,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够只听弦音便知自己想法的人,公孙泽还真舍不得分开,可是如果不分开的话,自己的那帮兄弟很快就会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届时会出什么事谁也不敢保证。

    “可是什么?你是担心你的仇家吗?你忘了昨天他们来找你麻烦的下场了吗?”

    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君霏羽把公孙泽的顾虑直接说了出来。

    公孙泽眼里带着深思,昨天那些刺客又来刺杀他,原本他以为商队的人打不过这些顶尖杀手,结果却让他大开眼界。

    那刺客头领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了羽霏姑娘,素来清冷的人儿直接化作一尊杀神,三下五除二的把那些人给教训了一顿,末了还把人当成破布娃娃一般随意丢在他面前让他处置。

    脑海里浮现出那些刺客鼻青脸肿,哭爹喊娘的样子,公孙泽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他连忙收敛思绪,对着君霏羽苦笑道:“羽兄实力确实强悍,既然如此,泽也不矫情,我们便一起上路吧。”

    听到这个答案时,君霏羽终于松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