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样的脸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呼,终于进城了。”

    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听到商贩吆喝的声音,凌霜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笑容。

    这半个月她们不是没有碰到城镇,说来也巧,都是大半中午或者下午的途经,君霏羽懒得为了住宿之类而耽误时间,就加速前进,是以便一直歇在树林了。

    看着一向稳重的凌霜露出这样激动的模样,君霏羽不禁莞尔,柔声道:“在这里修整两天再出发。”

    她看了看,这座城市虽然比不上东岭皇城的繁华,但也是一等一的大城市,想来有趣的东西该不少。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君霏羽想去那西地下场所看一看,说不定可以有意外收获呢,毕竟她把靳弋炀收入麾下的时间也不短了,十味草药却只收集到了一株,她能耗靳弋炀却没有时间等。

    凌霜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只是单纯的因为君霏羽的话而感到惊喜。

    重重点了点头,凌霜出去对车夫说了君霏羽的打算,让他找间客栈先把东西放下再说,这些天总是露宿野外,多少都有些乏了。

    君霏羽轻阖双眼,听着凌霜和车夫的对话,思绪放空。

    没过多久,凌霜就去而复返:“公子,住处已经找到了。”

    “恩,我知道了。”

    睁开眼眸,君霏羽淡声说道,起身下了马车。

    君霏羽出行素来是轻车从简,除了装两人换洗衣物的两个包裹,就只剩下了这辆马车。

    凌霜拿着包裹跟在君霏羽身后进了客栈,机灵的小二则是笑眯眯的带着车夫去了马厩。

    “这位客官,您是要吃的还是住的?”

    一进门,就有店小二迎了上来,热情的询问着。

    君霏羽瞥了一眼店内的布局,虽说店不大,但是里面的桌椅摆放的整整齐齐,地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显然店家极注意个人卫生。

    “先订两天三间上等房,另外把吃食准备好送到房内。”

    淡淡开口,君霏羽甩了一锭银子过去。

    店小二看了看,不禁乐开了花,这位客官多给了一两多呢。

    因为这份外快,店小二对于君霏羽三人越发的上心了。

    积极的带着两人上楼,他还不忘与两人聊天:“听口音,两位公子似乎不是我国的?”

    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在异界听到现代电视里槽点满满的台词,君霏羽心中不禁有些感慨世事无常,面上却是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我们从东岭过来。”

    东岭?店小二神色亮了亮,眼里带着向往:“听说前段时间东岭太子册封,天降五彩祥云,可惜此等盛景,我无福看到啊。”

    闻言君霏羽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搭话。

    半晌没有听到人搭话,店小二意识到自己话有点多,面色不禁有些讪讪。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二楼尽头的房间。

    “这位客官,您要的三间房挨在一起,有什么事您也可以唤小的来。”

    对君霏羽做了个请的姿势,店小二对君霏羽说道,等人进了屋,他不禁松了口气。

    怪哉,明明这位公子模样清秀,身材消瘦,为何他却有种身背巨石的沉甸之感?

    摇了摇头,想起君霏羽要的饭菜,店小二不敢耽搁,又连忙下了楼。

    一连半个月都在外面风餐露宿的,饶是君霏羽在见到床铺的那一刻,都有种见到亲生父母的激动之情,更遑论凌霜和车夫。

    在各自的房间里用过晚餐,君霏羽就爬上了床,打算睡它个天昏地暗。

    没办法,车夫和凌霜的玄力都不高,三人在外面风餐露宿的,让他们两人守夜,估计三人都凉了还不知道敌人在哪呢,所以这半个月一直都是君霏羽守着的。

    然而,总有那么几个扰人清梦的人存在。

    迷迷糊糊中,耳边传来悉悉率率的声音,君霏羽瞬间睁开了眼眸,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滚出来。”

    寒声说了句,君霏羽手一抓,与她相对的窗子忽的打开,一个人影直直向她飞来。

    等来人凑近了,君霏羽不禁蹙了蹙眉,好浓厚的血腥味。

    方才虽然也有着淡淡的味道,但远不及此时凑近刺鼻。

    但这个不是让君霏羽惊讶的,真正让她震惊的,是这个人的长相,虽然几个月不曾见过,但她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分明就是公孙夜的脸。

    之所以说是公孙夜的脸,却不代表他就是公孙夜。

    在地下势力中摸爬滚打多年,公孙夜就是收敛了气息,但他那阴沉黑暗气息却瞒不过君霏羽。

    但她面前这人却不一样,即使身受重伤,依旧掩饰不住他那一身的贵气,如山间清泉,又若天上寒月,清冷中带着几分洒脱的意味,与公孙夜的气质毫不相同。

    脑海里蓦地蹦出之前独孤冥月跟她说过的话,君霏羽正要张口询问,却又忽的顿住了。

    “别出声。”

    低声警告着的面前的人,君霏羽动作粗鲁的把人推到了床上,一把扯过被子盖过两人的头顶。

    灼热的呼吸交缠在一起,男子脸色不禁红了个透彻。

    这还是他,第一次靠一个女人这么近,近到他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馨香味道。

    不是胭脂味,而是淡淡的,清雅香气。

    不浓郁,如同细水,缓缓流过他的鼻尖,让人不住流连。

    “不想死就把你脑海中的那些旖旎给我扔掉。”

    明显感觉到身边男人局促的呼吸声,君霏羽不悦的蹙眉,寒声警告着,心中已经杀意泛滥。

    要不是看在小夜的面子上,她非得给这人一个教训。

    瞧着这人如清莲般,却不想也是个心思龌龊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