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五十五章 旧识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什么?凤菁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君霏羽先是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凤菁是谁,不禁心中‘咯噔’一下,一系列后果在脑海里成形。

    要知道凤菁不仅仅是东岭的大皇子妃,还是北余的郡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与完颜钰的结合等于是两国关系的纽带。

    如今这纽带断了,不管是出于面子还是处于情理,北余都不会这么算了的。

    到了此时,君霏羽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完颜祁天会在这出现了。

    一旦凤菁身亡的消息传回北余,她再去北余无疑是自投罗网。

    然而,君子一诺,言出必行。

    这是她答应独孤冥月的,自然不会失约。

    更何况,公孙夜还在北余呢。

    想到这,君霏羽收敛了心神,对完颜祁天盈盈一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北余,我势必要走一遭的。”

    至于凤菁如何死的,她不知道,也没知道的必要。

    听到君霏羽的话,完颜祁天神色黯了黯,沉默了下来。

    就在君霏羽以为完颜祁天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却又再次响了起来:“凤菁身死的消息我已经吩咐众人封了嘴,一时半会儿北余还不会知晓,你若有什么要紧事,可以尽快办理。”

    君霏羽颔首,接受了完颜祁天的好意。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尽管这个消息于自己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这份心意却是实打实的,她就算再无所谓感激也还是要有的。

    尬聊了两句,君霏羽便辞别了完颜祁天,继续踏上了旅途。

    凌霜正在马车里坐立难安,时不时的就想离开马车去山上瞧一瞧君霏羽,每每走了两步看到马车和行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围着马车来回走动着,凌霜看到由远及近的黑影时,脸上一喜,连忙跑上前去把君霏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确认她没有受伤,这才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唤道:“小姐。”

    君霏羽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背:“我们继续出发吧。”

    不然再这么耽误下去,今天晚上她们就只能在小树林里凑合一晚了。

    君霏羽倒还好,无论是现代训练做杀手还是穿越后经常风餐露宿的,只是凌霜就不同了,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些苦。

    巧的是,凌霜和君霏羽的想法是一样的,只是把人物名字换了个个而已。

    主仆两不约而同,脚下的步伐快了许多。

    赶的早不如赶的巧,君霏羽两人到临近的小城时,天色已经渐黑,守护城门的护卫正哈欠连天的准备关城门呢,连忙挤了进来。

    “身手还不错。”

    守卫兵夸赞的看了她一眼,好生把城门打开等凌霜还有马车都进来,又收了两人的银子,便放两人进城了。

    只是,君霏羽没有想到的是,她才走到街上,就碰上了一个旧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僻静的巷弄里传来女子声嘶力竭的声音,君霏羽挑了挑眉,她怎么觉着有点耳熟?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低声对身旁不明就里的凌霜低声吩咐了一句,眨眼的功夫君霏羽就消失在了凌霜的面前。

    找了个角落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君霏羽看向声源处,只见一穿着红色薄纱外衫,衣服异常暴露,甚至低矮的胸前的事业线冒出来的一半的女子,此刻正歇斯底里的求助着。

    无奈已近夜晚,路上行人没有多少,再则就是抓着她的那两名大汉都是虎着一张脸,凶神恶煞的,就是行人有心想要帮忙,最终却什么都不敢说。

    君霏羽眸色沉沉,并非因为那两个大汉的行为,而是因为被大汉拖拽着的女人,赫然就是她先前救过的妇人――辛娘。

    此时辛娘也知道靠路人没用,她又重新把希望放在了两大汉身上:“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是个出嫁了的妇人,即使被你们拖回了窑子里也赚不了钱,你们又是何苦呢?”

    “你跟我们说也没用,你的卖身契在妈妈这,就算你是六十岁的老妪,我们也要把你抓回去。”

    听到辛娘的话,其中一名壮汉冷嗤一声,斩钉截铁的说着,辛娘眼里的光彩瞬间黯淡了下来。

    君霏羽微微蹙眉,她的精神力刚才精准的捕捉分了辛娘听到‘卖身契’三个字时,一瞬间的错愕。

    原本君霏羽以为辛娘又重新做回了老本行,可是从辛娘刚刚的反应中,君霏羽完全可以肯定。

    罢了,送佛送到西,既然已经出过手一次,那她再帮一次也不会喏。

    想到这,君霏羽不再耽搁,飞身上前,抬腿就是两脚踢在两名大汉的脸上。

    只听见‘咔嚓’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两名大汉的下巴瞬间就合不上了。

    君霏羽踢出一脚之后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转头看向蹲在地上哭泣的辛娘。

    “行了,别哭了。”

    被女人呜呜咽咽的哭声吵的心烦,君霏羽声音有些发冷。

    可是这个声音却意外的安抚住了辛娘,她惊喜的抬起头,当看清了君霏羽的容貌时,又变成了难以置信。

    这一定是她在做梦,恩公怎么会在这呢?

    忍不住抬手狠狠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好疼!

    这是真的,她真的又见到了。

    ‘噗通’一声,辛娘直直的跪到了地上,‘咚咚咚’三个响头,磕的没有一点水分,很快她的额头上就多了一块红肿。

    君霏羽挑了挑眉:“你这是何意?”

    “恩公,辛娘自知自己没有一技之长,此时说出这句话来更是会惹来恩公不快,但我还是想请求恩公可以收下我,无论洗衣做饭,我都可以做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