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自残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娘子,你确定吗?可是我感觉我身上还很疼呢。”

    闻言,独孤冥月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意盈盈的说道。

    “哪里疼?”

    睨了一眼独孤冥月,君霏羽微微蹙眉。

    不应该呀,她明明再三检查了他的身体,确定没有大碍,这才开口的。

    “心疼。”

    说话的同时,独孤冥月还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望着君霏羽黑沉脸庞,委屈巴巴的说道:“娘子,你老是赶我走,为夫心疼。”

    看来还是她对他太好了是吧?真是,脸皮越发的厚了。

    “哼,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回你的驿馆去待着,别忘了,有些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满含深意的目光在独孤冥月身上来回扫视了一圈,君霏羽寒声说道。

    “我这不是因为娘子对我太冷淡了,才不得已而为之吗?”

    独孤冥月笑容一僵,面色微哂的说道。

    “是吗?所以你就故意每天晚上都自己给自己来一掌对吧?独孤冥月,你这么有能耐,怎么不上天呢?”

    想到这事儿君霏羽就一肚子的火气,她那天是伤了他不错,当时也是她自己一时着急,竟然忘了依照他的能耐,肯定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

    中了人家的苦肉计她也就认命了,一时心软把他带回了霏卿院养伤她也不说什么,但是,为什么她每天高阶丹药的喂他,他身上的伤一直没见好?

    君霏羽心中疑惑,第二天就仔细的检查了独孤冥月的伤口,这才明白为什么他总不让她看他的伤。

    见鬼的他害羞,分明就是他自己自残,怕她发现了。

    事情败露了之后独孤冥月就没敢再伤害自己了,老老实实的吃着丹药,加上他自身玄法高强,三天的时间就好的七七八八了。

    收回思绪,君霏羽就听到男人无辜又无耻的话语:“娘子,你想上天吗?为夫可以带你上天。”

    说着他已经摩拳擦掌,打算来个公主抱,带人上天了。

    君霏羽:“滚!”

    在这个只要会玄法就能飞的世界,她还需要他抱才可以?

    这男人真是越发的不要脸了。

    被君霏羽吼了一通,独孤冥月暗道一声可惜,面上仍是笑嘻嘻的。

    突然,他笑容一顿,目光直直的看着左边的方向。

    君霏羽见他神色异样,有心想问,话到嘴边终究作了罢。

    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管那么多做什么?

    心中这般想着,君霏羽却还是顺着独孤冥月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那里有一道红色烟雾直上天空,转瞬之间炸开,响起‘嘭’的一声,烟雾久久才消散。

    “娘子,北余出事了,我该离开了。”

    收回视线,独孤冥月沉声对君霏羽说道。

    他这次来只带了赤焰一人,留了寒冰在北余,这个信号弹就是寒冰发来的让他归国信号。

    寒冰不同于赤焰的跳脱,他总是安安静静的,却能够把自己交代的事情办妥。

    独孤冥月相信,若非朝局变得棘手,寒冰是不会让他回国的。

    虽然君霏羽不太清楚这枚信号弹意味着事情有多严重,但她从独孤冥月的表情中就能看出来,这件事非同小可。

    思及此,君霏羽不禁有些担忧公孙夜安全:“你快去吧,小夜,就麻烦你了。”

    独孤冥月的眼里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握紧了拳头,一直感觉到手掌心传来痛意,他才淡声开口:“好。”

    说罢,他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院落中。

    若非院子里还飘散着淡淡的药香味,恐怕君霏羽还会以为方才的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

    独孤冥月回到驿站的时候,赤焰已经让人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此次来东岭,独孤冥月出发的急促,只是带了十余人,回去也是突然,便轻车从简,备足了干粮和水,就可以直接上路。

    翻身上马的时候,独孤冥月回头看向国公府的方向,顿了顿,转身对赤焰说道:“你们先走,我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赤焰知道,他是要在临走之前再见一次君小姐。

    点了点头,赤焰对身后护卫大喊一声:“出发。”

    随着他的话落,众人不约而同的夹紧马腹,马儿吃痛,迈腿疾驰,转眼之间他们的身影在独孤冥月的眼中化成了一道小黑点。

    收回视线,独孤冥月策马向国公府的方向奔去。

    凌霜从端着糕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见院子里只有君霏羽一人,她微微一愣,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把糕点放在了桌子上面。

    君霏羽瞥了一眼糕点,心情越发的郁闷了。

    这男人,临走之前还要留下点什么。

    “把糕点撤下去。”

    声音有些闷闷的,君霏羽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凌霜一愣,虽然这芙蓉糕是冥王说要吃的,可是却是小姐最喜欢吃的啊。

    “怎么,我说的话不管用?”

    迟迟没有听到动静,君霏羽冷下了脸,不悦的说道。

    凌霜不敢犹豫,连忙端起食盘就要离开,才走了两步路,君霏羽却又忽然改变了主意:“算了,把糕点留下吧。”

    凌霜:“.…..”

    小姐只要遇上冥王,这脾气就变得阴晴不定的。

    她开始怀念有冥王在的时候了,虽然小姐面上也总是冷冰冰的,甚至还经常和冥王拌嘴,但不会这样喜怒无常啊。

    说曹操曹操到,凌霜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原本以为已经走了的冥王就又突然出现在了院落中。

    “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着独孤冥月,君霏羽眼里闪过一抹欣喜,旋即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太过激动,她连忙平复了心情,偏转过头,冷冷问道。

    “羽儿,我来是带你去北余的。”

    他想她了,才分开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他就想她想的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