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谋而合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君霏羽则是控制不住翻了个的白眼,是她拿不动刀了还是赤焰有点飘了?

    四人两两并行穿梭在宫门之中,走了小半个时辰才走到宫门口。

    宫门口还有不少特意等在门口就为了和独孤冥月打声招呼的官员,见他和君霏羽一同走出来,脸上的神色瞬间变的古怪起来。

    对于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君霏羽心知肚明,却毫不在意。

    淡淡点头,算作打招呼,她让赤焰把君严送到了自己的马车上,她则坐上了另外一辆马车。

    王氏还以为君严先行离开了,此时等在宫门口,不过是想在宗人面前再诋毁君霏羽一次,结果看到趴在赤焰身上喝的烂醉如泥的君严,顿时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想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没有了君霏羽,独孤冥月也没有逗留的必要,三言两语的打发了套近乎的众人,他亦驱车离开。

    因着王氏心里有鬼,回到府内,她倒也算安分,招来两个下人把君严抬到她的屋子,对君霏羽哼了一声便离开了。

    今天发生的事,君霏羽虽然没有参与,甚至是存在感极小,但是她用了脑子啊,此刻睡意来袭,匆匆回霏卿院梳洗一番,就睡下了。

    今夜月朗星稀,本该是祥和宁静的时间,大皇子府内却是鸡飞狗跳,吵声喧天。

    “东篱先生呢?”

    东篱先生,就是替他出谋划策,并且向他透露皇后的事情的幕僚。

    一回到府内,完颜钰并没有立刻回房梳洗休息,而是匆匆来到了‘故君阁’,他停顿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推门而入。

    可是,屋内哪里有人影?

    他的目光落在床榻上,那里被褥折叠整齐,显然并没有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安寝。

    他一把抓过身旁一直服侍东篱先生的仆人,寒声质问着,眼里的杀意犹如实质一般,吓得仆人脚下一软,险些瘫倒在地。

    他颤颤巍巍的抬手,指了指屋外,慌忙说道:“先、先生上午有事出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额头上冷汗直冒,转眼便打湿了头发。

    上午出去的?这么说来东篱先生一直没有回来过?

    完颜钰不傻,到现在他要是再没有想明白自己是被人戏弄了,那才是真蠢了。

    究竟是谁?谁要故意下这么大的一个套整他?还是说,幕后之人志不在他,而是在东岭?

    脑海里闪过这个可能,完颜钰不禁神色大变。

    是了,如果不是这个可能,那用什么来解释他分明下令是要暗杀完颜祁天那个小野种,最后却变成了父皇险些魂归西天呢?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他又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刺客没有供出他来?

    依照东篱先生的做法,他们只是想要东岭国乱,那么把他供出来不是更好?

    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完颜钰直接放弃了这种烧脑的问题。

    他冰冷的目光落在那个仆人身上,淡声说道:“杀了。”

    一道黑影闪过,仆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没了声息。

    完颜钰接过暗卫递来的手帕,仔细的擦拭了手,随手一扔,手帕搭在了仆人死不瞑目的脸上。

    哼,凡是与背叛他的人有过接触的,都不得好死。

    眼里闪过一抹嗜血的亮光,完颜钰离开了这个院子。

    几乎是完颜钰抵达大皇子府的时候,完颜浩也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说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淡声问着自幼就跟在他身边的小福子,完颜浩抬手捏了捏眉心,眉宇间带着掩饰不住的疲倦。

    小福子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四周。

    完颜浩瞥了一眼他的模样,挥手屏退众人,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语。

    ‘噗通’一声,小福子重重跪在地上,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恐慌,以至于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磕磕巴巴的。

    “爷,奴才、奴才方才取酒,无、无意中看到大皇子妃被、被人威胁,一时好、好奇,过去看了看,结、结果偷听到那人说、说刺杀一事是大皇子故意从中作梗,嫁祸给娘娘的。”

    小福子一句话断断续续的说了好一会儿才说完整,完颜浩梳理了好几遍才明白过来他话语里的意思,不禁怔愣在原地。

    为什么?

    皇兄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可是父皇啊,就算这么多年父皇最疼宠的孩子是完颜祁天,可是从未薄待过他们?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仅仅是为了拉母后下水吗?可是自己不是已经把太子之位让出来了吗?以后不会对他有威胁,究竟是为什么啊?

    脑海里一团乱,完颜浩只觉得隐隐作痛的脑袋疼的越发的厉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