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四十章 黄雀在后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父皇。”

    淡淡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完颜朵身子不禁颤了颤,她站起身,福了福身子,低声道:“四皇兄好。”

    随即又扬起一抹笑容看向胖皇帝:“父皇,儿臣先告退了。”

    胖皇帝点头,他还有些父子两的隐秘话语要说,确实不太适合完颜朵听到。

    真偏心。

    撇了撇嘴,君霏羽没有收回精神力,而是继续听着两人的交谈。

    “堂堂国公府的嫡小姐,尽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怕是不太好。”

    话音落下的同时,独孤冥月从树梢上跳了下来。

    他被那两个只知谄媚没有一点眼力见的使臣烦死了,把人扔给完颜祁天之后,本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待着,却发现了另外一股隐秘的精神力在四处溢散,他一猜便知这是君霏羽了。

    顺着她的精神力找到了这处偏僻的凉亭,他却没有立即走出来,而是像个小偷一般,借助周围的天然屏障,肆意的窥伺着她。

    看着她明明做着猥琐的事情,却还要摆出淡然的可爱模样,看着她微微撇嘴的小动作,看着她因为清风拂面而勾起的唇角,每一个她都可爱到了极点,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

    每每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又会忍不住想起她冷漠的双眼,然后生生按捺住这些心思。

    可是这些压抑总会有个爆发的时候,而刚刚看到她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他终究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

    听到独孤冥月的话,君霏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堂堂冥王,总是窥伺一介弱小女子,怕也是不大好。”

    “弱小……”

    轻声咀嚼着这两个字,独孤冥月满含深意的看着君霏羽笑了笑。

    无视她冰冷疏离的眸子,径自走到她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伸手一捞从石桌上端了杯茶水一饮而尽,不禁感叹一声:“好茶。”

    话音落下,似乎才发觉君霏羽在看他,疑惑的抓头:“君小姐也要喝一杯吗?可惜,没有多余的杯子了。”

    很是遗憾的摇头,独孤冥月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君霏羽在旁边看的嘴角抽搐,她就不信独孤冥月在她空间中待了那么多天,此时喝不出来这茶水是由她空间里的灵泉水泡煮出来的。

    而且,这套茶具也是上品灵器而成,分明就是她的私有之物。

    冷冷一笑,君霏羽直接站起身,准备带着东西离开。

    论脸皮厚度她是比不过独孤冥月的,又何必在这自取其辱呢。

    看出了她的意图,独孤冥月抿了抿唇,心情瞬间变得阴沉下来。

    “你就这么讨厌我?”讨厌到连和他一起坐一会儿都不愿意?她之前不还说以后见面还是朋友吗?可是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厌恶他到了极点。

    一个男人,若总是嬉皮笑脸的,还没有什么感觉!可他忽然变得正经起来,你就无法若无其事了。

    君霏羽只觉得自己心上好似被一根针扎过一般,有些疼,却又转眼恢复正常,与方才听到独孤冥月叫她君小姐时一模一样。

    他们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君霏羽按捺下心中的千思万绪,转过身静静的看着独孤冥月,淡声开口:“并没有。”

    她确实不讨厌他,之所以避他如蛇蝎,不过是不想自己再控制不住,脑袋一热就又一次沉沦在他的温柔攻势下罢了。

    更何况如今时局将乱,她也不会没事找事,给自己树立一个劲敌。

    “没有?我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独孤冥月心中一喜,嬉皮笑脸的性子又有重新复苏的趋势。

    君霏羽有些头疼,现在后悔说她讨厌他还来得及吗?

    事实上,她脱口而出的话却是:“怎么证明?”

    呸呸呸,君霏羽,你是那半个月把自己惯出来的是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心中后悔不迭,君霏羽冷着俏脸,就等独孤明月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她好甩袖子走人。

    “你陪我坐一会儿。”

    拍了拍君霏羽先前坐过的地方,独孤冥月强势的说着,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瞬间君霏羽的心又软了。

    暗暗告诉自己,她是因为其他地方都乱作一团,且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她无处可去才坐下来的,君霏羽又走了回去。

    才一坐下,身旁的男人就斟了一杯茶给她:“喝吧,手艺不错。”

    看着眼前这个她喝过又被他拿来喝的杯子,君霏羽嘴角抽抽,口气生硬的道:“谢谢。”

    也不知道是谢他斟茶,还是谢他夸奖自己的手艺,反正她没有伸手去接。

    独孤冥月神色有些黯淡,一饮而尽杯中茶水,淡声开口:“这次的事你怎么看?”

    君霏羽愣了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是说这次的刺杀。

    沉吟了下,她才开口:“这次的刺杀是皇后安排的,但下杀手的刺客是完颜钰安排的。”

    秀眉微蹙,君霏羽又寒声补充了一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完颜钰不过是那只黄雀罢了。”

    黄雀之后尚有人,她可不认为完颜钰有这么聪明。

    而且,皇后行事谨慎,若非她有得天独厚的精神力可以听到皇后的交谈声,恐怕还不知道皇后会在册封典礼上用这种方式阻止胖皇帝提出她和完颜祁天的婚事。

    那么,完颜钰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她可不信完颜钰是自己本身有什么能耐,他要是真有这么能力也不会被完颜浩压制这么些年了。

    不是没有想过透露这件事情的是完颜祁天,但旋即又被她否认了。

    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她就用精神力观察着完颜祁天,他虽然的面色镇定,可眼神中却有一些诧异,显然之前并不知情。

    而且,完颜祁天不会不知道如果东岭皇真的死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一旦天下大乱,首当其冲的就是东岭国,就算他不为东岭着想,难道身为新任太子,他就不会为自己着想?

    余光瞥到面色含笑的独孤冥月,君霏羽下意识的问道:“你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