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三十七章 小小的警告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塞了一粒固本培元的丹药在胖皇帝口中,沐尘小心翼翼的取那些银针一一装好,神色淡淡的叮嘱着。

    深深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已经醒过来,正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的完颜朵,他径自穿过人群,离开了这里。

    良久之后,一直到沐尘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中时,那些大臣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沐尘还没有洗脱刺客的嫌疑呢。

    “太子?”

    把诸位大臣的神色看在眼底,司马锐附在完颜祁天身侧,低声请示,只等他一声令下,便立刻去把沐尘抓回来。

    “不必,他不是刺客。”

    对于司马锐的想法,完颜祁天心知肚明,他目光落在虽然尚未醒来,但面色已经恢复正常的胖皇帝脸上,沉声说道。

    司马家是胖皇帝为完颜祁天培养出来的忠臣,自然不会对此完颜祁天的话语存有质疑。

    既然胖皇帝的生命危机已经解除,身为新晋太子的完颜祁天自然要处理眼前这乱糟糟的事情。

    命人把胖皇帝抬到偏殿休息,好生照料,他则把目光落在三国使臣身上:“抱歉,还要再委屈诸位移驾偏殿,待本宫处理完眼下的事,再向各位赔个不是。”

    三方使臣,除了独孤冥月,其他两国都是派的大臣前来。

    此时听到完颜祁天的话,虽然心中有自己的思量,面上却是连连摆手,在宫人的带领下,去了另一侧的偏殿。

    独孤冥月留在最后。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句话放在此时的独孤冥月和完颜祁天身上再合适不过。

    两人面色平静的看着彼此,眼里却是火光四溅,他们气势外放,谁也不愿退让分毫。

    君霏羽看都懒得看两人一眼,暗暗撇了撇嘴,跟着大部队一起去了女眷休息的地方。

    随着她的离开,独孤冥月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的扬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今天的戏可真好看呢。”

    不置可否的点头,完颜祁天唇角弯了弯:“人也很好看。”

    这所谓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独孤冥月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他忽的身形一动,身影瞬间消失,下一秒又在完颜祁天方才站着的位置,而完颜祁天则面色难看的在一米之外看着他。

    “还有两下子,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罢了,若是再惦记不该你惦记的的人,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能了的了。”

    眼眸闪了闪,独孤冥月似笑非笑的说着,警告意味十足。

    完颜祁天眸色沉沉,他抬手擦去脸颊上的鲜血,忽的扬起了一抹笑容,挑衅的说道:“可惜,她是钦定的太子妃。”

    唇角的笑容一僵,独孤冥月彻底笑不出来了,他目光冷冷的看着那笑得越发灿烂的人,心中思索着是否要在这把人给解决了。

    但终究,他还是作罢。

    四国之间,如今看着平静,可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各有各的心思。

    若是他在这里杀了完颜祁天的话,挑起的恐怕不止东岭与北余的战争,而是天下大乱!

    只是,就这么放过完颜祁天也不可能。

    眼眸一转,独孤冥月又继续说道:“钦定的太子妃而已,可不代表最终就是你的,太子未免想的太好,说不定今日之事还会再次上演呢。”

    意有所指的说完,独孤冥月看着完颜祁天几经变化的脸,只觉得心中的那口郁气终于发泄了出来。

    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独孤冥月心情大好的迈步离开。

    司马锐看着自己的好兄弟难地吃瘪的样子,心中又是想笑又是担忧。

    想要就不必说了,关系越好,人就越损,就越是喜欢踩着对方的痛处找乐趣。

    而担忧,则是因为独孤冥月太过强大了,他看得出来好兄弟对君霏羽上心,可同样的,独孤冥月也对其非常在意。

    劲敌当前,祁天能抱得美人归的希望着实渺茫啊。

    司马锐就纳闷儿了,这君霏羽论长相并没有多出挑,论脾气也比不上其他贵小姐温柔,甚至还总是冷着一张脸,那双冷静的眼眸里永远带着让人猜不透的深沉。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让自己那个被宠的无法无天的胞妹赞叹不止不说,就连龙章凤姿,四国之间无论是样貌还是身份抑或着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好的祁天以及冥王都对其青睐有加。

    想不透,想不透啊。

    “摇头叹气的声音小一点,吵。”

    完颜祁天的声音突兀的在耳畔响起,吓了司马锐一跳。

    他看着好兄弟那一脸嫌弃的冷漠脸,心中委屈泛滥,怎么可以把憋屈都发泄在他身上啊喂!

    内心的小人在咆哮不止,司马锐面上已经自动自发的扬起了一个欠揍的笑容:“祁天说什么就是什么?”

    生怕自己的话不够刺激,他还风情万种的对完颜祁天抛了一个媚眼。

    “你们几个,动作麻溜点,把这上面的几具尸体都给我抬走。”

    老虎嘴上拔毛完,司马锐身形灵敏一躲,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看了一眼自己方才方才所占的位置如今多了的一个坑,他心中暗骂完颜祁天下手越发的不留情面了,面上却是嘿嘿一笑,朗声对着下面的人吆喝。

    “这小子。”

    无奈一叹,完颜祁天则是去了臣子所在的偏殿。

    尚未进去,他就听到了里面吵得不可开交的声音。

    太阳穴突突直跳,完颜祁天冷着脸走进去。

    随着他进来,那些吵得面红耳赤的人都不自觉的安静下来,一个个低垂着头,不敢吭声。

    完颜祁天穿过众人,走向高位坐下,这才淡声说道:“继续。”

    他倒要看看这帮只会马后炮,动嘴皮子的废物能不能说出一朵话来。

    这……没想到完颜祁天会来这么一句,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有些踌躇。

    完颜钰可不会在乎这些,他冷笑一声,咄咄逼人的开口:“四弟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在这争吵,也不过是为了让刺杀父皇的凶手伏诛罢了,四弟却一直从中阻挠,究竟是何意?莫非,四弟知晓这其中另有隐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