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冤大头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我与这位娘子素昧平生,只是听说你要卖她,特来看看。”

    淡淡出声,君霏羽既是为辛娘解释,也是说明来意。

    朱奕脸上浮起一抹贪婪的笑容:“你愿意买她?”

    走南闯北的多年,朱奕眼睛尖着呢,一眼就看出来君霏羽非富即贵,他也就没有问君霏羽买不买的起这种蠢问题。

    “看你诚意。”

    眼睑轻阖,君霏羽敛了眼中的杀意,淡淡问着。

    因为自身的经历,对于人渣,君霏羽从来不会手软。

    但她也知道,找朱奕算账这种事,不该她来。

    朱奕脸上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欣喜,旋即又变成苦恼。

    依照辛娘的容貌,其实能够卖个好价钱的,可是这女人犟得很,任谁来买她都是一幅哭哭啼啼的样子,这位公子说他是听说的,那么显然也是知道辛娘的不知好歹。

    心中越发的觉得辛娘是个丧门星,朱奕咬了咬牙,这才开口:“五百两。”

    五百两?君霏羽挑眉,让人看不出喜怒:“你口气倒是大。”

    看来人还是不能太仁慈啊,她难得心软一回,居然被人当成了冤大头。

    “一百五十两,你爱要不要。”

    担心再待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住把朱奕给掐死,君霏羽斩钉截铁的说着,已经抬腿打算离开。

    虽然这和自己想象中的差了许多,但也是愿意出钱买辛娘的人中,价钱最高的一位了。

    朱奕仅是犹豫了一瞬间,就立马点头同意。

    以防君霏羽反悔,朱奕更是当场就把休书写好连带奴契一起交给了君霏羽。

    休书……轻轻咀嚼着这两个字,她瞥了一眼旁边脊背挺得笔直,浑身透着死寂气息的辛娘,把手里的休书撕了个粉碎。

    “我不喜欢被修掉的女人,换成和离。”

    他钱还没给自己呢,可自己却把奴契给了对方,就算闹到官家那,自己也无权再左右辛娘的去留。

    脑袋一转朱奕就分析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他虽然心中不甘,却也只能照做了。

    君霏羽接过和离书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异样,便拿了一百五十两给朱奕,自己则带着辛娘离开了。

    “你走吧,以后莫要再被男人的谎言所蒙骗了。”

    走到僻静的角落,君霏羽把和离书以及奴契还有手里剩下的一百两银子一起交给了辛娘,淡声对她说着。

    她不是慈善家,此次出手已经是破例,自然不会再管其他。

    辛娘本以为自己不过是出来虎口便要再入狼窝,已经对人生无望,甚至已经做好了引颈自尽的准备,却不想君霏羽来这么一出,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

    怔愣的伸手接过那些东西,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君霏羽却没有等她反应的意思,脚尖轻点,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风拂过,僻静的小巷子瞬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辛娘回过神来,不禁又是一愣。

    “公子,你的大恩大德,辛娘无以为报,但他日相见,必定为你出生入死,不多说一句!”

    声音坚定的说完,辛娘‘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身来。

    她不知道恩人是否已经离开,也不确定恩人能不能看到她的动作,她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想要让自己心安,自己铭记罢了。

    坐在一酒楼楼顶的君霏羽看着辛娘坚定的背影,知晓她已经放下了心中那残存的念想,唇角勾了勾,旋即又冷了下来,目光看向一处:“戏看够了就出来吧。”

    “无趣,当真是无趣,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无奈一叹,一白衣飘飘,容颜俊朗的男子出现在了君霏羽面前,赫然就是沐尘无疑。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一下,你到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不然她为何只对辛娘说一句话就离开了?还不是马上就要被人当成猴子一般观看了。

    沐尘唇角的笑容一僵,随即又笑眯眯了。

    他看了一眼君霏羽身后,状似疑惑的问道:“咦,独孤冥月派给你的那个人呢?回去了?”

    虽然这半个月里不是第一次听到独孤冥月的消息,却是第一次被人以调侃的口气说出来,君霏羽背脊不自觉的有些僵直。

    “与你有什么关系?倒是你,怎的不跟着完颜朵了?”

    心知自己小动作逃不过沐尘的狐狸眼,君霏羽索性不再隐藏,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君霏羽慵懒的靠在身后的浮雕,漫不经心的问着。

    因着这个动作,她胸前的衣襟微微有些敞开,为她额气质平添了几分不羁,再配上她那似笑非笑的诡魅笑容,饶是心有所属的沐尘,都不由的微微失神。

    脑海里一闪而过独孤冥月冰冷的视线,沐尘瞬间收回神。

    他笑了笑,眼里带着警惕,道:“难怪强大如冥王都为你倾心,君家嫡小姐的魅力果然鲜有人能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