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二十六章 巴结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估摸着是君严提前打过招呼了,此时君霏羽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阻拦。

    君严的心腹见君霏羽来,也只是上前敲了敲门,告诉君严君霏羽来了。

    “进来吧。”

    屋内传出君严威严的声音,君霏羽却从中感受到了气息不稳,显然是早上的伤让他吃了个大亏。

    一进屋子,君霏羽就敏感的闻到了一股的药草味。

    敛眉垂首,君霏羽淡声问道:“父亲找我来所为何事?”

    君严掀了掀眼皮,走到一张仕女图旁,神色温柔的说道:“想来,你还未曾见过你母亲的画像吧。”

    君霏羽没有作声,画像她自然见过,但没有和君严说的必要。

    君严也不在意,他抬手轻轻抚摸着那秀眉微蹙,眉目间总有一缕化不开的哀愁的绝美女子,眼里带着痴迷:“时间一晃就是十五载过去了,你母亲若是知道你如今的模样,想必会十分欣慰的。”

    烛光明明灭灭,君严絮絮叨叨的诉说着他和君霏羽生母相识相恋的过程。

    故事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带着时间逝去的沧桑,听起来很唯美,若是一般人听到,怕是早就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可惜此时在他面前的是君霏羽。

    她微微蹙眉,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不是君严对她母亲的感情,也不是他们相识的过程。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呢?

    走神之际,君严已经幽幽一叹,结束了他的回忆。

    “你如今也长大了,有些事该告诉你了,跟我来吧。”

    君霏羽敛了神色,心知重头戏来了,沉着脸看着君严动作。

    却见他在君霏羽生母的画像上擦了擦,旋即那画像后面的石头便挪开,成了一条密道。

    君霏羽乖觉的跟在君严身后,靠着那微弱的烛光,两人行走在漆黑的密道里。

    密道很窄,仅能容一个人通过。

    精神力四散开来,周遭的一切都清晰的出现在君霏羽眼前。

    让她惊讶的是,这看似普通的密道里竟然有禁制可以压制她的精神力,让她的精神力只能控制在自己两米范围内。

    “这里是经过你母亲改造的,所有的力量在这里都会得到压制。”

    前方走着的君严忽然开口说道,君霏羽不由一愣,疑惑纷至沓来。

    她的母亲究竟是何许人也?似乎在精神力一道也颇有造诣。

    难道一直以来她的猜测是错的?她的母亲当真对君严用情至深?

    还有许许多多的疑惑,让君霏羽感觉有人编织了一张大网,而她在无形之中钻进去了,从此便钻不出来。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君霏羽很不舒服。

    不等她细细思量,君严却忽的停了下来,他的手在一旁的墙上按了一下,旋即君霏羽就觉得她所在的位置在下陷。

    心中暗暗警惕,君霏羽面上不显。

    两人直直下落了十来米才停下来,周遭瞬间亮堂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君霏羽内心震惊不已。

    此时她所处的位置是一个类似于祭坛的地方,在祭坛的正中央,有一穿着类似于现代教廷服装的人,她手里高举着一卷竹简,下方有许多人膜拜。

    这副景象让君霏羽想到了她在现代执行任务时,途经麦加看到的一幕,世人称之为朝圣。

    “跪下。”

    君严的声音突兀响起,和早上愤怒不同,此时他的声音无比的虔诚。

    君霏羽照着他的样子跪了下来,然后看着君严动作严谨的做出三叩大礼。

    一套动作做完,君严问了个让君霏羽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可知我君家为何会有如今的地位?”

    “当年跟着先皇一起打天下?”

    试探的询问,君霏羽直觉自己的答案是错的。

    果不其然,就见君严摇头否认了:“你说的只是表象。”

    似乎对于君霏羽能够说出正确的答案不作念想,君严开启了自说自话模式。

    话说几百年前,天下大乱,当权者只顾争利,对百姓弃之不管。

    民不聊生之际,一热血之士站了出来,此人正是完颜家的开朝皇上。

    然而那时的他也只是个穷苦百姓,空有一腔壮志,手下却无强兵,揭竿而起之后,也只能被世人冠以草寇之名。

    在前路无望之际,君家的先祖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他长相文弱,说话也是神神叨叨的,却总有着让人信服的能力。

    谁也不知道他的能力到底有多大,只知道他每次打仗之前,都会进行一个祈祷仪式,即使兵临城下也不例外。

    但无论情况多么凶险,他总能力挽狂澜,久而久之,先皇也就容忍他的胡作非为了。

    有先祖在,先皇一路势如破竹,建立了雄极一时的东岭王朝。

    耐心听君严把话说完,君霏羽眼里带着一抹沉思,如果她没有猜错的,君家这位的先祖之所以如此厉害,应该和他那祭祀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