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二十五章 贪婪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这……这……”

    ‘这’了个半天,君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他索性不说话,激动不已的看着这些宝贝,眼里满是贪婪。

    天啊,这些可都是灵器啊,纵观整个东岭皇室,也不超过二十件,且品阶多为下品的灵器啊。

    可是就是这样灵器稀缺的时代,他居然能够在他国公府中见到整个院落的灵器。

    顾不上形象,君严连忙跑上去就要摸摸那架秋千,以确认不是他不是在做梦。

    端着热水走进院落的凌霜看到他的动作,脸色一变,连忙把手中的洗脸盆放到地上,跑过来阻止:“你不能碰它,这是小姐的物品。”

    跟在君霏羽身边久了,昨天后半夜君霏羽又给她灌输了人强我更强的思想,此时挡在君严的面前,凌霜那是毫不畏惧。

    一个小小的婢女也敢拦他?

    君严眼眸一眯,眼底杀意弥漫。

    他会顾忌君霏羽,可不代表会对一个婢女在意,不过是一个婢女罢了,他就不信君霏羽会因此而放弃国公府的庇佑。

    思及此,君严不再留情,连带着对君霏羽的怒火都化为了玄力,狠狠向凌霜劈去。

    “你敢!”

    在千钧一发之际,传出了一声厉喝,君严只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一道残影,来人接下了他全力一掌,不仅化解了他的攻击,甚至他感觉到一股力量顺着他的掌心倒行逆施,直直汇入他的胸口。

    “噗!”

    一口鲜血喷出,君严更是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

    看都没看君严一眼,君霏羽搀扶着凌霜,视线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见她没有受伤,心下松了口气,这才面色不渝的看向震惊不已的君严。

    “你……你到了玄……玄阶了?”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君严难以置信的问着。

    君霏羽虽然手下留情了,但她如今的实力,对付区区紫阶的君严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是以君严此时伤势不轻,说话都有些艰难。

    听到君严的话,君霏羽哼了一声,没有多缀一词的意思。

    哼,要不是她来的及时,君严这全力一掌下来,恐怕凌霜就要与世长辞了。

    暗暗决定要尽快让凌霜的修为提炼上来,君霏羽面色冷然的看着君严在那发疯。

    “哈哈哈,天不负我,天不负我啊,我君家终于也出了个旷世奇才了。”

    仰天长笑之后,君严声音高昂的说着,因为这番动作,他又咳出了几口血来。

    兴奋够了,君严才看向君霏羽,含笑的脸上满是慈祥:“羽儿,先前是为父不对,你莫要往心里去。”

    见君霏羽没有回答,君严眼里闪过一抹不悦,面上的笑容却又加深了几分:“我知道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可是你也要站在我的立场考虑一下,身居其位当谋其职,你被人人向往的第一学院开除,这个消息传回东岭,便是一大丑闻,我纵使心疼,也得为了家族的颜面考量,给你一顿教训以平众怒吧。”

    君严自认为自己这番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君霏羽就是块石头也该有所动容,可现实却是他说的口干舌燥的,人家连个眼皮都没抬一下。

    心中暗道君霏羽不知好歹,君严却不敢再惹她不快。

    毕竟年仅十五岁的玄尊者,放眼当世或许也就这一个了。

    为什么说或许呢?因为前面还有一个令四国都恐惧的冥王独孤冥月在。

    但即使如此,君霏羽的天赋也毋庸置疑。

    君严是个有野心的,当知道君霏羽已经是玄阶高手的时候,他脑海里就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独孤冥月能够成为人人惧怕的冥王,那么君霏羽能不能成为第二个冥王呢?

    他的直觉告诉他,完全可以。

    而他作为君霏羽的父亲,当今世上唯一的亲人,他自然有权利享受这至尊的滋味。

    问题来了,依他们父女两如今的关系,怕是有些棘手。

    微微皱眉,君严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该如何挽回两人的关系。

    许以利诱?君严看了一眼院落里的灵器,默默把这个想法打了个叉。

    施以恩情?君严看了一眼面若冰霜的君霏羽,怕是她会借机断绝两人的关系。

    这不行那不行的,君严是真的为难了。

    “还有什么事吗?”

    君霏羽看着君严一个人在那里时而皱眉,时而摇头的,就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懒得和他耗,君霏羽直接出声送客。

    君严心中不愿,却不得不愿。

    他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君霏羽的住所,回到书房把自己关了起来,谁也不见。

    被君严这一打岔,君霏羽就是想睡个回笼觉都不行。

    凌霜重新端了盆热水进来,伺候君霏羽洗漱用完餐,就在君霏羽的指点下修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