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二十二章 他到底算什么?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小夜小夜小夜?他在她心中到底算什么?为什么在这样重要的时刻她还能想到公孙夜?

    “呵呵呵,君霏羽,我跟你说过吧,我最不想听到的就是你说不要我的话,我的话你能够忘记,那个小崽子你倒是记得啊?罢了,这样也好,省的我整天为你劳心费力,结果却是一腔真心给了无心之人。”

    完全不感情支配了的两人,谁也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直被困在囚笼里的野兽,一味的只想用最犀利的话语去伤害对方,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

    冷笑连连的说出一长段话语,其实具体说了什么独孤冥月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凭着本能而已,话音落下他就后悔了,可是看着君霏羽面无表情的样子,他终究只是抿了抿唇,抬腿大步离开了。

    走了许久,独孤冥月才停下来,他看着被簪子刺穿了的手心,脸上浮起了一抹苦笑。

    而这边君霏羽也没好受到哪里去,虽然说这是她想要的,可当独孤冥月真的如她所愿了,她反而觉得心上像是被人挖去了一块一般,空荡荡的。

    “姐姐,你没事吧?”

    脑海里传来团子小心翼翼的声音,君霏羽把心中翻江倒海的思绪给压下去,淡然一笑,反问了一句:“我能有什么事?”

    “可是……”

    “没有可是。”

    团子还想再说,君霏羽却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的话语。

    团子神色复杂看着阴沉无比的空间,好想对君霏羽说一句:可是姐姐,因为你的心情不好,空间里面已经变了个样了。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他刚刚把两人的对话都听清楚了,心知此时他要是开口,那就是凑上去找虐的。

    君霏羽回客栈的时候,店家告诉她独孤冥月已经走了,她点了点头,换成了男装,打坐休憩了一个时辰,便离开前往非君阁。

    因为上次的事情,凌霜把几个守卫狠狠说了一通,然后又把她的画像给几人看了看,这次她再来,就没有人再阻拦她。

    时隔一个星期再来,非君阁又有许多不同,显然是因为靳弋炀这个阵法大家的加入,对阁中布局做了改进。

    君霏羽满意的点点头,沉闷的心情明媚了不少。

    没有让人去唤正在训练靳弋炀,君霏羽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需要调息一番,这两天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劲,全身的玄力都有点不受控制,就好像是身体随时都要炸裂一般。

    可是她询问过团子,团子也说她身体没有什么异样。

    此时君霏羽双腿交叠打坐,按照紫云心法运转玄力游走全身,感觉这股不适消失了她才睁开眼,天色已经黑了。

    “公子!”

    才打开房门,凌霜惊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君霏羽对着她笑了笑,目光落在一旁神态傲娇的赤焰身上,淡声说道:“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赤焰一愣,夫人难道不应该跟凌霜叙旧吗?如果主人知道他跟夫人独处一室的话,会不会掐死他?

    显然眼下不是他考虑独孤冥月的时候,因为凌霜就能用眼神杀死他了。

    “就是你,进来,别墨迹。”

    冷了语气,君霏羽神色不耐的又说了一遍。

    赤焰不敢再耽搁,连忙跟了上去,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的,惴惴不安。

    “今儿个天色已晚,你明天一早便回北余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方才进去,君霏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赤焰被她的话吓得一个哆嗦,险些没摔在地上。

    “夫……夫人,是我哪里没有做好吗?”

    堪堪站稳脚步,赤焰皱着眉头,纠结不已,脑海里仔细回响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确实没有哪里做的不好啊。

    “你做的很好,我已经和你主子说好了,你若不信传书讯问便知,好了,出去吧,让凌霜进来。”

    摇了摇头,君霏羽难得有耐心对赤焰说一大堆的话语。

    她的声音很轻,在昏暗的灯光下,不禁让赤焰多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赤焰点点头,下意识的放轻了出去的步伐。

    第二天赤焰就收到了独孤冥月的亲笔书信,命令他立马回北余,其余的便没有再多说,只是跟在他身边久了的赤焰隐隐从他的字中感觉到了郁郁。

    赤焰虽然木讷,却并非愚蠢,心知这些不是自己该过问的,他接到传书后便去向君霏羽辞别了。

    君霏羽还没有醒来,送他的是凌霜。

    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面对赤焰,她心中不舍,却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什么,只是强笑着说了几句场面的话语,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闷头哭了一场,再出现在君霏羽面前的时候,就又像是个没事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