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零二章 维护

时间:2018-03-02作者:良人

    “娘子,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是太久没见到我,所以想我了吗?”

    自动自发的忽略了君霏羽凌厉的目光,独孤冥月笑眯眯的说着,残影一闪,下一秒君霏羽就被他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温香软玉就在怀中,独孤冥月的脸埋在君霏羽的肩窝里,他深呼吸一口气,顿时鼻尖萦绕全是独属于君霏羽的馨香味道,不由

    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声。

    终于,把他心心念念的人儿揽入了怀中啊。

    要是,她能够乖一点就更好了。

    手上力气加深了一分,独孤冥月固定住君霏羽的腰身让她不能再挣扎,嘴上还不忘可怜巴巴的诉苦:“娘子,我连夜赶路好累啊

    ,让我抱抱好不好?”

    她一定是在他身上下了蛊了,不然为何他在北余时,脑海里心心念念的全都是她?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听听她的声音,感受她的温暖,这份渴望快要把他给淹没了。

    昨天收到赤焰传来的消息,说她下了山,身边还多了个男人,他就再也坐不住了,千里奔波了一晚上才赶到这里来。

    来的路上他就在想,见到了她一定要质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可是真的见到了她,他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下了她,至于其他人,都已经化作虚影。

    “我该……拿你怎么办?”

    喃喃自语着,独孤冥月缓缓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种相依相偎的温暖,却不知他的话在君霏羽心中掀起了怎样的滔天巨浪。

    挣扎的力气不自觉的变小,君霏羽想起从靳弋炀那里得知的消息,悠悠一叹,便随独孤冥月去了。

    君霏羽,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心软了?眼里划过一抹自嘲,君霏羽闭上眼眸,这一刻的凡尘杂念被她尽数抛下。

    过了许久,君霏羽才睁开双眼,此时的她又恢复了无波无澜的样子。

    手上用力,一掌把俨然抱上瘾的男人挥开,君霏羽淡声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被人一掌挥开,独孤冥月却不气馁,他笑眯眯的在君霏羽旁边落座,对着君霏羽眨了眨眼:“你猜。”

    ……没好气的白了独孤冥月一眼,君霏羽换了个话题:“你来做什么?”

    悄无声息的出现,也没提前通知一声。

    听到君霏羽的话,独孤冥月立马就想起了自己得知的消息,顿时心里的醋坛子就被打翻了:“听说你带了个男人来了?我来看看

    娘子会不会爬墙。”

    君霏羽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心中已经在寻思着是不是该把赤焰送回去,他嘴巴太大了。

    可是这心里,却有丝丝甜意沁入肺腑。

    说曹操曹操到,君霏羽和独孤冥月才讨论着,外边凌霜就来敲门说靳弋炀来了。

    君霏羽看了一眼低头把玩茶杯没有离开的想法的男人,扬声道:“进来。”

    下一秒凌霜就带着靳弋炀推门而入,当他们看到坐在君霏羽旁边的独孤冥月时,都不由一愣。

    凌霜还好,毕竟类似于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好多次了,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乖巧的离开了。

    倒是靳弋炀,他一直愣愣的看着独孤冥月,看的人眼神发冷,才后知后觉的收回视线。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看了一眼隐有不悦的独孤冥月,君霏羽开口询问着。

    靳弋炀点点头:“过段时间我想带他们进行实训,所以想问问有没有好一点的武器。”

    他今天看了他们的武器,太差了。

    本来现在这件事还不急,只是君霏羽一旦回了学院就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出来,一来二去又要耽误一段时间,所以他现在就提

    出来了。

    没想到靳弋炀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君霏羽眼里闪过一抹赞赏,认真的听着靳弋炀的建议。

    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交流的热火朝天,独孤冥月却已经不能用吃醋二字来形容了。

    明显感觉到了君霏羽的赞赏,独孤冥月气的脸色阴沉,偏又没办法插话。

    好不容易等两人说完了,他就立马迫不及待的赶人了。

    “娘子,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

    打了个哈欠,独孤冥月靠在君霏羽的肩头,可怜巴巴的说着,眼眸似乎是不经意的看向靳弋炀,眼里**裸的都是挑衅。

    靳弋炀心中无奈,他站起身对君霏羽作了一揖,就准备离开。

    走到一半,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顿住脚步转头看着独孤冥月:“你可曾听说……天界独孤家族?”

    独孤冥月逗弄君霏羽的动作一顿,空气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安静下来。

    君霏羽心中莫名有些紧张,下意识的不想让靳弋炀询问独孤冥月这些事情。

    “没听到让你下去吗?”

    眼神冷冷的看着靳弋炀,君霏羽自己都没发现她的语气比平时要急促了几分。

    靳弋炀张了张口,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便离开了。

    “那个……你别介意,他新来的,不太懂事。”

    随着靳弋炀的离开,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君霏羽斟酌着解释。

    独孤冥月却无所谓的开口:“他是天界来的吧?让我猜猜他是哪家的。”

    君霏羽不由一愣,独孤冥月却已经自言自语了起来:“据我了解,他阵法方面造诣颇高,想来是靳家的吧?”

    “恩,他叫靳弋炀。”

    点了点头,君霏羽就又陷入了沉默中。

    第一次君霏羽体会到了尴尬二字的含义,她正在思索是不是该赶客了,那突然深沉起来的男人却蓦的一笑,她不禁疑惑的看过

    去。

    “娘子,我真高兴。”

    轻轻靠在君霏羽的肩膀上,独孤冥月低声说着,君霏羽一偏过头就可以看到他微微勾起的嘴角。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满门被灭的血海深仇突然被人提起,难道不应该伤心不已吗?这男人居然跟她说高兴……搞不懂,着实搞

    不懂。

    仿佛知道她的所思所想一般,独孤冥月继续喃喃自语着:“娘子,你刚刚维护我的样子真好看。”

    她刚刚有维护他吗?君霏羽身子不自觉的僵硬,神情有些恍惚。

    <b>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b>

    <b>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b>

    <b>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