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二百章 下山

时间:2018-01-12作者:良人

    头领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衣袂飘飘仿若暗夜精灵,嘴角那一抹浅笑又衬得她若地狱来的阿修罗一般的君霏羽,不由咽了

    口唾沫,眼里的惊恐更是快要溢出来。

    就在君霏羽离他只有两步之遥之遥时,头领只觉得自己双腿一软,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我也是受人之托啊,女侠饶命。”

    不停的磕着头,头领颤声求饶着。

    君霏羽最是不喜欢这种贪生怕死之人,她眼里闪过一抹嫌恶,抬手一挥就把头领甩出去了,一直撞到树上才停下来。

    “说,谁指使你的?”

    飞身上前,君霏羽再问了一遍,声音里已经隐隐有些不耐烦。

    头领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捂着腰部在地上扭动着,听到君霏羽的话身子明显瑟缩了一下:“是……是一个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君霏羽微微蹙眉,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身影,旋即又被她给否定了。

    怎么可能,依照第一学院的森严制度,没有长老令牌他不可能出的来。

    虽然这么想着,君霏羽却也决定回去之后还是要查一查。

    收回视线,她看向躺在地上希冀看着她的人,冷声说道:“滚。”

    她的话听在一众刺客耳朵里,不亚于天堂的福音,他们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三三两两的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这

    里。

    空间里团子还在不停的喊着:“姐姐,你快把他弄出去,这个人要醒了。”

    君霏羽蹙了蹙眉,心念一动靳弋炀就凭空出现在了树林中。

    “唔……”

    靳弋炀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漆黑无星的夜空。

    他不由一愣,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

    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靳弋炀警惕的看向君霏羽,当看清了她的模样之后,神色一愣,攻击的姿态瞬间消失不见。

    “小姐。”

    走到君霏羽面前,靳弋炀恭谨的唤着。

    君霏羽点了点头:“遇到了点事,今晚先在这里凑合一晚吧。”

    一边说着,她在四周寻找起来,很快就看中了两棵挨得极近的树。

    抬手拍了拍,君霏羽满意的点了点头,手里兀自多了一条红色的长鞭。

    用了大量天材地宝做出来的嗜血鞭早就与君霏羽心神合一,此时心随意动,君霏羽一个念头闪过,它就绕在了两棵树的树干上

    。

    君霏羽脚尖轻点,身形飘逸的飞身而上,平稳的躺在了鞭子上。

    “我睡了,睡觉的事你自己解决吧。”

    偏头对不远处目瞪口呆的靳弋炀丢下一句不负责任的话,君霏羽就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靳弋炀愣愣的看着躺在绳子上便能睡着的女人,好半晌才接受他要露宿树林的事实。

    罢了罢了,黑漆漆的密室他都能待四年,又何必在意这里是树林还是哪里呢?

    无奈一笑,靳弋炀找了个离君霏羽有点距离,又能随时保护她的树木,席地而坐靠着树干也睡着了。

    第二天凌晨,君霏羽是在虫鸣鸟叫中醒过来的。

    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身子一闪就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靳弋炀早在君霏羽伸懒腰的时候就醒了,此时恭谨的站在一旁,看着君霏羽在那收鞭子。

    “走吧。”

    找了个就近的水源匆匆洗漱了一番,君霏羽对靳弋炀说了一句话就继续走着。

    这一回她没有再在镇子上耽搁,两人一路御风飞行,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到了非君阁。

    只是一段时间没来而已,非君阁却和当初有很大的不同了。

    有君霏羽留下的设计图,又有大量的钱财做后盾,虽然建筑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却也没有当初的寒酸。

    守卫是叶云最近派过来的,并不认识君霏羽,此时见她和靳弋炀径自走近,脸色一冷,手里的剑交叠在一起,阻挡了君霏羽和

    靳弋炀继续前进:“来者何人?”

    还挺警惕,君霏羽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一副生人勿近模样的大汉,眼里划过满意。

    “小……公子。”

    正在双方对峙之际,壮汉后面传来一道清秀的声音,下一秒凌霜和赤焰就出现在了君霏羽面前。

    她一把推开两个壮汉,瞪大了眼不满的说着:“看清楚,这是我们的阁主,你们拦什么拦?”

    双手叉腰,凌霜厉声对两人说着,一直把两个七八尺高的大汉看的低下了脑袋,她才收回视线,看向君霏羽时又是一副委屈的

    模样。

    “公子,你总算来了,我好想你。”

    赤焰和靳弋炀知道两人是女子还好,可怜两个护卫只能看着他们神秘而伟大的阁主和一个小白脸你侬我侬,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却还要生生忍耐着。

    君霏羽瞥了一眼脸庞憋得通红的两人,好笑又无奈的看了一眼凌霜,低声道:“我们进去说话。”

    凌霜点点头,跟在君霏羽身后走了进去,路过两个大汉时,她还不满的低哼了一声。

    “公子,这是谁啊?”

    走进去了之后,凌霜才低声询问着君霏羽,看向靳弋炀时眼里都带着警惕和敌意。

    瞥了一眼竖起耳朵听的凌霜以及赤焰,君霏羽神色淡淡的说道:“新收的手下,靳弋炀,以后和你们一起留在非君阁了。”

    说完她转过头又对靳弋炀说道:“这是凌霜,我最重要的人,那个叫赤焰。”

    介绍了双方认识之后,君霏羽继续往前走着,走了两步才发现没有人追上来,她转头一看就看到凌霜感动的要哭的样子。

    怎么了?话还没问出口,凌霜却猛地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君霏羽的脖颈,哇哇大哭起来:“哇……公子,我好开心,你居然说

    我是你最重要的人,哇哇……”

    凌霜一边哭着一边叫着,却没有忘记不能暴露君霏羽的身份。

    小姐自从醒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很厉害,可也总让她感觉到不真实,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小姐说她很重要呢。

    君霏羽无奈的拍打着她的肩膀,一直等凌霜情绪平复了才停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