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落败

时间:2018-01-12作者:良人

    完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公孙飘渺在心中哀呼一声,已经做好了不残也得受伤的心理准备。

    然而,在她即将飞出擂台的时候,纪玄台四周忽的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光幕,又把她给弹回来了。

    “记住你说的话,否则,我不会再客气。”

    睥睨着躺在地上狼狈不已的公孙飘渺,君霏羽声音淡淡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嫂子,你太帅了。”

    一下擂台,独孤荧和凤萧便凑了上来,一脸兴奋的对她说着,那样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出风头的是独孤荧自己呢。

    面对独孤荧,君霏羽的神色温和了几分,她对独孤荧笑了笑,看向凤萧时,脸色又蓦的冷了下来。

    “凤萧,你能耐了啊你,连用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敢用?”

    听到君霏羽的话,凤萧脸上的喜悦消散,他低垂着头,乖乖听着君霏羽的训斥。

    “嫂子,你别生气。”

    生怕君霏羽真的会计较,独孤荧连忙在一旁说好话:“凤萧就是小孩子心性,他自己还是有点分寸的,没吃副作用太大的药,休

    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哼!”

    听到没什么严重后果,君霏羽面色稍霁,却还是冷哼了一声,扔了一个药瓶给凤萧:“拿去,再有下次你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

    ”

    凤萧忙不迭的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嬉皮笑脸。

    君霏羽笑了笑,想起自己要离开学院几天,便叮嘱道:“我这几天不在学院里,你们两个悠着点,别给我惹事,尤其是你,凤萧

    。”

    “嫂子,你放心好了,我会看着凤萧的。”

    独孤荧连忙保证着,虽然有心想问君霏羽要去哪儿,可也清楚她的脾气不会说出来,便歇下了心思。

    告别了两人,君霏羽便回了宿舍。

    “你把这个吃了。”

    拿出找团子要的迷药,君霏羽递给了靳弋炀。

    靳弋炀伸手接过后,二话不说就给喝了下去。

    君霏羽不由诧异:“你都不问这是什么就敢喝吗?万一这是毒药呢?”

    靳弋炀却是无所谓一笑:“无妨,我的命是小姐的,小姐想要如何便如何,别说只是区区毒药,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说一

    个不字。”

    靳弋炀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眉宇间的郑重君霏羽却看的分明,顿时心中五味杂陈。

    复杂的看了一眼靳弋炀,君霏羽张了张口,轻声道:“这只是迷药罢了。”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她不会怀疑靳弋炀对她不忠,但是随身空间是她的底牌,她也不会随意让人知道。

    靳弋炀笑了笑,还想再说什么,药效却发作了,他只觉得脑袋有些发晕,下一秒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君霏羽素手一挥,靳弋炀就从屋子里消失,躺在了空间一屋的床榻上。

    君霏羽不再耽搁,离开了宿舍。

    有七长老的腰牌在,她出学校的时候自然是轻而易举,没有任何阻碍的。

    或许是每个学子都会有的想法吧,总觉得学校外面的空气都要比学校里的清新。

    君霏羽就是这样,她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凉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心情大好,走路时步伐都不自觉的轻快了几分。

    看来没事还得多借借师父的腰牌用用,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君霏羽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不久,也有一人拿了令牌离开了学院……

    非君阁离第一学院不远,君霏羽一路走走停停的,神态悠闲如旅游一般。

    偶尔兴趣来了,她就会进赌坊里玩一玩,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君霏羽就低调了许多,保持着赢三输一的规律,赢钱的同时又

    不会让人注意,等她出来的时候,手里俨然多了上千两的银票。

    啧,果然赌博是发家致富的捷径啊。

    把玩着手里的一摞银票,君霏羽心情舒畅的进了间酒楼。

    吃饱喝足就是一天过去了,她并没有在镇子上找间客栈下榻,而是径自离开了镇子,往偏僻的地方走去。

    今夜没有多少星星,尤其是在树林里,光线更是暗的厉害。

    君霏羽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有小黑这个契约兽在,黑暗于她没有什么影响。

    一路行走了大半个时辰,君霏羽已经深处森林中心了,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忽的停住了步伐,朗声说道:“各位跟了我一路了

    ,出来吧。”

    从她出赌坊开始就一直跟着,这些人都不觉得累吗?

    随着她的话落,几声‘嗖嗖’声响,君霏羽周围就多了十几道蒙面身影把她团团围住。

    不过一群最高青阶修为的乌合之众罢了。

    环视了一圈君霏羽心中就对这帮人的实力有了计较,心中不屑的想着。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究竟是谁派来的人,那些刺客就径自向她扑来。

    君霏羽神色一凝,身子后仰,避开了刺客的一剑,右腿高抬狠狠踢在了那人身上,一声‘闷哼’响起,下一秒那人便摔倒在两米开

    外的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突然的变故,让剩下的刺客愣了愣,旋即便一窝蜂的涌了上来。

    君霏羽眼里闪过一抹不屑,高挑纤瘦的身体灵活自如的穿梭在一众刺客之间,不让他们碰触她分毫,就像老鼠逗猫似的。

    那些刺客哪里看不出君霏羽是故意的,心中暗恨的同时,手上的动作更加凌厉了几分。

    可惜,他们的攻击落在君霏羽的眼里,与初初拿剑的小孩子无疑。

    真没意思,暗暗撇嘴,君霏羽没有了再戏弄的心情,她抬腿就是一个高扫腿,那些躲避不及的刺客就如沙包般,接二连三的倒

    在地上,只能捂着身子在那哀嚎。

    君霏羽却没有停下来,她如一尊煞神般再次迎了上去,所过之处无一人站立。

    到最后,只剩下君霏羽和刺客中修为最高的,显然是头领的人站着了。

    夜风习习,吹得君霏羽长发翻飞宛如鬼魅一般,她一步步向头领走近,薄唇轻启:“说,谁派你们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