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九十六章 跟踪

时间:2018-01-11作者:良人

    “那你有没有救他的法子?”

    听完团子的话,君霏羽又继续问道。

    团子摇了摇头:“没有,他体内的这股力量太过诡异,我没有见过。”

    君霏羽有些失望的低垂下头,团子抿了抿唇,有些迟疑的开口:“我去翻阅一下古籍吧。”

    前任主人喜欢四处游历,或许有过相关记录也不一定,他从前贪玩,主人留下的典籍他还有一大半没看完呢。

    “不过,我也只是试试,你别太抱有希望。”

    沉寂了一会儿,团子凝重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君霏羽点点头,便收回了神。

    “你刚刚说什么?”

    想到刚刚和团子说话的时候,似乎靳弋炀说了些什么,君霏羽疑惑的问道。

    靳弋炀低眉颔首,犹豫着又将自己的话说了一遍,末了又补充一句:“这几年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实在不想让小姐再操心了。”

    君霏羽始终神色淡淡的,心中的怒火却蹭蹭上涌,等到靳弋炀把话说完,她的脸‘唰’的就冷了下来。

    “操不操心是我的事,既然你是我的人,那么你的命便是我说了算,由不得你做主,今天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你的伤势你

    也不必操心。”

    一口气把这段近乎于无理取闹的霸道话语说完,君霏羽抬腿就往外走。

    走了几步,发现靳弋炀没有跟上来,她又停了下来,语气冷冷的道:“怎么,你是要待在这里为我效忠吗?”

    望着君霏羽孤傲的背影,靳弋炀擦拭掉眼泪,忽的轻笑了一声,连忙跟在君霏羽身后一起离开了这个他待了四年的地方。

    君霏羽在密室里待的时间不短,外面天色已经朦朦亮了。

    刚才心里在生气,此时被夜风一吹,君霏羽就冷静了下来。

    她微微蹙眉,心中思索着该如何安排靳弋炀。

    跟在她身边肯定是不行的,第一学院有明文规定。

    可是她也不能让靳弋炀再留在这个没有阴暗的地方,她的人,断没有受委屈的道理。

    心里想着事,君霏羽连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人都不知道。

    靳弋炀见君霏羽没有出声,便当做没有看到,只是在来人欲要伸手碰触的时候出手阻拦了。

    “你好大的胆子,敢拦着本太子?给我让开!”

    目光如火如炬的看着挡在他和君霏羽之间的陌生男人,完颜祁天心中怒火升腾。

    这又是哪个男人,一天天的,君霏羽身边就没见少过,难道她就是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想到这儿,完颜祁天目光落在君霏羽身上,冷冷警告着:“君霏羽,别忘了你依旧是东岭的太子妃。”

    “哦?太子不提醒我倒是忘了,看来该找个机会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眉梢微挑,君霏羽直视着完颜祁天的目光,神色淡淡的说着,那平静的模样,就好像是在说今晚的月亮真圆一般。

    “你……”

    完颜祁天神色一变,没想到他的话非但没有让君霏羽在意,反而还被反将了一军,心底又是愤怒又是后悔的。

    愤怒君霏羽对他没有一点的在意,后悔的却是怕她真的说到做到,想办法解除了两人的婚约。

    如果婚约解除,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冥王在,完颜祁天可以预料到,到时候他会彻底的失去君霏羽。

    想通了这点,完颜祁天反倒冷静了下来。

    他敛下了神色,又恢复了以往冷静的模样,双臂环胸,他指了指靳弋炀,淡声问道:“这是你从里面新收的手下?”

    生怕君霏羽跟他装傻充楞,他还用下巴点了点君霏羽身后的屋子。

    “你跟踪我?”

    没有回答他的话,君霏羽反问了一句,双眼里冷光闪烁,显然是生气了。

    这,也不算是跟踪……吧?

    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完颜祁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言语中隐隐带点讨好的意味:“我只是怕你一个人走夜路会害怕……”

    声音越说学小,在君霏羽的冷眸中,他渐渐消了声。

    “哼,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想到自己被完颜祁天跟踪了不知道多久,君霏羽心中警惕的同时又是滔天的怒火,有对完颜祁天的,也有对她自己的。

    暗暗发誓要更加努力的训练,君霏羽不再看完颜祁天一眼,飞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靳弋炀连忙跟了上去。

    一路御风飞行回到了宿舍,让靳弋炀在门口守着。

    进了屋,君霏羽闪身进了随身空间。

    “怎么样,还没找到吗?”

    望着那几乎被书海淹没了的一人一狐,君霏羽淡声询问着。

    她突然出现,团子倒还好,毕竟是器灵,空间里出现任何动静他都能瞬间察觉。

    可是小白就不行了,她被君霏羽给吓得狐身一抖,一下子蹦了四米高,一直撞到了屋顶,又哀呼一声落到了地上。

    可怜巴巴的捧着自己的脑袋,小白狐眼里泪水泛滥,她不满的嘟囔着:“主人,你吓到我了。”

    团子自从升级了,这脾气也高冷了不少。

    他心疼的抱起小白,动作轻柔的抚摸着狐狸脑袋,不满的望着君霏羽:“姐姐,你吓到小白了。”

    得,是她的错。

    君霏羽原本有些愧疚的,此时被一人一狐指责了,她反倒没什么负罪感了,反而还倒打一耙:“小白,你的警惕性太差了。”

    瞪大了狐眼,小白泪眼汪汪的望着君霏羽,见她肯定的点头,不由有些心虚,她的警惕性好像……真的有点低。

    君霏羽眼里闪过一抹笑意,突然发现,逗弄逗弄小白也不错。

    “还有啊,你没发现你最近都胖了好多吗?整天就知道吃吃吃的,当心哪天团子嫌弃你再去找个小狐狸了。”

    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君霏羽故意把话题往团子身上带,谁让他刚才对她摆谱的?

    “他敢!”

    小白虽然聪明,可架不住对方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啊,她立马焦急的大喊了一声,然后直勾勾的瞪着团子,眼里赤裸裸的表达着

    一个意思:你敢找别的母狐狸我就挠死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