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惩罚

时间:2018-01-09作者:良人

    “哈哈,活该,她这样仗势欺人的人,哪里配的上北余冥王,现在又来缠着东岭的太子,她好大的脸呀。”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个个都是掩头做交头接耳状,可说话的音量,怕是半个操场都听到了。

    公孙飘渺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她涨红了脸,目光像是淬了毒一般瞪着君霏羽。

    都是君霏羽这个丑女人,她堂堂南月的公主,要什么有什么,可是自从遇到了君霏羽,她就诸事不顺,看上的男人一个两个的

    ,都向着这个扫把星。

    “我警告你,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把公孙飘渺的目光看在眼里,完颜祁天冷了脸色,语气冰冷警告着,身上杀气弥漫。

    公孙飘渺被他吓了一跳,慌忙收回视线。

    不意外的周围又爆发出一阵对她的嘲笑声。

    完颜祁天,君霏羽,今日我所受到的羞辱,他日必将十倍奉还!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公孙飘渺敛下了眼底的仇恨,跑着离开了这个地方。

    公孙飘渺离开不久,就有纪检老师过来了。

    “完颜同学,君同学,当众羞辱同学行为太过恶劣,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把事情经过说明白。”

    板着一张脸,纪检老师神情严肃的对他们两个说着。

    君霏羽眉头微皱,她倒是忘记这一茬了,现在看来,想让凤萧私底下处置是不行了。

    点了点头,君霏羽一马当先,一行人又浩浩汤汤的去了长老院。

    原本这件事并没有到惊动长老的地步,可是事关两位长老的弟子,纪检处也不敢擅自做主,便兵分两路,一路去找君霏羽,一

    路去叫长老了。

    君霏羽他们到的时候,七位长老已经喝了半盏茶了。

    “宝贝徒弟,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还未进门,七长老就立马迎了过来,紧张的询问着她,视线不放心的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

    谁还能伤的了她?素来看君霏羽不顺眼的三长老看着七长老护短的模样,顿时直翻白眼,心中不停的腹诽着。

    “师父,我没事,只是他们太过分了,居然对凤萧下药,还要杀了他。”

    君霏羽委屈的走上前,一脸不开心的对七长老告状,反正靠山在前,不利用的人是白痴。

    收君霏羽当徒弟这么久,三长老还是第一次见到君霏羽这般委屈。

    摆出愤怒的样子,厉声开口,“居然有人胆敢在第一学院下杀手?你告诉我是谁,看为师不教训他,真是逆了天了。”

    君霏羽连忙把她身后恨不得把自己给隐身的穆宏泽几人给推了出来。

    七长老顺势上前一人踢了一脚,然后义正言辞的训斥着:“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

    “老七,你做什么?事情究竟如何还没有个定论,你就动手,像个什么样子?”

    三长老怎么会容许君霏羽在他面前嚣张,连忙出声阻止七长老。

    好不容易替徒弟出口气,居然还有人出来阻拦,七长老转过身子不满的看着三长老,却又碍于身份不能说什么,只能吹胡子瞪

    眼睛的干生气。

    “瞧三长老说的,这是在怪我们搬弄是非咯?事情如何你且检查检查凤萧的身子有没有中毒的迹象不就行了?还是说……”

    故意拉长了声音,君霏羽看着众人不自觉的竖起耳朵听的模样,冷冷一笑,状似疑惑的问道:“这件事三长老事先就之情,并且

    关联极大?毕竟他们可是你门下的徒弟!”

    毕竟众所周知凤萧是她的人,而三长老素来看她不顺眼,借着凤萧打她的脸也未可知。

    三长老显然听明白了君霏羽的话,他神色一变,看着露出深思的几位长老,急声大喊:“你胡说,我堂堂一个长老犯得着用这种

    龌龊手段对付你?”

    “那可未必,三长老不是好几次针对我宝贝未来徒弟了吗?”

    几乎是三长老话刚落下,六长老就立马出声反驳了,说完他还不忘讨好的对君霏羽笑了笑。

    没事抢什么风头?七长老闪身挡在君霏羽面前,不满的瞪了六长老一眼。

    三长老还想再说,大长老却发火了。

    狠狠拍了下桌子,引来众人的视线之后,大长老才不悦的训斥着:“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眼神凌厉的看着安静了的众人,他走到凤萧面前替他把了把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君霏羽,随即冷声开口。

    “确实有中毒的迹象,你们两个把他带回去好好调养。”

    说完他又看向穆宏泽几人:“第一学院容不下对同窗有杀心的学生,你们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天亮就给我下山。”

    听到他的话,穆宏泽等人神色皆是一变,张了张口想要求情,可是大长老已经离开了长老院了。

    谁都没想到大长老会这么轻易的就做出决定,面面相觑之后,便相继离开了。

    君霏羽心里满意的盘算着,既然不在学院了,是生是死就和学院无关了!她就可以和他们好好算算这笔账了!

    出了长老院,君霏羽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穆宏泽几人,从完颜祁天手中接过凤萧便回了宿舍。

    是夜,第一学院的乙园一号房内,穆宏泽面色沉重的看着他手里的玉佩,神色哀伤的自言自语。

    “娘,对不起,是儿子没用,非但没有杀了凤萧为你报仇,反而还被第一学院给开除了,对不起呜呜……”

    说到后面他直接抱着玉佩低声哭了起来。

    君霏羽微微皱眉,难道凤萧杀了他的母亲?可是凤萧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的。

    算了,估计两人以后也不会有交集,她管那么做什么。

    收敛了思绪,君霏羽在穆宏泽张嘴的时候弹出一粒药丸在他口中,便去了其他几人的房间一人喂了一粒,身影一闪便如鬼魅般

    又消失在了沉沉夜幕中。

    离开了穆宏泽等人住所的君霏羽并没有立刻就回自己的宿舍,而是径自去了枫树林。

    一路御风飞行,君霏羽很快就到了白天凤萧被袭击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