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画像

时间:2018-01-05作者:良人

    “完颜同学?”

    被周遭的学生看的面子上过意不去,黄老师强压心中的恐慌,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遍。

    完颜祁天这才转过视线,他那双透着森冷气息的瞳眸似笑非笑的看着隐忍怒火的黄老师,一直把他盯得脸色发白时才淡淡开口:“采箬,性喜阴凉之处,虽是普通的药草,可其花蕊放在丹炉中时,却可以很大程度提升丹药的成功率。”

    “回答的很正确,大家要向完颜同学学习啊。”

    压在心上的巨石消失,黄老师松了口气的连连说道,迫不及待的回到讲台,他又继续讲解下一章。

    真无趣,暗暗撇嘴,君霏羽收回看好戏的眼神,继续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

    忽的,她感觉有一道如毒蛇般阴冷,又如狼一般充满侵略。

    不悦的蹙眉,她真不喜欢这样的眼神。

    当君霏羽抬起头来看到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的完颜祁天时,不由的一愣,不明白他葫芦里又在卖些什么药。

    偷窥被君霏羽发现了,完颜祁天倒也不会不好意思,反而还咧了咧嘴,随即若无其事的转过了脑袋。

    因为完颜祁天的缘故,接下来的时间君霏羽就没那么轻松了,毕竟每次当你昏昏欲睡的时候,就有一道视线如芒在背,让你想要忽略都做不到。

    到最后,君霏羽索性放弃了睡觉,她拿出纸笔随意的画着,打发剩下来的时间。

    大脑放空,想画什么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下意识的挥动着画笔,随意勾勒了几道,一张俊美无俦的容颜便跃然于纸上。

    “哇,老大,原来你还会画画啊,这冥王被你画的惟妙惟肖的。”

    耳边突然传来凤萧的惊呼声,君霏羽一愣,独孤月冥回来了?她下意识的抬头望向门口,可是那里并没有出现她熟悉的身影。

    好你个凤萧,居然敢骗我。

    说不清是失落还是被骗的愤怒,君霏羽收回视线,就看到凤萧正对着一张画啧啧称奇。

    这张纸……怎么有点眼熟?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自己画的,君霏羽连忙伸手去抢,却被另外一只手捷足先登了。

    “把画还我!”

    倏的拉下脸,君霏羽声音冷的仿佛千年不化的寒冰。

    看着君霏羽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杀的狠戾样子,完颜祁天眼眸暗了暗,他举起画来,低头仔细的观赏这幅画,眼眸一瞬间有些暗沉。

    虽然这画只是寥寥数比,却已经勾勒出了大体的轮廓。

    尤其是这双眸子,饶是他是个不懂画的外行人,也能看出其中蕴含的绵绵情谊,也不知道是被画的人,还是画画的人。

    “再说一次,把画还我!”

    见完颜祁天非但没有还画的意思,反而还仔细端详起来,君霏羽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名怒火在翻腾。

    ‘嗖’的一声,君霏羽右手一伸,手里突然就多了一条血红色的长鞭,鞭柄直指完颜祁天。

    她为了一幅独孤月冥的肖像画要跟自己动手?完颜祁天薄唇轻抿,为这个念头而不悦。

    他们四人的动静早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只是一个是气势凌厉的异瞳之人,一个是风头正盛的君霏羽,学生和老师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不同,君霏羽已经亮出了自己的武器,这分明就是要动真格,学生们顿时炸了锅。

    凤萧愣愣的看着气势在不断攀升,紧盯着对方谁也不愿服软的两人,没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地步。

    “够了,现在是上课时间,打闹也得有个限度,你们三个给我出去。”

    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黄老师脸庞涨的通红,他不停的拍着桌子,声嘶力竭的对君霏羽三人吼着。

    完颜祁天偏头看了一眼怒火中烧的黄老师,随即看向君霏羽:“这里不方便,我们去纪玄台吧。”正好他也想看看她的真正本事呢。

    在第一学院,是禁止学生私底下斗殴的,一经发现,不是被处分就是被开除。

    可是这纪玄台却是例外,如果结仇双方在这里比试,不会引起校方的不满,甚至,学院长老也会去现场观看。

    清楚这一点,君霏羽收了鞭子,微一点头,变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教室,完颜祁天紧随其后。

    徒留下愣在教室的黄老师和学生,在短暂的发呆之后,顾不上手里的课程,一窝蜂的离开了教室。

    东岭国现任太子和未来的太子妃在纪玄台决斗的消息就像龙卷风一般,迅速传遍了第一学院,顿时整个学院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纷纷往纪玄台赶去。

    “我告诉你,完颜祁天要是敢伤了我的宝贝徒儿,我跟你没完!”

    听到消息的时候,七长老正在和大长老商量事情,他瞬间变了脸,吹胡子瞪眼睛的对大长老威胁着。

    一旁的六长老连声附和:“就是就是,要是敢伤了我的未来宝贝徒儿,我也要跟你拼命。”

    大长老被两人恶狠狠的瞪着,内心不禁苦笑不迭,不管君霏羽会怎么样,反正他是要被这两老小子的眼神给杀死了。

    “事情如何,我们去现场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无奈的劝说着,大长老起身一马当先的离开。

    纪玄台

    君霏羽神色淡淡的望着十米之外与她对视的完颜祁天,内心却是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

    她的脑子是被门给挤了吗?居然会为了区区一张独孤月冥的画像提出和完颜祁天决斗,这压根儿就是在自找麻烦啊。

    可是现在已经箭在弦上,容不得她反悔了。

    罢了罢了,就当作试探一下完颜祁天的实力吧,这样以后躲避他也要简单一点。

    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一番,君霏羽抬手对完颜祁天做了个请的手势。

    完颜祁天轻笑一声,脚尖轻点,身影忽然就消失在了君霏羽的面前。

    她目光一凝,集中了精神警惕的注意着四周,可是完颜祁天的身法如鬼魅一般,快的她无法捕捉。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实,耳朵听到的也未必为虚。

    脑海里忽然闪过这句话,君霏羽连忙闭上了眼睛。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