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太子换人

时间:2018-01-04作者:良人

    “完颜祁天!你别太过分!”

    转过头,完颜浩愤怒的对完颜祁天说着,他的母亲就是有再多的不是,可也轮不到完颜祁天一个晚辈在这说三道四!

    “这就过分了?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

    冷冷的望着完颜浩,一直把他看的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完颜祁天这才收回视线,嗤笑一声。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君霏羽离开的方向,完颜祁天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离开,转瞬之间就只剩下了完颜浩一个人。

    他还是,没有勇气面对完颜祁天对他留下的阴影啊。

    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完颜浩扫视了一眼周围对他驻足的学生,离开了这个地方。

    日子还是不紧不慢的过着,那天之后君霏羽就没有见过完颜浩,更别提完颜祁天了,暂时闲下来的君霏羽就过上了教室和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

    先前她教训杨青青和拓跋境的事情虽然被学院方面压下来了,可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面对君霏羽他们不免就多了几分小心,不敢去招惹她。

    对于这一点,君霏羽是乐得接受,每天偶尔听听自己感兴趣的课,回到宿舍逗逗空间里的小宠物,日子倒也过的挺滋润。

    唯一让君霏羽有点头疼的,大概就是凤萧和独孤荧了。

    因为君霏羽回来的消息独孤荧没有告诉凤萧,而是自己一个人去接她,以至于凤萧错过了第一时间在君霏羽面前露脸的机会,他和独孤荧之间的梁子就算结下了。

    “凤萧,你烦不烦,好歹也是北余的小王爷,成天跟在两个女人身后打转,你也不嫌丢我们北余的脸!”

    猛地转过身,瞪大着眼眸看着凤萧,独孤荧不满的说道。

    这凤萧,她们去哪都跟着,就像个跟屁虫一样,总想在表嫂跟前和她争宠,还喜欢对她横眉冷眼的,她早看他不爽了。

    同样的,凤萧对独孤荧也没什么好感,本来他才应该是姐姐在学院里最重要的人,现在却被一个野蛮丫头给分了宠。

    “哼,我跟着的是老大,不是你,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而且,说起丢脸,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冷哼一声,凤萧惶不相让的还口,瞬间独孤荧俏丽的脸上阴云密布。

    “耍嘴皮有算什么能耐,本事出去打一架,手底下见真章啊。”

    “打就打,谁怕谁!”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两人一言不合,直接亮出了手中的兵器,就要大战三百回合。

    又来了。

    心中暗叹一声,君霏羽强压下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素手微抬,眼看即将打斗在一处的两人就发现他们手里的兵器没有了。

    “表嫂!”

    “老大!”

    不约而同的大呼一声,独孤荧和凤萧同时把视线投注在了君霏羽身上,旋即意识到自己居然和对手那么默契了,转头看向对方,不满的嗤笑一声,偏转过头,不愿再看对方一眼。

    “你们两个,好歹都是北余的皇室贵胄,这样打闹像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北余内乱了。”

    把两人的武器还给两人,君霏羽疾言厉色的斥责着。

    两人之前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现在都要直接动手了,君霏羽哪里还能淡然看戏。

    听到她的话,独孤荧和凤萧两个一个挠腮傻笑,一个低头扮可怜,那委屈巴巴的模样,让君霏羽忽然觉得做错了的是她了。

    “呵~”

    正在这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轻笑声。

    君霏羽收敛了神色,转过身子看向来人,一言不发。

    “怎么?不太喜欢我的到来?”

    来人走上前,凑到君霏羽耳边,压低了对她询问着。

    眼里的温度瞬间变冷,君霏羽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眼睑轻阖,疏离的道:“怎么会,你来不来与我有什么干系?只是还请四皇子自重罢了。”

    自重?轻轻咀嚼着这两个字,完颜祁天扫视了一眼周围打量他们的人,又向前凑了一分。

    又一个惹麻烦的,这是嫌她事儿不够多是吧?

    脸色瞬间变冷,君霏羽周身的气势凝结在一点,又转瞬消散,却足够让完颜祁天变色。

    “你还真是……拼了命的想要拉开和我的距离。然而我现在是太子,别忘了你是和太子有婚约的。”

    君霏羽一脸淡然,“那又如何?”

    完颜祁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眸带着志在必得的光,忽的肆意的笑出声,转身走进了教室。

    留下一句,“你很快就会知道结果!”

    还真有点期待结果呢!完颜祁天成了太子也算意料之中的事了,毕竟他就是为了皇位而下山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表嫂,你没有什么事吧?”

    “老大……”

    等完颜祁天一离开,独孤荧和凤萧立马走上前一左一右抓着君霏羽的衣袖,担忧的询问着,眼神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生怕她哪里受了伤。

    见君霏羽确实没有哪里不妥,两人心下松了一口气,这才把视线投注在完颜祁天的修长挺拔的背影上,眼里带着惊恐。

    那个男人太可怕了,尤其是他那两只不一样的瞳孔,饶是经常面对独孤月冥的独孤荧,也不由的一阵瑟缩,心头被恐惧充满,更别提娇生惯养的凤萧了,刚才直接被完颜祁天的视线看得做不出反应来。

    “我没什么事,先进去上课吧。”

    把两人的畏惧看在了眼底,君霏羽安抚的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放柔了声音说道。

    独孤荧和凤萧点了点头,一起进了教室。

    不得不说,有的人生来就带着让人畏惧的气势,就像独孤月冥,就像完颜祁天。

    此时他只是随随便便往那儿一坐,即使是平日里课堂纪律最差的草药识别课,大家都是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脊背,全神贯注的听着老师讲课,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来,就怕惹到了完颜祁天这尊煞神的不悦。

    对此,老师十分满意,讲起知识来,那是一个唾沫横飞,激昂彭拜啊。

    说到兴起之处,他忍不住就对点了完颜祁天的名字:“这位同学,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解一下采箬的特性,以及它有哪些用法?”

    被老师点名,完颜祁天却是动都未动一下。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