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八十章 考验

时间:2018-01-02作者:良人

    “阿漾!”

    雀安脸色大变,他惊呼一声,连忙蹲下身子想要搀扶阿漾,却被阿漾抬手阻止了。

    “咳咳……看来,还是有点吃力啊。”

    勉强撑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阿漾单膝跪地,尽管他青涩的面庞因为血和泥土掺杂而看不出原来的面貌,可那一双炯炯有神

    的眼眸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安静的躺在地上的炉鼎,嘴里念念有词着。

    看着几乎陷入了癫狂中的阿漾,雀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把丹药拿给他服用了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还是阿漾提醒了,雀安才想起来同伴还在等着这救命的丹药。

    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阿漾,却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盘腿打坐起来,雀安抿了抿唇,这才走上前把炼制好的丹药拿了出来。

    炉鼎里一共有三颗药丸,每一颗都珠圆玉润的,色泽饱满,一打开炉鼎,就有一股清冽的药香味扑面而来。

    雀安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浑身就像被洗涤过一番般,轻松了不少。

    暗暗惊叹这丹药品阶不低,雀安不敢再耽搁,拿出刚才阿漾交给他的玉瓶,把丹药装了起来,然后又拿了一颗喂给昏迷多时的

    同伴。

    众人早在不知不觉中就把阿漾三人给围在了中间,此时数十双眼睛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望着躺在地上的人。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瘦小的男孩的手指才动了动,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一般,没过多久他的眼皮也跟着动了动,旋即就缓缓张开

    了眼睑。

    “你感觉怎么样?”

    连忙走上前,雀安紧张的问着他。

    初初醒来的男孩还有些云里雾里的,他眨巴着迷蒙的眼眸,一瞬不瞬的望着雀安一张一合的嘴,半晌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不记得了吗?”

    后知后觉的发现了男孩的不对劲,雀安收敛情绪,沉声问道。

    男孩缓缓摇了摇头,他记得他们之前打赢了爆啸虎,随后的就没有了印象了。

    “这是梦幽草的后遗症,醒来的人都不会有印象,你不用担心。”

    雀安不甘心的还想再问,身后却传来阿漾的声音。

    雀安连忙回过头,却见阿漾虽然走路有些蹒跚,可精神状态已经好了不少。

    既然阿漾已经这么说了,雀安也不再瞎担忧,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留了两个素日和男孩交好的人照顾他和阿漾之后,雀安就

    带着剩下的人开始为今晚做准备。

    森林里天色本就暗的快,又因为男孩受伤的事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想想来时阁主的叮嘱,雀安心中顿时有些焦躁。

    “安深,你们两个负责多捡一些柴火,林意,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去打些水,顺便抓几条鱼。”

    根据每个人的能力,雀安给众人安排了难易不同的任务,就开始行动起来。

    先前找草药的时候雀安看到过水源,此时照着记忆中的路走着,没过多久就完成了任务。

    众人手脚麻利的搭起了篝火,安排了两个平日里厨艺不错的人烤鱼,雀安又带着两个人把爆啸虎的尸体给处理了。

    这爆啸虎别看长相粗糙,可它的肉却极有嚼劲,是一道不错的佳肴。

    以前生活的地方里,他就看到有不少达官贵族喜欢吃这个,当时就馋的厉害,没想到现在居然有机会能够品尝一下。

    一边清洗着爆啸虎的尸体,雀安心中感慨着世事莫测,手上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经过众人的努力,很快就传来了一阵阵鱼肉的香味。

    把爆啸虎放在了篝火上烤着,他们安心的吃着鱼垫肚子。

    吃饱喝足之后,阿漾和男孩的气色好了不少。

    雀安警惕的带人把骨头都给处理干净了,安排了守夜的人,就准备打坐休息。

    阿漾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雀安,在他疑惑的视线中解释道:“这药粉可以驱散蛇虫鼠蚁。”

    在这危机四伏的夜里,虽然对魔兽不能起作用,可是能够少一些麻烦就少一些吧。

    雀安伸手接过瓷瓶,照阿漾说的,在他们周围撒了一圈药粉。

    上半夜以雀安为首,有四个人守着,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把同伴们围在中间。

    随着众人的入眠,周遭渐渐变得静谧下来。

    雀安竖耳聆听,耳边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虫鸣的声音。

    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抬头望着隐隐绰绰,仿若害羞的姑娘般躲藏在树梢中的弯月,徒然就多了几分感慨。

    曾几何时,他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每天存在的意义都是让自己可以活到第二天,却不想有朝一日他还可以这样安静的望着天

    空。

    身边有可以出生入死的同伴与他共同进退,还有看似冷酷却时刻关心他们的阁主大人,雀安暗暗在心中发誓,他一定会用生命

    守护着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尤其是那个赠予他一切的强大如天神的男人!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雀安神色一变,他目光凌厉的扫视着周围,拿着剑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怎么了?”

    察觉到他的异样,安深绷紧了身体,压低着声音问道,他的眼里带着恐慌,同样的,还有对未知的危险的跃跃欲试。

    雀安食指抵唇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竖起了耳朵继续听着,可是却再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他不禁蹙了蹙眉,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看了一眼还在等着他回答的安深,雀安对他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可是这心底,却总有些不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害羞的月儿从婆娑的树梢中又钻进乌云里,森林彻底被乌云笼罩。

    “班长,你们去睡吧,换我们来守夜。”

    就在雀安寻思心中不安的来源时,耳边响起了一道粗犷的声音。

    雀安看了一眼已经昏昏欲睡的安深等人,点了点头,和来人交换了位置。

    大概是太困了吧。

    雀安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可是这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偏又找不到来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