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娘子,这就不行了?

时间:2018-01-01作者:良人

    当君霏羽赶到门前,屋内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君霏羽还未发现独孤月冥的存在,他便已来到君霏羽的身后,将她搂在怀中!

    落入怀抱的瞬间,一股熟悉好闻的味道,传入鼻尖,遮盖了难闻的血腥味。

    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君霏羽也知道是他来了。

    一道魅惑的嗓音在其耳边轻轻响起,“娘子为何如此匆忙?是着急来见为夫吗?”

    瞬间君霏羽的耳朵如火烧般,火辣辣的烫。

    独孤月冥心情大好的笑出了声,又故意凑近在她耳边吹气,调侃道,“娘子还是如此的不经撩!”

    暗骂自己没出息,这该死的生理反应!君霏羽羞怒的扭头往后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妖孽脸庞,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恍惚,几天不

    见好像又帅了!不过也更贱了!

    “是不是觉得为夫又帅了?”

    君霏羽心里暗骂一声自恋狂,随即拍掉腰上骨节分明的大手,反驳道,“你流氓的手段……唔……”

    独孤月冥看着朝思暮想的面孔,害羞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君霏羽的红唇一张一合,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堵住了她还未说完的话,吻的越发肆意,将思念都寄予其中。

    君霏羽由一开始的挣扎,后来慢慢变得沉沦。

    感受到怀中人的变化,独孤月冥嘴角勾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君霏羽感觉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来气了,猛地推开他。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独孤月冥似是不满足般,如小媳妇一样抱怨道,“娘子,这就不行了?”

    堂堂高冷的冥王竟然做出这种表情,君霏羽一阵无语,“你才不行呢!总是这么不正经!”

    说完,便往小夜床边走去。

    “寒冰已经喂他吃过解药了,再过半个时辰差不多就能醒了。”

    君霏羽面色发寒,凉凉的开口,“这是来到依县的第二次刺杀了,小夜都已经中毒了,这杀手还是穷追不舍!”

    独孤月冥平淡的说着,“公孙夜不断气,背后指使人就不会罢休。”

    “南月皇室的人!”

    “南月老皇帝病危,他对公孙夜和公孙雨泽极为看重,想将皇位传给二人的其中一人。然而公孙雨泽对权力无感,公孙夜下落不

    明。无奈只能将皇位传给公孙峰。所以你觉得公孙夜最能成为谁的心头大患?”

    听完独孤月冥的分析,一切一目了然。果然如此,公孙飘渺那次看见小夜,然后向她哥哥公孙峰泄露了小夜的踪迹!君霏羽忽

    然觉得她似乎对公孙飘渺下手太轻了!等她回学院再去好好收拾她。

    咳咳!

    小夜醒了!君霏羽上前要扶公孙夜起来,独孤月冥一个闪身挡到了她面前。

    君霏羽疑惑道,“你干嘛?”

    “娘子好好歇着,这种活还是为夫来吧。”

    说着,便捏着小夜的肩膀,把他拽了起来,公孙夜似是无意又似是故意的,咳嗽起来。

    君霏羽急忙推开挡在她前面的独孤月冥,坐在床边拍着公孙夜的背,帮他顺气,温柔的问道,“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独孤月冥不满的撇了一眼公孙夜。

    公孙夜则满足的裂开干涩的嘴角,露出童真的笑容,声音因许久未说话显得沙哑,“姐姐不要担心,我没事。”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倒杯水!”

    君霏羽刚要起身,寒冰便端了杯水递了过来。

    寒冰是什么时候来的?刚才她和独孤月冥那啥他都看到了?君霏羽不自然的站了起来。

    “明天我就走了,小夜也要一起!”

    君霏羽脱口而出,“这么快!”后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才来就走!

    “娘子这是舍不得为夫?”

    一想到要离姐姐更远了,公孙夜不满的撅着小嘴,抱怨道,“姐姐是舍不得小夜吧?小夜不想走。”

    独孤月冥看到公孙夜卖萌装可怜的样子就不舒服,“还想留在这里麻烦你姐姐,真不让人省心。”

    君霏羽撇独孤月冥一眼,“对小夜那么凶干嘛!”

    转身摸着小夜的头,宠溺的说道,“是啊,姐姐舍不得小夜!但是小夜只有跟着冥王,才能安全,姐姐不希望小夜受伤,希望小

    夜能更快的成长,足以保护自己!”

    公孙夜心里暗暗下着决定,他一定要变强,为了姐姐,也为了他自己!

    满脸认真的说道,“好。”

    君霏羽前脚回到她的屋内,独孤月冥后脚也跟着进来了。

    一进门,将门一关。

    独孤月冥就如饿狼似的扑向君霏羽,深邃的眼里充满了漩涡,将她按到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君霏羽微微愣了一下,这是抽什么风?想要起身,奈何力量的悬殊,动弹不得分毫。

    “有病啊?”

    “试试不就知道了。”独孤月冥往她脸前又凑近了。

    一阵无语,想哪去了,精虫上脑的男人!

    “听说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包养小白脸了?”

    空气中一股醋意向四周蔓延。

    “啊?没有啊!”君霏羽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死赤焰,他完了,非整死他!她明明说的小鲜肉,怎么变成小白脸了?

    外边办事的赤焰打了个喷嚏,哎呀,谁又在惦记着他了。

    “恩?”独孤月冥一副要问到底的样子。

    管的还挺宽,偏不告诉你,“关你什么事!”

    独孤月冥没有说话,只是脸上露出了一抹邪笑。

    两人对视着,独孤月冥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染满了情欲。

    失去理智般,疯狂的向她的唇吻了下去。

    君霏羽紧闭着牙关,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趣。他改变了策略,头向她的脖子埋去,不停的挑逗着。

    君霏羽满脸通红,不适的扭动着身体,恩~,娇哼和身体的挣扎触碰更是刺激着独孤月冥紧绷的神经。

    要她,要她,这个念头占满了独孤月冥的脑子,只想疯狂的占有她,想和她融为一体,让她彻底成为自己的女人,她是他的,

    只能是他的!

    惨了,箭在弦上,现在想退还来得及吗?君霏羽暗暗想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