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非君阁

时间:2017-12-30作者:良人

    君霏羽接过了信号弹紧紧的握在手里,被亲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师父,你放心好了,我没事的,找我麻烦的人,我都会一个一个还回去。”

    空气中好像弥漫着一股酒香,七长老仔细的嗅了嗅,“好香,是迎春楼的酒。”

    君霏羽像变魔术一样,一只手放在背后,接着拿出了一坛酒。

    “知道你喜欢喝,我就多买了点存起来了。”

    哈哈哈哈,七长老笑得合不拢嘴,这宝贝徒弟可真是贴心啊。

    “好了,我去找老六喝酒去。”

    团子拿着一封信进来,脸色凝重,“姐姐,小夜受伤了。”

    君霏羽心里一紧,露出担忧之色,“马上下山。”

    叫来了独孤荧帮她请假,之后便快马加鞭的赶下山。

    凌霜带着哭腔,焦急的说道,“小姐,小夜中毒了,一直昏迷不醒。”

    君霏羽走到床前,看到公孙夜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心疼不已。

    “团子,过来看看小夜中的什么毒。”君霏羽叫道。

    团子扫了一眼,“七香散,七柱香之内不解的话,便会毒侵到心脏,解毒丹可以暂且压制她体内的毒两天,解药的话需要鸡灵花

    。”

    七香散的合成药物产于南月国,不难猜出是南月人下的手。上次公孙飘渺见到了小夜,估计是她泄露了小夜的踪迹。

    赤焰忽然插话,“三天从北余赶来时间是充足的,主人手里有鸡灵花,我现在就通知寒冰送来。”

    君霏羽沉思了一会,“顺便再去黑市,药铺,发布寻找鸡灵花的悬赏令。”

    赤焰暗自疑惑团子是谁?怎么跟在小姐身边?

    见赤焰还站在那不动,似一脸疑惑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

    赤焰尴尬的笑了笑,“额,那个团子是谁?怎么可以离君小姐那么近!”

    君霏羽伸手挑起团子的下巴,“我包养的小鲜肉,有问题吗?”

    团子羞得满脸通红,随后不要脸的说道,“姐姐,虽然我知道我长的帅,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毕竟我是心有所属,心里只有

    小白一人。”

    君霏羽嫌弃的撇了团子一眼。

    主子才走没几天,这君小姐又勾搭上了一个,不行,要告诉主人赶紧回来才行。

    “主子说你和别的男人走太近,他会吃醋的,你可要做好承受被罚的准备!”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嘁,小气的男人,她爱和谁走的近,就走的近。他吃醋关她什么事!

    随后凌霜便拉着君霏羽询问在学院的事。

    小白在一旁得瑟的说道把那些欺负他们的人整的生不如死,丝毫没有提及它被人下药的悲惨遭遇。

    听完凌霜眉开眼笑的,一直提着的心算放下了,小姐好好的就行。

    凌霜的关心使君霏羽心里暖暖的,真是个傻丫头。

    忽然想到了什么,君霏羽一脸疑惑,“这么晚了,怎么没见叶云?”

    凌霜开口道,“叶云带着从黑市买的30个孩子在后院住着呢,这个点估计在照看他们。”

    “小姐,听说您回来了,安顿好那些孩子,我便过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君霏羽简单的交待了一下,“你回去让他们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寅时,在院门口集合,开始训练。还有商铺的事,你打理的还顺

    手吗?”

    凌霜有点惊讶,在一旁小声嘀咕着,“寅时,那么早,天还没亮呢!”

    一听到商铺的事,叶云就激动的回答,“没问题,按照小姐提的建议,商铺这几天生意火爆得很,收入也极其可观。”

    君霏羽满意的点点头,摆摆手,“时候不早了,都下去休息吧!”

    可能因赶路太累,君霏羽躺在床上一会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寅时。

    君霏羽换了一身干练的男装,来到院门口,便看到一群孩子整整齐齐的排着队,站在那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

    看着这整体气势,心里说不出的满意,但面子上依然是严肃的盯着他们。

    “欢迎你们加入非君阁,我是你们的主子非君公子。这里需要绝对的忠心,绝对的服从,绝对的保密。提前告诉你们以后在非君

    阁的路会有生命危险,害怕的话现在可以出列,不然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君霏羽刚说完,底下就出现了一小阵骚动。随后便恢复了安静,并无一人退出。

    其中一个长相看着很精明的孩子,眼里有着一种坚定,“是主子救了我们,没有主子就没有现在的我们,知恩图报,誓死效忠主

    子。”

    其他孩子也跟着附和道,声音洪亮,气势如虹,“誓死效忠主子,誓死效忠非君阁!”

    “你叫什么名字?”

    “雀安!”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君霏羽。

    君霏羽露出欣赏之意,“以后你就是他们的班长!”

    又继续说道,“非君阁不要废物,我会给你们最好的资源,所以你们自己把握!接下来开始体能训练。首先练的是耐力,雀安,

    你带着他们围着院内跑五十圈热个身,然后俯卧撑两百个,然后.”

    “是!”

    君霏羽在一旁观看,心里一边策划着根据他们不同的体质和特长,把他们分为三组,一组炼丹,一组杀手,一组打探消息。他

    们大部分年龄都在十一二岁左右,有的接触了玄力在橙阶,有的则是未打通经脉,没有修行玄力。

    让团子在空间取了一些玉泉的水,装入瓷瓶中。再配上她研制的修元丹,能使他们塑造强劲的筋脉,快速的突破黄阶,甚至绿

    阶。欲速则不达,光依靠丹药以后很难突破更高的阶级。这个道理君霏羽还是知道的。

    只有实践才是真正的磨练。

    “你们继续体能训练吧,明天我们去原始森林实战操作!”

    说完君霏羽便离去。

    向公孙夜的房门走去,远远的就感受到一股带着浓郁杀意的陌生气息飘了过来。

    有人来了!

    该死,小夜现在昏迷不醒,旁边也没有人。君霏羽快速飞奔而去,眼里布满了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