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服打一架

时间:2017-12-29作者:良人

    君霏羽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三个,“现在学院总是有人想找我们麻烦,所以小白,小黑以后不要乱跑,切记不可贪吃!团子你

    要照顾好他们。”

    他们三个异口同声的回答,“知道了!”

    “嘭”的一声君霏羽的房门被一股玄力所震开。

    最近她这可怜的宿舍门,总是惨遭别人的破坏,看来抽空要换个结实点的。

    抬眼望去,一个白发老头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满脸怒容,语气厌恶的喊着,“君霏羽好大的胆子,刚来学院没几天就到处惹事,现在还欺负到我徒弟身上,快把解药交出来。

    ”

    高阶者散发的威压,使君霏羽有那么一瞬的不适。团子眼疾手快的罩起了一个结界将君霏羽他们护在其中。

    难怪拓拔境会那么阴狠,原来他师父就是一个阴狠的人。

    这五长老可比三长老难对付多了,阴狠奸诈,还极其护短,蛮横无理,对西凉的人都特别照顾,更别说对他的徒弟了。

    一个二个的师父都替徒弟上门报仇,是不是欺负她师父不在。

    君霏羽一脸不悦,面若寒霜的盯着五长老。

    看到君霏羽旁边坐着团子,五长老立马出声讽刺道,“学院规定,女生宿舍禁止带男生入内,你眼里还有没有校规了?”

    君霏羽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五长老私闯女生宿舍,还破门而入,这就是眼里有校规的五长老?”

    “你……”五长老气的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随即恢复了镇静,“那你欺负我徒弟的事怎么算?”

    “仗着自己长老的身份地位,所以都不分青红皂白?”君霏羽看都不看他一眼,低着头把玩着小黑的小长毛。

    团子抱着小白也在一旁坐着。

    五长老见君霏羽如此不把他当回事,心底的怒火越烧越旺,“境儿,现在还昏迷不醒,这就是事实!”

    “这是他动我的宠物代价!”君霏羽眼里蒙上了一层寒冰。

    触她逆鳞者,代价便是生不如死。

    算了算时间,君霏羽散发着嗜血的笑意,“再过半个时辰该醒了,又能感受到啃噬身体的叮咬,每一个时辰发作一次,真是一番

    美美的享受。”

    五长老威胁的语气说着,眼里却闪过一丝算计,“交出解药,我就暂且绕过你一回。”

    “活在梦里呢?”君霏羽像是听到了笑话般,威胁她?

    “找死。”七长老眼里尽显狠毒之色,一股凌厉的玄力向君霏羽击去。

    团子还未动,便有一股力量挡住了五长老的攻击。

    “老五,以大欺小你害不害臊?”

    一道嘲弄的的声音远远传来,来人正是七长老。”

    君霏羽起身,面带笑意的看向七长老,甜甜的叫了一声,“师父!”

    五长老不满的说着,“老七,你来的正好,你看看你教的好徒弟,卑鄙的对我徒弟下毒。”

    “论卑鄙的话远远不及你吧,刚才那致命一击是想废了我的徒弟?”

    想想刚才那一幕,七长老就后怕,还好他来得及时。

    五长老理直气壮反驳道,“那也是君霏羽毒我徒弟在先。”

    七长老扭头看向君霏羽。

    “拓拔境有没有告诉你,是他对我的宠物下药在先,抢了我的宠物,还伤了我的宠物。”君霏羽冷冷的反问着。

    这不是欺人太甚吗?简直太不要脸!七长老当即不满道,“老五你护短护的太过分了。”

    五长老丝毫没有羞愧之色,轻蔑的说着,“不过是一个畜生罢了,哪有我徒儿的命值钱。”

    “本狐,比你们这些垃圾高贵几百倍。”

    竟然骂它不值钱,小白心态炸裂,跳出了团子的怀抱,停留在半空中,与生俱来的上古兽压在那一瞬被激发释放出来,不过仅

    仅几秒便又消失。

    虽然只是几秒的时间,五长老也被微微震了一下,一口鲜血欲要喷出,又被他压了下去。这畜生的竟如此厉害!

    君霏羽也被小白的爆发惊了一下,随后露出笑意。

    小白的金眸死死地盯着五长老,一片火焰雨向五长老落去。

    五长老向旁边移去,然而火焰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一直跟着他。他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下来,衣角不小心被灼伤了一块。

    七长老在一旁拍手叫好,“小家伙,好样的。”

    团子也骄傲的说着,“我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小白满足的听着他们的赞赏,又乖乖回到团子的怀中,傲娇的说着,“瞎说,谁是你的女人!”

    五长老吃瘪,感觉脸上面子挂不住,但依然嘴硬道,“你这宠物不是生龙活虎的没事吗?你为何不能饶了境儿那孩子?”

    “他自食恶果罢了。”君霏羽一脸平淡的回答。

    五长老气急败坏的说着,指着君霏羽,“老七你看看,这丫头怎么这么恶毒!”

    七长老一把拍掉五长老的胳膊,“你手指谁呢?我徒弟是你能指的?”

    五长老满脸的阴霾,“解药你是交还是不交?”

    “没解药。”君霏羽耸了耸肩。

    五长老明显不信,“你下的毒怎么可能没……”

    七长老不耐烦的打断“我徒弟都说了没解药,你怎么那么烦呢?有这闲功夫缠着我徒弟,不如去找人研制解药。”

    “你……”

    七长老一脸的挑衅之色,好久没有舒展筋骨了,“你什么你,不服打一架啊?别以为我徒弟好欺负!”

    五长老气的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终于走了,可以和宝贝徒弟唠会磕了。

    见五长老被气走,君霏羽心情大好,问道,“师父你怎么忽然来了?”

    七长老嘿嘿的笑了笑,“这不想你了嘛,来问问你最近在学院怎么样?住的习惯吗?吃的可好?”

    君霏羽无奈的笑着说:“得了吧,说正事。”

    七长老脸上恢复了凝重,“就是听到了一些流言飞语,所以过来看看你,让你防着点,别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这个信号弹你拿

    着,下次在学院内遇到危险,点燃这个师父就会过来。三长老和五长老都是阴险狡诈之人,师父不放心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