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 看戏

时间:2017-12-25作者:良人

    公孙缥缈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揉了揉有些酸软的手腕。

    “君霏羽?她?”

    被打得双颊高肿的杨清清跪在地上,话音颤抖着:“是……”

    真是躺着也中枪,好你个杨清清。

    躲在暗处的君霏羽,及时地扯住了想要出去和公孙缥缈理论的凤萧。

    低声说道:“别去。”

    凤萧听了她的话,立马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突然冒出来的火,心里不知想着什么。

    就在君霏羽再次朝着公孙缥缈等人看去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熟人。

    拓拔境。

    拓拔境站在杨清清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杨清清用手捂着不堪入目的脸。

    虽遮掩着,但是拓拔境还是看到她面露痛苦之色,想到她本来娇小艳丽的小脸此刻却成这样,心疼极了。

    温柔的出声安慰:“疼吗?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乖!不要挡着,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

    说着便轻轻的把她捂着脸的手拿开,忍着内心的恶心,向她的脸凑近。

    杨清清被突如其来的温柔和靠近震惊的愣住了,看到近在咫尺的脸庞,猛地清醒,娇羞的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

    被无视在一旁的公孙飘渺,看着他俩你侬我侬的样子,不满的愤愤开口道:“堂堂境王,眼光竟是如此。”

    拓拔境露出嘲讽之色看向公孙飘渺,鄙夷道:“你个丑八怪,怕是不长记性吧,到处欺负人就算了,今天竟然敢伤小爷的人,是

    不是嫉妒清清长的比你好看!”

    公孙缥缈一听,被气的脸一会青一会白,就在她即将开口反驳的时候。

    拓拔境忽然化作了一道残影。

    伴随着如恶魔般的声音在公孙飘渺耳边响起,“今天小爷就教教你怎么做人,让你长长记性。”

    君霏羽很清楚地看到拓拔境聚起深紫色的玄力,朝着公孙缥缈掠去,速度出奇的快。

    公孙缥缈的反应也很迅速,不过依旧没有来得及挡住拓拔境的攻击。

    胸口硬生生的挨了一击,震得五脏六腑像碎了一般,身子连连后退了几步,随后一口鲜血喷出。

    公孙缥缈焦急的拿出一颗大补丹放入嘴里,满脸狰狞带着恨意地盯着拓拔境,咬牙切齿地说道:“拓拔境!你竟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丑八怪,不服?来接着打啊?”

    拓跋境欠扁的声音挑逗着公孙飘渺内心的怒火,都是因为杨清清这个贱人,害的她堂堂南月公主今天受到这种侮辱,而且该死

    的拓拔境还帮着她。

    “清清,我帮你报仇了!你要怎么奖励我啊?”拓拔境高兴的像得了糖的小孩子一样,来杨清清面前邀功。

    杨清清看着她面前的童颜,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异样情愫。

    拓拔境,他是认真的吗?

    一旁的青衣人连忙上前扶着公孙缥缈。

    “师妹,你没事吧?”

    公孙飘渺厌恶的甩开他的手。

    “滚开,没用的东西,刚干嘛去了?在一旁看戏呢?”

    青衣人低头,支支吾吾道:“他,他,他,毕竟是西凉的皇子,我……”

    看着背对着她在安慰杨清清的拓拔境,公孙飘渺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化玄力为刀刃朝着拓拔境的背后刺去。

    在即将将要碰到拓拔境的衣袍的时候,变故陡然生出。

    拓拔境浑身被深紫色气焰包围,刀刃被反弹,朝着公孙飘渺刺去。

    “呵,不自量力,小爷刚刚打你打的太轻了是不是?”

    一道身影挡在了公孙飘渺的面前。

    “噗。”

    青衣人吐了一口血,嘴角裂开一抹笑意,“师妹,咳咳,你没事就好。”

    “你个蠢货,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随后满眼猩红,狠厉的瞪着他们,

    “杨清清,不要以为有了拓拔境当靠山你就猖狂了,这笔账咱们留着慢慢算。”

    说完便扶着青衣人扬长而去。

    君霏羽看着这一切,心里疑惑着拓拔境又在打什么算盘。

    凭他高傲的性子怎么会看上杨清清,还帮她教训公孙飘渺?

    “老大,你刚才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去教训那个陷害你的杨清清。”凤萧不满的抱怨着。

    君霏羽上下看了看他两眼,嫌弃的说道,“你这么废,能打的过吗?”

    凤萧骄傲的回答道,“这不还有老大罩着呢,不怂!”

    萌团子在空间捣鼓着药材,好不容易凑齐了几十种珍贵的药材,现在离目标更进一步了。

    激动的说:“姐姐,还差一种药材。荧光草,在夜晚会发光,原始深林里应该会有,今晚我们就去找找吧。”

    “好。”

    看着团子因激动变得通红的小肉脸,君霏羽不禁会心一笑。

    正准备出门,房间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表嫂,你要干嘛去啊?”独孤荧蹦哒蹦哒来了。

    “出去消消食,晚上吃多了。”君霏羽面不改色的撒了个谎。

    “那我陪你一起吧。”

    说着便上前挽着君霏羽的胳膊,向外走去。

    “好了,别跟着我了,我要出去办点事。”君霏羽挣扎着抽出自己的胳膊。

    独孤荧大吃一惊,“表嫂,晚上私自出去可是要受罚的。”

    “所以不要跟着我了。”

    大晚上的表嫂要出去干嘛?莫不是要出去和别的男的约会?不行,要替表哥看着点,跟着一探究竟。

    独孤荧非常义气的拍了拍胸脯,“表嫂,我们要有难同当。”

    拽着君霏羽胳膊的手,又紧了紧,怕她忽然跑掉似的。

    君霏羽无奈的看着被她缠住的胳膊,真不愧是独孤月冥的表妹,和他一样难缠。

    “行吧,那你要听话,不要乱跑。”君霏羽认真的交待着。

    “我保证乖乖的,不过,表嫂我们去哪啊?”

    “原始森林,寻找荧光草。”

    独孤荧得意的说,“巧了,荧光草我知道。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山洞里,身边有一只夜光兽守着,我之前偷偷出去玩的时候发现过

    。”

    看来带着这丫头也不赖,省了盲目的寻找了,“那赶紧走吧。”

    “等下,我们需要一个东西。”

    君霏羽还没来得及问她,她便一溜烟的跑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