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六十六章 群架

时间:2017-12-23作者:良人

    君霏羽笑嘻嘻的回答道:“还不是这些药材太珍贵了,脑子不好使,怕记错了分不清,多拿了大长老的药材,就不好了嘛。虽

    然知道大长老不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但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还真没看出你的不好意思,这满满的一整张。这腹黑的丫头,和那独孤月冥一样,怪不得凑一块去了。

    大长老无奈,只好故作慷慨的姿态,往前方一指,“药材的话,都在前面的拐角处,你去挑挑你需要的吧。”

    “好哎!”

    看着君霏羽一件件的把他珍藏的药材装走,心里仿佛在滴血一样。

    正挑的津津有味的君霏羽,脑海中响起萌团子的声音。

    “姐姐,姐姐,我感受到这里有很罕见的晶石气息,刚好我们需要。”

    “大长老啊,你这的晶石放在哪啊?”君霏羽漫不经心的问着。

    听到晶石大长老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拿了这么多珍贵药材,还要拿他的晶石,气的差点吐血。

    不冷不淡的回答,“那边的柜子上的黑色盒子里。”

    见大长老的面色有点僵硬难看,君霏羽浅笑一下,很不客气的将盒子里的晶石都收近手镯里。

    想好东西搜刮一遍之后,君霏羽在大长老心肝脾肺都疼的目光注视下,淡然的离开了。

    大长老看着自己大半辈子的心血被君霏羽搜刮去小半,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难受归难受,最终都化为无奈的一笑。

    罢了罢了,这些东西留着也是留着,死了也带不走,就随那丫头去吧。

    君霏羽回到住处,便将东西都交给了萌团子,上床盘腿闭眼修炼起来。

    最近她每天都有按时练习玄法,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突破紫尊者的瓶颈,到达玄阶。

    这一修炼,在睁眼已是天明。

    面上丝毫未显疲倦,反倒神清气爽,面色红润。

    洗漱好推开门,就看到独孤荧正在院内压着腿,看这模样似乎是晨练了有一会儿了。

    “表嫂,早啊。”

    她笑嘻嘻的开了口。

    君霏羽浅笑点点头。

    这时公孙飘渺的房门也打开了,似是脸上的伤未好,她蒙着面纱,但是看向二人的目光,则带着狠厉的怨恨之意。

    “哼,一大早就看见讨厌的人,真是晦气!”

    她娇哼出声。

    独孤荧鄙夷的嗤了一声,“我们看见你还觉得晦气呢,你不愿意在这呆着,就搬出去啊,非得死皮赖脸的呆在这,当真叫人恶心

    !”

    公孙飘渺面纱下的脸被气的一阵红一阵白,咬牙切齿道:

    “独孤荧,你给我等着,我能把你撵出去一次,就能有第二次!”

    独孤荧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

    “上次是我故意的,这回你要再敢算计我试试?我找20个乞丐轮了你!”

    “你!”

    没想到独孤荧说话这么粗犷,公孙飘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好狠狠的剜她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离开了。

    独孤荧对着她的背影啧啧两声,很是不屑。

    “表嫂,去吃饭吗?一起啊。”

    “好。”

    二人向食堂的方向走去。

    因为独孤荧比君霏羽高一年级,所以吃完饭二人就分开了。

    上课的教室并非现代那种分为班级的,而是所有人都在一个宽敞的屋内,一起接受教学。

    只有特殊的课程,才会分开。

    君霏羽到教室的时候,屋内已经来了一部分学生了,其中就有昨天被她收拾的那六个南月国的男人。

    见君霏羽进来,几人说话的声音更大。

    “听说啊,那东岭国公府的女儿,好不知羞,那东岭太子不喜欢她,非得死缠烂打的,还把家里的妹妹给毁了容,当真狠毒啊!

    ”

    “谁说不是呢,我也听说了,而且据说还勾引过东岭的大皇子,就连从小跟随大长老学习的完颜祁天,也被她勾引过呢。”

    “我还听说,她能来这里上学,是因为和某个长老,有点不正常的关系,不然这种废柴怎么可能来这里?真是恶心啊!”

    “……”

    君霏羽听他们说的话,眸光一冷。

    说她到无所谓,但是扯到七长老,辱没他的名声就不好了。

    刚要动手教训下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身后就响起了凤萧嚣张嘲讽的声音:

    “怎么一大早上,就听到有几只狗在乱吠啊,啧啧啧,这股臭味儿,真是熏死人了。”

    南月的人见凤萧说话了,知道他站在君霏羽这一边,也都纷纷说道:

    “是啊,这明明是人呆的屋子,怎么能让狗进来呢,狗就应该在狗窝啊!”

    “谁说不是呢,还在这里说什么东岭谁谁谁的,我们南月都听说那东岭的君霏羽,乃天生奇才,玄法更是高强。”

    “就是,听说那太子,大皇子,和祁王都追着君霏羽屁股后,可人家理都不理呢,这谣言啊,就是这种什么都不懂的东西传出来

    的,真是污了大家的耳朵。”

    刚才那几人说话,连带嘲讽了东岭,令东岭的人也很不爽。

    也接起了话,

    “我们东岭的事,那是自家的事,还轮不到某些阿猫阿狗指手画脚,这屋子里的味道确实难闻,开窗放放吧。”

    “啧啧,真是一大早的好心情,被几个不入流的东西给弄没了。”

    “……”

    南月的人见北余和东岭合伙说他们,脸上顿时满是怒气。

    为首的人看着凤萧怒道:

    “你个臭小子,忘了昨日在森林,怎么被我们兄弟几个教训了?当时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仗着人多,撒欢了是不?”

    凤萧不怒反笑,

    “你这么一说,倒提醒起我了,那咱昨日的仇,就算一下吧。”

    说着,他对身后跟他一起来的人使了个颜色,连带着北余的其他人,此时将那六个男子团团围住。

    “好好教训教训这几条狗,尤其那几张臭嘴,看以后还敢不敢乱吠了!”

    凤萧邪恶的说道。

    被围住的六人脸色当即一变,

    “这可是学校,你想干什么?”

    可惜他的话刚说完,便被人一脚踹在嘴上,十四个北余的男人围着南月六人,将他们一顿暴揍。

    有不怕惹事的东岭人,也参与进去,帮着踹了几脚。
小说推荐